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 揭穿邪教“全能神” / 真相揭露

等级分明有专人负责洗脑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日期:2015-10-22
打印

  2014年5月28日,山东招远市一麦当劳快餐店内发生一起命案,一女子因拒绝提供电话号码被6名“全能神”邪教组织成员殴打致死,震惊全国。

 

  近日,5名成年被告人以故意杀人罪被提起公诉。

 

  “全能神”是如何炼成的?教主赵维山何许人也?组织架构内幕啥样?如何传教和发展信徒?为啥教唆信徒杀人?为何宣扬“过灵床”?怎样报复“脱教者”?

 

  本文将逐一揭秘。

 

  A。路径

 

  20世纪90年代起由南向北传播

 

  “全能神”又称“实际神”、“东方闪电”、“女基督派”、“七灵派”、“女神派”等,是由黑龙江省阿城人赵维山冒用基督教名义于1993年建立和发展起来的。

 

  “全能神”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从河南由南向北传播,1998年传到延安、榆林等地,2004年传到内蒙古、山西一带,向新疆、宁夏、甘肃等地大肆渗透。目前,“全能神”在日本、美国、加拿大、新加坡、韩国、印尼、马来西亚等国家或地区建立分部。

 

  B。组织架构

 

  组织严密 上下线单线联系

 

  “全能神”体系严密,等级分明。

 

  名义上的最高权威“女基督”的主要工作只是负责说话,而“大祭司”赵维山才是真正的掌权者。他所负责的工作包括行政管理、安排各地的行政教务、差派工作,分配钱财,制定和监督教规的执行,及确定各地分部的领袖。

 

  “大祭司”下设“各部门领导”,主要是协助赵维山处理“教务”工作,并为他出谋划策。

 

  然后,依次为“省级分部领导”、“区级领导”、“县级领导”、“城乡领导”。他们每10到20人为一个“小组”,设组长一名;40人为一个“小排”,设排长一名。各排各组均有一名“上级”(外地调来的“讲道高手”)。

 

  从“省级分部领导”开始,每层设有一线、二线、三线、四线人员,在各地设有“联络站”(负责接待)和“训练基地”(负责训练洗脑)。

 

  该组织行动诡秘,上下线单线联系。组织内部戒律森严,要求成员绝对服从。聚会地点不对外人和初信者说,唱流行歌曲,但歌词改为信神的内容;成员之间一律不用真名,均以所谓的“灵名”或代号称呼;一般不打手机,常用话吧或公用电话联络,随时注意防警。

 

  该组织运作过程中,凡涉及内部一些违法活动都是以暗号联络,某种物品、某个英文字母或数字都有可能另有他意。类似暗语在组织中频繁使用,还有一些其他代号警方目前仍在破解。由于“全能神”邪教组织成员的私密性极强,真名难以核实,给涉案人员身份的认定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C。控制

 

  精神控制 有专人负责“洗脑”

 

  该组织有专人负责对新入教的人员进行洗脑,并不断地强化。

 

  一般情况下,“洗脑”分三个部分,一是信,二是惧,三是控。

 

  首先,利用人们对人类起源的好奇心理,使不少信仰迷茫的人陷入思考怪圈,并一步步从迷惑引入初信;然后,利用人们对灾祸的恐惧心理,反复地用地震、海啸、洪灾、生存环境恶化等自然的、社会的灾害来证明,这些是神对人的惩罚,满足了人们祛祸免灾的信仰心理。完成了信和惧两步“洗脑”过程后,还要发毒咒写“起誓书”,并有一整套处罚制度。最终,通过不断的灌输、刺激和强化,达到精神控制的目的。其所谓“传福音”的方式也类似于传销中的金字塔模式。

 

  警方介绍,在对涉案人员的审理中,尤其是骨干分子,几乎说一样的话,就像一个培训班里出来的人一样,拒不交代参与邪教组织的有关事实。

 

  此外,“过灵床”是“全能神”设置的“桃色陷阱”,是用来教唆信徒拉人入教和威胁信徒脱教的一种卑劣手段。

 

  “全能神”在“省级分部领导”、“区级领导”、“县级领导”、“城乡领导”的每一层安排至少一名女性给该层的“男负责人享用”。一些“全能神”信徒当上了“领导”,享受“女性服务”,一次又一次地接受“奉献”钱财,千方百计地引诱他人入教,好用“业绩”得到“上级”任命。

 

  “过灵床”涉及个人隐私,“全能神”抓住这一点大做文章,用于控制弟子。有的信徒害怕丑事被公开,继续受制于“全能神”难以脱身;还有的信徒性格刚烈以死相拼,酿造出生命悲剧。

 

  D。传教

 

  如何传教和发展信徒?

 

  “全能神”传教和发展信徒手段极其严密,非常讲究方法,制定了严格工作指导原则,如《工作人员手册》、《摸底铺路细则》等,具有很强的欺骗性。

 

  冒用“基督教”拉人入教

 

  “全能神”歪曲圣经内容,编造了“耶稣再次道成肉身”,声称“基督再次降临是从世界东方的中国兴起,这是神第二次道成肉身。第一次道成肉身是男性,起名叫耶稣。第二次是女性,起名叫‘闪电’,即女基督、实际神”。对基督教《圣经》粗陋模仿和肆意捏造。将教主的无知妄说与纯正的圣经教义混为一谈,让分辨不清正教与邪教的人们,误入其中,上当受骗。

 

  施舍“恩惠”拉人入教

 

  利用一些人爱贪小便宜的心理,在传教时,设置“恩惠陷阱”。如热心帮助干活,给一些小礼物,借一些“救急”的钱,让一些群众得到实惠,让他们从心里感恩或碍于情面,被一步步拉下水。在《摸底铺路细则》提出,“对于一些比较吝啬的头羊或接待家庭,可以根据对方的实际情况,适当买一些东西,拉近关系。如给小孩子买小食品了,或给接待家庭买一些青菜了,对一些家务活多的人,没有时间交流可以帮他干活,博得好感后再进一步发展。但是不管怎样,他们的最终目的都是诱使不明真相的群众加入,再进一步实施精神控制,最后让信徒主动向神上交‘奉献款’,缴纳‘慈惠钱’等。”

 

  许诺“地位”拉人入教

 

  利用人们尊重需求的心理,许诺信徒只要加入其组织,按照教主的要求去做就会得到“无比的荣耀”。“全能神”将信徒分为“五类”,地位越高,荣耀越高,至于能达到什么层次、级别,就需要个人努力,前提是要驯服、听命于“全能神”,就一定会有光明前景。如在《话在肉身显现》中说,“时候太近了,我的旨意要速速成就,凡在我名里的我都不撇弃,都把你们带进荣耀里”,用荣耀福分等引诱人入教。

 

  编造“神迹”拉人入教

 

  为拉人入教,“全能神”不惜使出种种戏法魔术,如在鸡蛋上写“全能神”,再偷偷放进被争取者家的鸡窝里。用珠光笔在鸡蛋、鸽子蛋上写字,然后放到菜地里,等农民刨地时挖出来,骗他说是天意让他信教等。“全能神”就是通过这种编造的神迹使人内心惶恐,震惊,从而加入该教。

 

  设置“情感陷阱”拉人入教

 

  利用人们的情感需求,在被争取对象情感低落时,设置“情感陷阱”,博取好感,拉人入教。《摸底铺路细则》中“全能神”要求“可以根据对方心理状态,利用他们的弱点,对症下药,来维持与他们的关系”。“传福音”的信徒积极寻找与被争取对象的相同点,以感同身受的同情姿态出现,伪装成“知心大姐”拉拢人心,造成“志同道合”的假象,拉人入教。

 

  散布“天灾人祸”拉人入教

 

  利用人们追求安全的心理需求,大肆散布“世界末日”等谣言,制造恐惧氛围,煽动民众恐慌心理,然后再扮成“神”给信徒以希望,在精神上进行引诱,以此拉人入教。2012年10月至12月,三个月内两次编造“世界末日”谣言,教唆信徒疯狂炒作,声称“世界末日即将来临,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得救”,向群众兜售“通往天堂的户口本”、“登上诺亚方舟的船票”等。

 

  回避“驱鬼治病”拉人入教

 

  “全能神”不宣传“驱鬼治病”,它们是反对“驱鬼治病”的,而是强调耶稣的“恩典时代”才“驱鬼治病”。“女基督”的“国度时代”不重复做工,不做“驱鬼治病”这些已经做过的事,以此诱人入教。

 

  实施暴力手段拉人入教

 

  “全能神”常常采取绑架、非法拘禁、投寄恐吓信等暴力形式,逼迫群众入教,面对反对抵制者,他们往往无视国家法律,疯狂实施打击报复。山东招远市6名“全能神”信徒就是在拉人入教被拒,采取暴力手段将人殴打致死的。

 

  E。恶劣

 

  怎样教唆信徒杀人?

 

  据介绍,信徒杀人事件频发,手段残忍,已成为“全能神”邪教危害社会的一大特征。充分表明了“全能神”反人性、反伦理的邪教本质。

 

  它向信徒宣布,“我来不是叫你们太平,乃是叫你们动刀兵。现在你们面前的仇敌到处在害人,你们准备好要上战场,为我打好那美好的胜仗。”公然向文明社会开战,挑动信徒的对抗、仇视社会的心理。要求弟子手舞足蹈唱“灵歌”,鼓励人们放弃工作,放弃亲人子女,怂恿教徒诅咒、谩骂、攻击政权。对他们而言,所有反对信神的人,都被看成是悖逆神的魔鬼、撒旦,欲除之而后快。由于仇视心理,“全能神”成员立身处世的标准发生了严重扭曲。他们认为自己是神的子民,需要按照神的旨意行事,拒绝与常人混同在一起,致使他们有病不治,有家不回,捐钱捐物,甚至以杀人的方式实现拯救。

 

  “全能神”美其名曰“传福音”“诵圣歌”,其实是把信徒捆绑在杀人战车上。《关于传福音工作的原则》中写道:“知情人带路、拉关系、交朋友、爱心感化、建立感情、软磨硬泡等行之有效的方法要坚持长期使用,到必要时还得会用绝招。为使人得到拯救,必须不择手段。”“全能神”信徒手段非常残忍,令人感到恐怖,殴打、割耳朵、剜眼睛、断胳膊、砍脚趾等都被他们用过。“全能神”邪教组织还专门设有“护法队”,殴打不愿入教或意图脱教的人,最常见的就是暴力殴打,拳打脚踢是轻的,棍棒侍候也是家常便饭,甚至发生惨剧。系列案件的发生,是邪教采取极端暴力的有力证明。

 

  “全能神”蔑视宗教,篡改基督教教义。教义中多次提及,“只有相信实际神(全能神)才能得到拯救,凡不信和毁灭的都将遭到毁灭。”“全能神”编造什么“东方闪电”“大红龙”“女基督”,自称分成三个时期,说现在处于第三个时期“国度时期”,对应的神就是“全能神”,而且是一个女人,不讲救赎,讲审判,全由“全能神”来做审判,宣称政府是“大红龙”,煽动信徒与“大红龙”展开决战,将“大红龙”灭绝,以建立“全能神”统治的国度。

 

  ■延伸关注

 

  赵维山何许人也

 

  赵维山原名赵坤,满族,1951年12月12日出生在黑龙江省阿城县(现为哈尔滨市阿城区)亚沟镇,父亲是铁路工人,母亲在铁路装卸队工作,他是赵家10个孩子中的长子。

 

  1971年,陕西铁路部门到东北招工,20岁的赵坤跟着去了陕西修铁路。由于生活条件艰苦,不到两年时间他就跑了回来。父亲赵广发怕他学坏,就提前退休让他接了班。两年后,赵坤调到阿城火车站工务段做维修工,并将名字赵坤改成了赵维山。

 

  为了满足自己更大的私欲,赵维山后来加入了境外渗入的邪教“呼喊派”,并成为骨干成员。

 

  1989年,赵维山带着一批成员从“呼喊派”中分裂出来,成立“永源教会”,自称为“全权的主”。

 

  1991年,信徒已达数千人的“永源教会”被当地政府认定为非法组织,并被查封,赵维山外逃。

 

  1993年,赵维山将“永源教会”改为“真神教会”,别称“实际神”。他在教会中制造了7个“神的化身”,分别起名“全备”、“全荣”、“全知”、“全能”、“全权”等。赵维山也是七位“神化身”当中的一个,即“全权”。除赵维山外,其余6人均为女性。其中代表“全能”的杨向彬被赵维山进一步神话为“全能神”,再被演绎成“实际神”的“女基督”。据教内人士透露,杨向彬是赵维山的情妇。她在1990年前后高考落榜,精神受到严重刺激而患精神病。后参加“呼喊派”的聚会。她常对信徒说自己被圣灵感动见到异梦异象,还终日讲解她的异梦、异象和启示。赵维山趁机吹捧,声称自己是“全能神”的大祭司,工作是替“全能神”全权负责该组织的行政。

 

  2000年,赵维山潜逃至东京,后又到美国。

 

  2001年,向美国申请政治避难。

 

  如何识别“全能神”

 

  信活“神” 宗教崇拜超人间的“神”,是已经去世的人;邪教信奉的是现世活人,是神化了的教主。“全能神”的核心教义就是鼓吹“女基督”再世,但翻遍所有基督教典籍,基督都是一位男性。可以说,鼓吹“女基督”,“全能神”是“独一家”。“全能神”,即所谓的“女基督”杨向彬,不过是一位高考落榜的精神病患者,起初是“全能神”教主赵维山的情妇,现在已转正成为赵维山的妻子。

 

  色情诱惑 很多年轻的“全能神”女信徒心甘情愿地用自己的身体勾引人入教,因为她们认为信从“女基督”的人,不再有男女之别,可以同床共枕,可以“互通灵体”;教主赵维山还赤裸裸地提出:“为了得人付出什么代价都值得,这是传福音的原则。”

 

  交“奉献款” 他们向信徒收取“尽本分”的“奉献款”,并规定“神家的钱财、物质,包括一切财产都是人当纳的祭物,这些祭物除了祭司(赵维山)和女基督(杨向彬)可以享用之外,任何人都不得享用”。

 

  宣扬“过灵床”“过灵床”是“全能神”对女性进行性侵的一种冠冕堂皇的说法,说白了就是诱骗女信徒上床。因此,对于女性朋友来说,无论别人给了你多少好处和恩惠让你信教,只要听到“过灵床”三个字,尽可以把你对面的那个人视作强奸犯,应尽快设法脱身并报警。

 

  仇视“大红龙”“全能神”邪教对中国政府极端仇视,将中国政府蔑称为“大红龙”,煽动信徒与“大红龙”展开决战,将“大红龙”灭绝,以建立“全能神”统治的国度。所以,只要有人要拉着你消灭“大红龙”、反对政府,那他一定是“全能神”信徒。

 

  ■链接

 

  “全能神”邪教十大案例

 

  案例一:

 

  陕西西安市一男子杀妻除“邪灵”向妻头胸腹部连砍十余刀

 

  案例二:

 

  河南兰考县两个月婴儿被母亲当“小鬼”割喉杀害

 

  案例三:

 

  江苏沭阳县一女子用斧头砍死8岁儿子并将其钉在“十字架”上

 

  案例四:

 

  河南南阳市想治病的14岁男孩儿被“全能神”信徒踩死

 

  案例五:

 

  安徽霍邱县一女子欲退“全能神”遭威胁后投水自尽

 

  案例六:

 

  吉林白城市受“世界末日”影响两邪教信徒自焚 殃及无辜

 

  案例七:

 

  湖北枣阳市“全能神”信徒靳丽娟为“升天”割颈自杀

 

  案例八:

 

  湖南长沙市“全能神”信徒谢云为“升天”喝农药自杀

 

  案例九:

 

  河南光山县一男子受邪教“世界末日”影响砍伤22名小学生

 

  案例十:

 

  河南南阳市“全能神”信徒十余天连续行凶,9人受伤2人被割耳

 

分享到: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征稿要求
  • 中国反邪教协会主办 ©2016.
  • 技术支持:北京市科协信息中心  网站投稿邮箱:cnfanxiejiao@163.com
  • 京ICP备0801016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3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