/资讯

害人夺命的弥天谎言 ——揭穿李洪志及“法轮功”的骗局
来源:明镜网   日期:2015-10-22
打印

     “开了‘天目’后,元神就出壳,我就变小,然后跳进钢水看见金属元素!直接观测到铁水内的物化反应,发现反应方程。通过进入钢水,我的两项新发现获得了国家专利!”这一“天方夜谭”般的荒诞梦呓,几年前,却被李洪志作为宣扬“法轮功”“法力无边、神通广大”的“典型案例”四处鼓吹,无数的“法轮功”痴迷者因此深陷泥潭。

  2003年11月5日,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对这一骗局的主角景占义作出一审判决,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

  伪装撕去,真相大白。透过景占义荒诞不经的弥天谎言,人们看到的是李洪志及“法轮功”邪教组织“利用科学反科学”的卑鄙手法和不可告人的罪恶目的。

  肮脏交易一拍即合。在李洪志的亲自导演和授意下,一个弥天大谎出笼了

  景占义真能跳进钢水吗?让我们先认识一下景占义吧。景占义,男,1936年9月9日出生,退休前是河北邯郸钢铁集团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

  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景占义喜欢琢磨,在科研上也曾小有建树。据邯钢科技环保部副部长梁永昌介绍,1991年,景占义在邯钢科技处工作时,曾申请过一项硅铝合金的专利。1994年前后,在邯钢工作期间,他研究了两项技术:一项是用矿石直接生产硅铝钡钙铁合金的方法;一项是低氧化镁绝热材料及其生产方法。

  1996年2月,退休后的景占义开始练习“法轮功”,从此走上了歧途。他从爱人那里得到一本“法轮功”小册子,此后,整日在家照着书学动作、“练功”。他自称修炼“境界”很高,不到一个月就宣称开了“天目”。由于景占义的特殊身份,时间不长,在当地“法轮功”练习者中,就已经小有名气了。

  邯钢高级工程师景占义练上“法轮功”,开了“天目”,还有两项专利。远在北京的李洪志得知这个消息喜出望外、如获至宝,认定景占义是“弘法”的最佳人选。没等景占义来北京向“法轮大法研究会”汇报,李洪志就迫不及待地主动找上门来。

  “李洪志到邯郸和景占义会面的时候,当时我们有七八个人在场。”已退休的邯郸市棉花机械厂工人宋福庆回忆起李洪志到景占义家的情景时说:“李洪志说,我这次下来是为了‘度’你们,在座的人有从很高层次下来的,你们要认真学习这个法。后来我听说,景占义和李洪志接上了头,李洪志对景占义的专利非常感兴趣。”

  肮脏的交易总是在幕后进行。景占义回忆说,1996年3月,李洪志在北京“法轮大法研究会”骨干分子纪烈武、刘桂荣的陪同下,来到邯郸市他的家中。当时,邯郸市的“法轮功”骨干都集中到了景占义家。李洪志把景占义叫到里屋悄悄说:“我听说你有专利要申请,我可以拿钱资助你,要一次申请成功。”景占义说:“总共需要6000元钱。”李洪志立即让随行的刘桂荣拿钱。刘桂荣当即取出6000元现金,并写了一张字条:“付景占义申请专利费6000元。”李洪志在字条上签字:“同意。”

  “专利说明别写得太专业,要加上一句‘用法轮功的办法’这样的话。”原“法轮大法研究会”副会长李昌向景占义授意,“让学者知道科学发明与‘法轮功’有关,这样的专利才有科学价值。”景占义心领神会,拿起笔在专利申请书中赫然写上“用‘法轮大法’的方法,观察其内部结构为二氧化硅、三氧化二铝和氧化镁的共晶体。”

  第二天,景占义就去专利事务所填写了专利申报表。

  原河北省邯郸市专利事务所专利代理人常玉明曾经为景占义代理了专利申请。常玉明证实,景占义的专利说明书中确实写有“采用‘法轮大法’方法,直接观测物化反应,发现分子结构”等语言。

  再华美的谎言也掩盖不了事实的真相。不难看出,景占义的两项专利是1994年研制成功的,而他实际上是在1996年2月才开始练习“法轮功”,先期研究的专利发明成果与“法轮功”之间毫无任何关联。他宣称的“长期修炼‘法轮大法’,利用‘法轮大法’的方法,发现反应方程”,无疑是蓄意编造的、欺世盗名的谎言。

  打着科学的旗号反科学。荒诞不经的谎言,却成了无数“法轮功”练习者陷入邪教泥潭的“迷药”

  在李洪志的直接操纵、授意、资助下,“法轮功”邪教组织利用景占义高级工程师的光彩“外衣”,打上“科学”的招牌,蒙蔽、欺骗、迷惑更多不明真相的群众。 [Page]

  经过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精心伪装后的景占义,被笼罩上一层神秘的“外纱”:练习“法轮功”后开了“天目”,发现了种种所谓“化学反应”和“分子结构变化”,申报了国家专利,甚至还“看”到了中子星和宇宙中的黑洞……

  “那时候为‘法轮功’说了不少瞎话。”转化后的景占义悔恨不已。

  “我入定后,元神就出壳了,我就变小、小、小,小到分子那么小时,我就跳到钢水里去了。虽然钢水1000多度,我跳进去后,浑身有一种像洗热水澡和游泳的感觉,我在钢水里看到各种元素和化合物,比如钢水中的碳、硫、二氧化硅、三氧化二铝和氧化镁的共晶体等等。我一下子就把矿石直接冶炼铝合金的反应看清楚了。”

  “我看完钢水后,立即把看到的情况记录下来。才有了我后来的硅铝钡钙铁合金和低氧化镁绝热材料的两项国家专利……”

  “他有一个特殊的专利,说是练习‘法轮功’得到的。”原中央工艺美院教授张守智眼前浮现出景占义当初“弘法”时的情景,“他吹嘘,入定后,他的元神越缩越小,小到比分子、原子还小,他就到钢水里游泳去了。在钢水里看到不同的元素,元神回来后就有了专利‘配方’。”

  1996年5月,“法轮功”练习者魏某在天津大学也听过景占义的“讲座”,他回忆说,景占义自己称在练功时“元神出窍”,跳到1000多度的钢水里,看到钢水中的碳、硫、铁等元素的分子,使得在炼钢上做出革新创造,申报了专利。当时听了景占义的一席话,我们这些刚练功的人都感到新奇,景占义是搞炼钢的知识分子,又有“亲身体会”,所以我们更觉得“法轮功”是科学。

  真科学揭露伪科学。谎言只能蒙蔽一时,“利用科学反科学”的骗局终被揭穿

  欺骗只能暂时蒙住人们的双眼。在科学与真理光芒的照耀下,阴暗的伪科学必定会被无情揭穿。

  “钢水的温度有1700多摄氏度,人根本进不去,跳进钢水中看到分子结构根本不可能!景占义根本是在胡说八道。”邯钢科技环保部副部长梁永昌讲述了钢水的科学分析过程。

  梁永昌说,钢水成分的分析必须使用很精密的科学仪器设备,经过严格的操作规程,才能分析出来。首先要通过炉前取样升降台送样、精炼炉取样风洞送样,再将样品经过专门的仪器打磨,磨出的分析光面要无油污、无气孔、无砂眼、纹路清晰,才能将样品送入分析仪。最后,使用精密的分析仪器进行分析。比如我们用的光谱仪,就是目前高档的分析设备,能够分析50多种元素,而且分析结果相当精确,在分析仪的终端打印出具体的分析报告。”

  “人怎么能跳进钢水看分子结构?用练‘法轮功’的办法搞专利发明,真是荒诞之极!”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气愤地说:“我真希望景占义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当着大家的面,再往钢水里跳一次。”

  针对景占义的两项专利,梁永昌说:“景占义所说的硅铝钡钙铁合金和低氧化镁绝热材料以前就有,他声称的两项发明不是他创造出来了这两种材料,而是新的生产工艺过程,只是与原先的生产工艺过程相比较而有所不同,降低了生产成本而已。景占义所鼓吹的他个人的两项专利都没有经过邯钢申请。听说他的发明在邯郸附近的小工厂里搞过,但没有搞成,有的人还上门来找景占义赔偿损失,因此景占义经常躲出去,不来上班。”

  “我研制发明专利是1994年的事,当时根本还不知道有什么‘法轮功’。因为我收了李洪志的钱,所以就要‘弘法’,于是在申请专利书上编造了‘用法轮大法的方法,观察其内部结构为二氧化硅、三氧化二铝和氧化镁的共晶体’这段话。”转化后的景占义后悔不迭,“由于我的谎言,一些‘法轮功’练习者更加迷信‘法轮功’了,还有更多没有练习‘法轮功’的人也迷上了‘法轮功’。”

  “我当时为了‘弘法’到处说通过练习‘法轮功’研制出来了专利产品,其实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什么叫‘天目’我自己都不懂,我更没有‘跳进钢炉里看到分子结构’。” [Page]

  景占义说:“我现在终于醒悟,李洪志看中了我的专利技术,想利用我的发明专利贴上‘法轮功’的标签,欺骗更多的人。”

  谎言终究是谎言,不管它编造得多么离奇。李洪志一伙“利用科学反科学”的骗局被戳穿了,“法轮功”披着“科学”的外衣,妄图瞒天过海、欺世盗名,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最终在科学与真理面前“烟消云散”。正义必定战胜邪恶,真科学必定战胜伪科学,这是历史的必然。

 

 

 

分享到: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征稿要求
  • 中国反邪教协会主办 ©2016.
  • 技术支持:北京市科协信息中心  网站投稿邮箱:cnfanxiejiao@163.com
  • 京ICP备0801016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3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