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 揭穿邪教“全能神” / 真相揭露

揭秘“全能神”淫乱内幕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日期:2015-10-22
打印

  尝到情妇甜头的赵维山,深知色情控制他人的重要作用,遂在全能神内部形成一条“教规”,即给各级全能神骨干配若干女性供其享用。据网上公布的内幕消息,全能神内部等级分明,组织严密,名义上的最高权威“女基督”主要工作只是负责说话

  ——教主好色,包装“神仙”。

 

  全能神教主赵维山,曾是黑龙江省阿城市一名物理教师,当时也是邪教组织呼喊派的骨干。从1989年开始,他纠集一批同伙另起炉灶,创立邪教组织实际神。在受到当地公安机关的查处后,赵维山潜逃河南省清丰县继续从事邪教活动。1991年下半年,山西大同女子杨向彬在河南以“圣灵作工”的名义写出了“神话”,大肆鼓吹全能神歪理邪说,引起信徒惴惴不安,赵维山感到危机。狡猾的赵维山很快认识到杨向彬的巨大价值,他不顾杨向彬高考落榜后精神分裂的现实,将其纳入权力体系,并发展成为自己的情妇。两人的苟合让杨向彬倍受鼓舞,1991年底又写出“神话”,宣告信徒为“子民”,称此前为“效力者试炼”,并宣告结束“能力主”,改信“神本体”,从淘汰对象到可能升天堂,众信徒转惊为喜,开始死心塌地的信奉“神本体”。为了进一步巩固自己在教会中的控制权,赵维山1993年夏在河南汝阳召集教徒聚会。在聚会中,赵维山借用“神话”将杨向彬推为“独一真神”,又称“全能神”、“女基督”。自此,赵维山既巩固了自己在全能神中的地位,又拥有了供其淫乐的“情妇”,背着妻儿过上醉生梦死的生

  ——骨干好色,形成“权利”。

  尝到情妇甜头的赵维山,深知色情控制他人的重要作用,遂在全能神内部形成一条“教规”,即给各级全能神骨干配若干女性供其享用。据网上公布的内幕消息,全能神内部等级分明,组织严密,名义上的最高权威“女基督”主要工作只是负责说话,而“大祭司”赵维山才是真正掌权者。“大祭司”以下设“各部门领导”,主要是协助赵维山处理“教务”工作,并为他出谋划策。然后依次为“省级分部领导”、“区级领导”、“县级领导”、“城乡领导”。他们每10到20人分为一个“小组”,设组长一名;40人为一个“小排”,设排长一名。各排各组均有一名“上级”。自上而下,每层安排一名女性给该层的“男负责人享用”。为了给这种赤祼祼的色情披上遮羞的外纱,全能神称之为“过灵床”,让男女信徒理直气壮且心甘情愿地接受令人作呕的勾当与服务。人们不难想象,为什么很多全能神信徒把家产捐光,甚至举债缴纳所谓的“奉献金”,都要削尖脑袋在全能神内部买个“一官半职”,原来是当了“领导”后,不仅可以大肆收取“奉献金”将捐出去的钱财捞回来,更重要的是能够按照级别享受“异性带来的感官服务。”

  ——信徒好色,耍尽“伎俩”。

  常言道,“上梁不正下梁歪,中梁不正倒下来。”全能神教主、中层骨干个个好色如命,普通信徒上行下效,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挖空心思、耍尽伎俩,也要“色”上一回,满足一下内心难以抑制的畜生般的欲望。请看具体例子:内蒙古王梅在其表姑引诱下陷入全能神邪教泥潭,为了给患病的儿子贝贝治病,王梅不去医院就诊,而是听信表姑“得请一个‘神力’更高深的教友来为孩子‘传功治病’ ”。2012年4月15日,表姑从外地领来了一个50多岁、面目丑陋、自称全能神“县级领导”的男子给其子治病。在笑纳了3000元“敬师费”后,该男子打着“过灵床”的名义将王梅奸污,并称“如果不这样的话,孩子的病永远也治不好。”被王梅爱人发现后,该“县级领导”连夜就和表姑灰溜溜的离开了。羞愧难当的王梅悲愤之余抄起床边的一把剪刀划开了自己的手腕,幸好被及时发现,现在王梅的左腕上留下了一道刺目的疤痕。(《董林:全能神骗财又骗色》)看到王梅一家人的悲剧后,人们不难发现,全能神的普通信徒贪财、好色、并且满嘴歪理,被人发现后又狼狈逃窜,卑琐之极。在这一系列龌龊行为的背后,好色是其中原因之一。

  自古以来,色是衡量一个人道德品质、生活作用的重要指标,好色者无不饱受人们批评和谴责,犯色者害人害已遗祸子孙的事例屡见不鲜。然而,在全能神内部,上至教主赵维山纳精神病女子为情妇、下至卑琐男了打着“过灵术”的名义满足兽欲,个个都是好色之徒!禽兽不如的全能神,还在那里鼓吹自己是“神”、声称要建立“神的国度”,真是令人恶心

 

分享到: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征稿要求
  • 中国反邪教协会主办 ©2016.
  • 技术支持:北京市科协信息中心  网站投稿邮箱:cnfanxiejiao@163.com
  • 京ICP备0801016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3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