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 揭穿邪教“全能神” / 邪教面面观

盘点邪教残害儿童十大案例
来源:凯风网   日期:2015-06-01
打印

  六一儿童节到了,在这特殊的日子里,让我们来盘点一下法轮功、全能神、门徒会邪教残害儿童的十个案例,让这极为残忍、毫无人性的一幕,警醒我们始终不要忘记邪教对孩子、对人类的危害。

 

  案例一:刘思影自焚导致死亡

 

  

 

  (插刘思影1和刘思影2照片)

 

  刘思影,女,1988年3月出生,河南省开封市苹果园小学五年级学生。1999年跟随母亲刘春玲在家中练习“法轮功”。2001年1月23日下午,在痴迷法轮功的妈妈带领下,和其他5名法轮功人员按照李洪志“放下生死”、“追求圆满”的要求,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集体自焚。之前练功的人告诉她:“火烧不着你,只从你身上过一下。一瞬间就到了天国。”“那是一个美妙的世界,你起码是个‘法王’,还有很多人侍候你”。但当她点燃身上的汽油,一切全变了,火苗窜起后,钻心的疼痛和巨大的恐惧,使年幼的刘思影禁不住失声哭喊:“妈妈——”“叔叔,救救我!”然而那时谁也救助不了她,她母亲刘春玲当场烧死。经民警全力扑救,她被紧急送往医院,北京积水潭医院烧伤科诊断:热烧伤40%,合并重度吸入性损伤,头面部4度烧。虽经北京积水潭医院全力抢救,终因伤势严重,经医院全力抢救无效死亡,其年仅12岁。

 

  案例二:关淑云活活掐死自己的女儿

 

  

 

  (插戴楠和关淑云照片)

 

  关淑云,女,黑龙江伊春市人。1997年4月开始练习法轮功。为了练功,她把其它一切都“放下”了,不干活,不管家,常常半夜起来练功,还劝丈夫一起练,夫妻经常为此吵架。她不断与其它练功者交流“修心”的体会,期待早日“圆满”。2002年4月22日,关淑云家里聚集了40个法轮功练习者,包括4名十几岁的孩子,一起练功“除魔”。4月22日早晨,关淑云不让女儿戴楠去上学,并对周围人说戴楠身上附上了“魔”,不除掉就会贻害无穷。她对戴楠严厉地问道:“你到底是谁?从哪里来?干了多少坏事?害了多少人?”女儿害怕地说:“我是戴楠啊,我不是魔,我是真正的人!”但她认定了女儿身上附有魔,就掐女儿的咽喉,女儿不断地喊“妈妈,妈妈”,并无助地说:“我是人呀,我不是什么魔,我真的是戴楠,你杀我是犯罪的。”关淑云告诉大家这又是魔在说话,于是又用力掐。在场的其它人,有的下跪,有的双手合十祈求尽快地把魔除掉,有的因为害怕魔会跑到自己身上,远远地躲到墙角,还有的木然地看着。女儿几番挣扎,终于抵御不住关淑云的执意除魔,终至窒息身亡。

 

  案例三:佟岩举刀砍死自己的6岁女儿

 

  

 

(佟岩照片)

 

  佟岩,女,辽宁省辽河油田供水公司职工,1996年10月开始练习法轮功,后成为痴迷者。1999年12月16日晚,她为了圆满升天,将年仅6岁的女儿徐澈杀死在床上。身上沾满血迹的佟岩,光脚跑到楼外,口中念念有词:“升天,升天……”事后佟说:“我在练习'法轮大法'中感到,我修炼未成正果,为能超度徐澈,我感到机会来了,从厨房拿一把菜刀走进屋朝女儿头部、脸部、脖子砍了几刀,血溅到衬裤上,到楼下为徐澈超度”。佟还说:“当时有一个魔对我说,如你把女儿杀了就能修成佛。”佟岩没有练法轮功之前,工作积极,对老人孝敬,是一个贤妻良母。练功让她由人变成了“恶魔”。

 

  案例四:陈英跳车身亡

 

  陈英,女,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树人中学高二学生。原来品学兼优,多次被评为“三好学生”。自从跟母亲陈秀珍练起法轮功之后,精神日渐恍惚。1999年7月,陈英以练功为名离家出走。其亲属、学校四处寻找。8月,她的家人终于将她找到。然而此时的陈英已精神失常,数次打算自杀“升天”。8月16日在乘坐由北京开往佳木斯的439次列车上,陈英趁家人不备跳车,经过7个小时的抢救,该少女终因伤势过重,于当晚9点35分死亡,时年17岁。

 

  

 

(插照片陈英)

 

  案例五:李艳忠杀死女儿和外甥

 

  李艳忠,男,1972年出生,天津大港油田职工。1996年开始炼功,达到了痴迷程度。2005年7月10日凌晨4时,李艳忠在家用菜刀杀死年仅6岁的女儿李玥和6岁的外甥张鑫。随后携带作案的刀具到公安大港分局港西派出所投案自守。李艳忠称:“练了9年法轮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想杀人。”“当时觉得脑海里充满了杀人的念头,思想被一些不好的‘生命’控制,就像不是自己的思想一样,他就控制你的思想,叫你去做杀人、自杀等事情。”

 

  案例六:王群英追求“圆满”残杀亲生女

 

  王群英,女,1976年出生,家住广东省南雄市黄坑镇。1998年习练法轮功,她将“圆满”作为今生唯一的追求,沉迷其中不能自拔。2007年炼功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家人发现她有自杀的念头,送医院治疗,但她不配合治疗,病情逐渐加重。2009年7月7日凌晨2时55分左右,丈夫谢某(半身瘫痪)被妻子和女儿房间的异常响动吵醒。他大声呼喊睡在隔壁房间的弟弟。其弟闻声破门而入,发现王群英正用菜刀割自己的脖子,年仅6岁半的侄女倒在血泊中,已被王群英砍死在床上。经过120全力抢救,王群英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王群英自述,她“圆满”后,女儿一人在人世间会过得十分辛苦,便决心带着女儿一起升天成仙。王群英对杀害女儿没有一丝悔意,反而愈加怨恨周围的人坏了她的“好事”。7月17日下午,王群英病情恶化,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案例七:全能神母亲把儿女当“小鬼”割喉杀害

 

  李桂荣,女,1975年4月10日出生,汉族,农民,小学文化。2003年夏天起,她加入了全能神,并很快成了信徒中最精进的一个,得到了全能神内部的认可,被任命为“福音执事”,后来被再次提拔,任命为“带领”(实际神内部高级骨干)。2010年11月,正当李桂荣把“信教”、“传福音”当成事业而如醉如痴的时候,她的女儿降生了,取名耿敏杰。女儿的出生并没有给她带来为人母的欣喜,而是为她增加了无尽的烦恼。因为要给孩子哺乳,尤其是夜里孩子哭闹,弄得她自己也休息不好,影响了白天外出为全能神做工。就这样,李桂荣被全能神内部由“带领”降级为“执事”,这对痴迷的李桂荣是一个不小的打击。2011年元旦后,深度痴迷的李桂荣找到了自己被降职的原因:女儿是小鬼,处处纠缠她,致使其没有时间“信神”、读书,遂产生了杀女的想法。2011年1月10日7时许,李桂荣在兰考县谷营乡中西村五组其母亲的卧室,用剪刀向熟睡的女儿颈部猛刺一刀,致其当场死亡。杀害了自己两个月大的女儿后,李桂荣把剪刀藏在枕头下继续睡觉,直至家人喊她吃饭才被发现。

 

  案例八:万成彦用斧砸死8岁儿子并将其钉在“十字架”上

 

  万成彦,女,汉族,初中文化,1965年1月15日出生于江苏省沭阳县扎下镇。1995年底加入到全能神组织,随后便着了迷,继而顾不上子女,农田撂了荒;再后来,整天往外跑,常常晚上不回家;再后来目光呆滞、精神恍惚,嘴里还不停地“嘟囔”些啥……患上了精神病。1996年2月21日,农历正月初三,时至午夜,万成彦则坐在床头夜读“神书”, 22日凌晨3时许,迷迷糊糊的万成彦忽然想起那天“传道人”送给自己的十字架和日记本不见了。疑神疑鬼的她心想肯定是被“神灵”取回了——“我有罪啊!”按照“神书”上说:只有向“全能的神”献上“宝血”,才能洗清自己“身上的罪恶”,才能“拯救世上万人”;于是,她“要为神花费一切财物、要为神花费毕生精力”,她“对神要顺服至死,要像羔羊一般任神牵、任神杀……”辗转反侧,最终她想到了自己刚刚8岁的儿子王某。趁着夜深人静,万成彦悄悄从门外走廊里找到一把斧头。到床头吻了吻儿子的额头后,罪恶的她便抡起斧头砸向儿子的头部;见儿头部被砸流血了,将其抱到床下,自己又到院内找来竹杆、洗衣板,用包装带扎捆成“十字”型,又将儿子王某衣服穿好,仰面平放在“十字架”上;见儿身体还在动弹便又用斧头再砸……更为惨毒的是:万成彦从抽屉里找来长长的铁钉,先将儿子手臂水平分开再用铁钉将其两只小手钉在了那个“十字架”上,还将一根长长的钉子钉进了儿子王某的脑门里……欢蹦乱跳、活泼可爱的8岁儿子,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惨死在自己亲生母亲万成彦的手里……凌晨4时许,万成彦抱着女儿王某、带上“神书”离开了家。行至顺河村窑厂东边桥下,将“神书”埋进了雪里……当天上午9时许,罪大恶极、杀死亲儿的万成彦被警方抓获。

 

  案例九:全能神信徒踩死14岁男孩

 

  河南南阳人赵秀霞,因儿子梁超因小儿麻痹症造成腿部疾病,走路一瘸一拐。为给孩子治病,赵秀霞相信全能神信徒“绝对能治好”的“承诺”,并拿出1万块钱“奉献”给了全能神教会。2011年8月16日开始,赵秀霞将儿子交到全能神信徒手中进行“治疗”。全能神信徒的“治疗”手段就是一天只吃一顿饭,唱经、祷告,用几块木板夹着梁超的两腿,上面又压了一块板,用绳子固定好,又在上面压上砖,然后开始往里紧夹板,梁超在床上是一个劲嚎叫,甚至用人上去踩。天气炎热,伙食不足,加之全能神教徒的轮番折磨,在“治疗”的第三天梁超体力虚脱致死。

 

  案例十:门徒会害死12岁的小会员

 

  杨秀英,女,1967年出生,家住重庆市秀山县溶溪镇高楼村。1998年10月,她和丈夫禁不住人劝,加入了门徒会组织,并和丈夫一道到处“传福音”。1999年2月,为了让自己儿子也能得到“福报”,她和丈夫哄骗刚满11岁的儿子加入了门徒会,成了全家信门徒会的家庭。由于对门徒会的痴迷,整天从事祷告、“传福音”、发展信徒等活动,忽略了对儿子的关怀和教育,儿子开始慢慢学坏,不做作业,还逃课,后来甚至开始偷东西,成了一个坏孩子。2000年6月20日早晨7时,儿子因偷了邻居的钱,她便狠狠揍了儿子一顿,儿子一时想不开,竟喝下了敌敌畏。眼看儿子喝药后嘴唇发紫,情况危急,杨秀英却没有第一时间送他上医院,反倒想的是门徒会“祷告能治病”。于是,她和丈夫以及一对门徒会夫妇四人将儿子扶倒在了西屋的小床上,紧跟着便开始为他祷告治病。到了上午11点半左右,那时已经过去了4个小时,但儿子根本没得任何好转,情况反而是越来越糟。当时不停地在床上翻滚,除了疼痛的喊叫声,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直到这时,丈夫才赶紧找来三轮车把儿子拉到了镇医院。然而不幸还是发生了,由于耽误了抢救时间,儿子被送到医院没多久就断了气,那年她儿子才12岁。

 

分享到: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征稿要求
  • 中国反邪教协会主办 ©2016.
  • 技术支持:北京市科协信息中心  网站投稿邮箱:cnfanxiejiao@163.com
  • 京ICP备0801016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3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