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信仰邪教的社会心理探源
作者:湖北大学反邪教课题组   来源:凯风网   日期:2015-11-30
打印

  新中国建国之初,随着“一贯道”被重拳击碎和铲除,邪教一度销声匿迹。但自改革开放以来,泊来的和土产的各种邪教就鱼贯而至,它们有的搞农村包围城市,有的走城市播撒农村,一时间,中国大陆似乎成了邪教生长发展的温床。那么,究竟是哪些社会心理因素促成了邪教的泛起呢?

一、 社会发展前景的心理激励缺失

  毋庸讳言,改革开放以来邪教的作乱,一个很重要的社会心理原因,是社会人群的信仰迷惘与缺失,并且首先是政治信仰的迷惘与缺失。

  由于中国经历了比西方长达一千多年的封建社会,所以,过去不久的中国人在心理上都充满着“明君崇拜”“帝王崇拜”,这清楚地表现在那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上。辛亥革命虽然打倒了皇帝,树起了共和的大旗,但在人们尚未咀嚼出资产阶级民主政治的味道的时候,“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国人,首先是有知识的中国人,一下子就醉心于了一个没有人压迫人、人剥削人的共产主义社会的美妙描叙。随着新中国的建立,美妙描叙眼看就要变成现实,人们于是对共产主义的美好明天更是满怀激情,充满希望,并翘首以待。

  但是,由于无休止的以阶级斗争为纲取代了发展经济,几十年过去了,未能解决温饱的贫困人口仍然多达2.5亿(1978年),人均GDP还远远落后于资本主义制度下的日本、韩国;更由于推行了七十年社会主义和曾一度宣称共产主义社会就在明天的苏联的解体,东欧一些原社会主义国家的易帜,很多人的信仰因之发生了动摇。心理学家弗鲁姆(V.Vroom)著名的激励理论—期望理论认为,期望本身具有激励作用,人们从事某项活动动力的大小,与他对这项活动结果的期望值成正比。这就给“法轮功”之类的邪教兴起提供了绝好的机会。李洪志给那些对社会不抱什么希望的人们,展示了一个颇具吸引力的“法轮世界”,在这个“天国世界”里,没有痛苦,没有矛盾,却要什么有什么,伸手即来,而且,进入这个世界并不困难,只要死心塌地地跟随着他,接受他的精神控制,“圆满飞升”就指日可待。

二、 社会变革中人们心理压力加大。

  心理学研究表明,人的心理发展都会遇到一些特殊的问题。这些问题解决得不好,就会构成社会问题,甚至严重社会问题。当前,我国正处于经济体制转轨和社会转型的竞争激烈时期,这会使一些人的局部利益受到冲击,原来习惯的平静生活产生动荡:有的人“铁饭碗没有了”、有的人“下岗”、失业了,据统计自从1993年我国的改革进入一个城镇企业改制新的攻坚阶段以来,下岗、失业人员人数猛增,抛开农村1亿多的剩余劳动力不算,仅仅在1997年就业压力还不算高峰的时间里,失业人数就大约有1550多万之多。加之社会保障系统的不健全,这样,生活的动荡就把部分社会弱势群体的心理推向了失衡,使他们觉得生活无情、命运无常,因而对现实和自身处境不满,但又无力改变现状,于是或者沉溺于对未来美好生活的虔诚祷告之中,祈盼来世有一个好的归属;或者异想有个超人来搭救,有的人就会在错误的选择下,离开了正常的社会生活,加入了邪教。

三、 社会人群的不公平感飚升

  美国心理学家亚当斯(J.S.Adams)的“公平理论”认为,人的本性中有一个重要特点:追求公平。为此人们通常要将自己的投入和所得的比值和一个与自己条件大体相当的人的投入和所得的比值进行比较,如果两者不相等,就会产生不公平感。由于人的能力有大小,机遇有差异,在社会的竞争中,有些人上去了,成为有钱、有权和有势者;有些人则落了下来,成为无钱、无权、无势和无知的弱者,于是,人与人之间,群体与群体之间,阶层与阶层之间的不公平就发生了。基于人的追求公平的本性,感到不公平的个体、群体和阶层就会不平则鸣,不平就反抗。但是,如果处于不公平的优势一方力量过于强大,处于弱势的一方不敢反抗或者反抗失败,弱势方的人们中的一些人就退到包括用自我方式的消极形式进行反抗:相信不反抗,能行“真善忍”,或“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人,可以修来生,可以进天堂,这样,大力宣扬这些信条的邪教就成为了他们最好的选择。

  改革开放以来,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民主权利和政治地位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和提高,但社会矛盾也凸显,社会消极腐败现象滋生蔓延,贫富两极分化的现象愈演愈烈,因此,不公平感也在人们的心理上与日俱增。

  处在这种状态的部分人为了寻找出路,可能会信仰神秘主义,信仰一个万能的上帝,甚至可能会选择加入一个自称是“主神”、“道成肉身的上帝”、“三赎基督”的邪教。因为上帝就是爱,他会公平地把爱的阳光洒在所有人的身上——洒在富人身上,也洒在穷人身上。对那些因信念偏差而加入邪教的人来说,很显然,他们选择邪教是因为邪教能提供超自然的避难所,让他们借幻想获得神灵的保佑和赐福,使其承载不公平感的心理得到一时补偿和。

四、 神灵信仰泛起                  

  神灵信仰是对超自然力量的神(佛、上帝、真主),灵魂(心理活动)在人的身体死亡之后还能不能继续存在,是不是可以不死之类的信仰。这种信仰在心理学、认知神经科学尚未弄清在人脑中物理现象怎样成为心理现象,物质的东西怎样变成精神的东西之前,是一个既不能被证实又不能被证伪的命题。尽管有神论者千百年来都从未停止寻找和搜集证据来说明神和鬼的存在,把许多神迹说得活灵活现,玄而又玄,但随着科学的发展,那些神迹不是被证明是有人故意编造的“神话”,就是错觉、幻觉,有时则是有精神障碍者的妄想。但是,人对世界的认识,总是一个未知被探明,更多的未知就会出现,一个神迹被否定,一个更为玄乎的神迹就会出现,因此,当精神和物质谁是第一性的问题和精神与物质的复杂关系作为一个几乎是永远也弄不清的问题而存在的时候,神灵信仰和科学信仰就总是会呈现出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道高一丈,魔高十丈的此长彼消的局面。但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这种局面正在被打破,神灵信仰的人越来越多,处在了“疯长”之中,以致被媒体及学术界称之为“宗教复兴”现象。这种“疯长”会给社会发展最终带来什么后果,虽然现在尚很难准确逆料,可有一点却是应该肯定的,即它为邪教的泛滥提供了社会心理基础。

五、 死亡恐惧

  当前邪教作乱与眼下社会人群中不少人对死亡的恐惧感的增强密不可分。这一方面是因为许多新的、难治的甚至是不治的绝症接连出现,提高了疾病对人的死亡的威胁度;另一方面,是设备和医疗技术好一点的医院大多收费昂贵,看个门诊要几百,住两天院得几千或上万。当各大医院用从那些因病而穷和因穷而病的病人身上收刮来的钱盖起几十层的门诊大楼、住院大厦的时候,也正是广大患者望楼生畏,有病不敢进楼的时候。城乡人口中的下层居民大都是小病拖着,大病熬着。有病看不起增强了人们对死亡的恐惧感。

  人本主义心理学家马斯洛(Abraham Maslow)说人的最基本的需要是生理需要,即生存的需要;精神分析心理学家弗洛伊德说人的最基本的需要是保存个体和繁衍后代的需要,即求生的需要,二者殊途同归:即人的最基本需要是保存生命,避免死亡。狡猾的邪教就是紧紧地抓住了人的这种求生本能。特别是抓住了人们由求肉体不死到求灵魂永生这一点,用信仰了邪教就可以进入天堂,可以求得永生,将那些死亡恐惧感强烈的人欺骗进入它的樊笼。

  心理学并不认为,追求生存,恐惧死亡是人性的什么缺点。人作为一个有机体,像所有的生物一样都会本能地要保全自己的生命。但与普通人相比,邪教痴迷者更加怕死,他们之所以一接触到邪教就爱不释手,如获至宝,就是因为他们发现邪教(比如“法轮功”)是那样明确无误地告诉他们,怎样可以快速地成神、成佛、成大觉者,怎样可以进入永生不灭的“天国世界”,并且说得那么真切,那么指日可待,可望可及。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把修炼当作挽救自己生命的唯一途径,到后来甚至就像赌徒一样,把自己所有的资本都投到邪教中去:视钱财为身外之物,视父母子女为路人甚至是魔,是仇人,以期获取永恒的利益——永生不死。

六、 情感饥渴

  当今邪教在我们社会得以不断捕获信徒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社会人群中出现了情感饥渴。人是社会性的情感动物。正因为如此,人必须生活在社会之中,人必须要有情感生活,中华民族是一个情感丰富,重视情感交流和情感慰藉的民族,但是,自改革开放至今,这种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快节奏的生活让人与人之间没有时间交流,高楼大厦的水泥框子限制了人们交往的空间。笔者曾以“百思不得解,何处求明灯——我心中解不开的愁结和驱不散的疑云”为题,要求200名大学生写一篇关于自己人际交往中的通达或困惑的短文。结果,有2/3以上的人在文中反映,他(她)好想有一两个可以推心置腹、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但至今未能找到这样的朋友。

  如此种种,造成社会成员间无法获得谅解、同情、支持、亲和等等情感和态度,使广大社会成员面临着情感饥渴,心理张力增大,四处寻找出路,力求缓解心理压力。这就为以悲天怜人,救赎苦难为幌子的邪教招揽信徒创造了最佳机会。

七、 社会人群潜意识的欲望和冲动

  笔者通过对大量邪教痴迷者的心理咨询,发现许多人是在潜意识中的一些被压抑的欲望和冲动的驱使下痴迷上邪教的。归纳起来,这些欲望和冲动大致有: 

1、 潜意识自卑。

  这类人或者自幼身体不好,体弱多病;或者身材矮小,其貌不扬,时常受人欺负,无力和不敢反抗;或者家境贫寒,短衣缺食,在对别人富裕生活的羡慕与向往中长大;或者智力不佳,学习中成绩平平,未能受到良好的教育,没有过硬的文凭和技能;或者在集体和组织中社会地位低下,供人使唤,备受鄙视,仰人鼻息;或者孤芳自赏而又怀才不遇,深感世道不公,人间不平。正是由于这些个人背景事实,这类痴迷者个性上都普遍存在着严重的自卑感。

2、 对神秘怪异现象充满好奇,倍感兴趣。

  这类邪教痴迷者对什么隔物透视,耳朵识字,心灵感应,意念搬运,思维传感等特异功能都会充满好奇,积极关注,还会萌生要探明,想学习和想把握的倾向;对什么史前文明,UFO,百慕大“死亡之角”,尼斯湖怪兽,神龙架野人等神秘现象都会饶有兴趣,想知道一个究竟。正因为如此,他们比一般人更容易为邪教的歪理邪说所吸引,更容易对李洪志吹嘘的“白日飞升”“地球爆炸”“另外空间”等着迷。

3、 相信命运,相信鬼神,喜欢搞迷信活动。

  是彻底的唯心主义者。痴迷之根深扎在潜意识之中的信徒,都相信命运,相信鬼神,相信灵魂不死,转世脱胎,众道轮回,认为有天堂,有地狱,有来世,有善恶报应。都很愚昧,都很迷信,喜欢搞算命、侧字,“星座占卜”,查脉气,看风水,请乩仙,搞阴阳对话。(作者:湖北大学心理学系) 

  主要参考文献

  〔1〕〔西班牙〕佩佩·罗德里格斯.石灵译.痴迷邪教—邪教的本质、防

  范及处置〔M〕.北京:新华出版社,2001

  〔2〕社会问题研究丛书编辑委员会.论邪教〔M〕.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2001

  〔3〕社会问题研究丛书编辑委员会.宗教、教派与邪教〔M〕.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2004

  〔4〕社会问题研究丛书编辑委员会.再论邪教〔M〕.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2005

  〔5〕苏和.神秘信仰之谜〔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6

  〔6〕张春兴.现代心理学〔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4

  〔7〕郭永玉、王伟.心理学引导〔M〕.武汉: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

  〔8〕时巨涛、马新建、孙虹.组织行为学〔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

  〔9〕陈安福.学校管理心理学〔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6

  〔10〕杨鑫辉.心理学通史〔M〕.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2000

  〔11〕时蓉华.社会心理学〔M〕.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1998     

分享到: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征稿要求
  • 中国反邪教协会主办 ©2016.
  • 技术支持:北京市科协信息中心  网站投稿邮箱:cnfanxiejiao@163.com
  • 京ICP备0801016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3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