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

探讨“法轮功”痴迷人员反复原因及巩固对策
作者:雷建球   来源:中国反邪教通讯   日期:2017-07-31
打印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笔者走访了湖南省临武县61人已转化的“法轮功”邪教痴迷人员,其中有43人已解脱,有5人属不放心人员,有2人患有精神分裂症,有11人出现不同程度的反复,反复率为18%,数据充分体现邪教的顽固性和反复性,教育教化巩固工作的长期性、复杂性和坚巨性。

      一、 这些反复人员的特点

  (一)类型的复杂混合性

  这些“法轮功”反复人员,不能再简单分为“心身受益型、行为依赖型、幻觉困惑型、追求圆满型、盲目从众型、政治倾向型”而是相互兼有,很难细分,他们在思想认识,思维方式,身心健康,道德品质,信仰观念存在严重的问题。在心理上出现偏执,封闭、消极、抑郁、躁狂、幻觉、妄想等病态倾向。多数反复者,文化偏少,人格缺陷,生活背景复杂,生活不顺。

  (二)愚昧、顽固、隐蔽、反动、对抗性增大

  愚昧、顽固、隐蔽性决定其思想的对抗、反动性。“法轮功”痴迷者被李洪志宣扬的“上层次”“飞升”“圆满”所迷惑,是非不分,真假不辩,善恶不明,在思想上依赖,行为上成瘾,成为错误的信仰追求,特别是通过互联网推出李洪志的一系列“经文”,以“天灭XX”“全球公审XXX”“藏字石”“伪火”“XXX的遗嘱”等内容散布谣言,混淆视听,一些甚至在公开的场合谩骂攻击党和政府,言行猖狂,公开走出来劝“三退”,利用老、弱、病、残者发资料,逃蔽打击,操纵会电脑,懂网络的年青“法轮功”外联,充当“区域性编辑”、“写手”、“信息员”、“联络人”隐蔽很深。被境外媒体操纵,进行反华反共宣传,政治上与我国对抗,完全沦为国际敌对势力的政治工具。从与这些反复人员的谈话中可以得知,他们大都看过“明慧网”文章,所谓“讲真相”、“救人”、“伪火”、苏家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XX受迫害致死、XXX遭报应等内容,都是来自境外这些媒体,对那些完全颠倒事实的宣传报道深信不疑。

  (三)老、弱、病、残家庭式练功的多

  这11名的反复“法轮功”痴迷者,有三对夫妻同修,占55%。除有2名分别因车祸和摔了跤,认为是骂了“师傅”遭报应,有9名都是因病反复,有一名患乳腺癌,而多次反复。其中有一名比较年轻的反复人员,已经放弃了10多年,最近反复了,他是本县烟草专卖局的职工欧XX,男,汉族,高中文化,1970年12月出生,2000年5月因非法进京上访,被处劳教一年半的行政决定,后因转化好,只执行半年回家,单位给他重新安排了比较好的正式工作,并娶妻生子,过上幸福安逸的生活,2015年,国家出台二孩政策后,他看到单位上的年轻职工都生了二胎,47岁的他,也想生二胎,老婆比较年轻,自己感觉力不从身,后悔当初放弃了练“法轮功”。于是又开始上“法轮功”网站,重操旧业,练功弘法,走出去“讲真相”,发反宣品,2017年1月17日被公安派出抓获,处以治安拘留十天。据了解,其实他患有肝病,但从不看病不吃药,还是受李洪志的“业力说”的影响。

      二、 反复的原因有客观的,也有主观的,主要表现如下几方面

  (一)转化不彻底,没有在思想上彻底切断联系。有些所谓“转化”只是在高度集中,高度强化的条件下,被外力猛推了一把,促使其反思并跨过了一个重要的坎,这个坎只不过是触动了被法轮功法理浸泡多年大脑的一个点或几个重要点,是还是万里长征第一步,对于初步转化的多数人来说,独自行走的能力与力量都过于弱小不太稳定。遇到风吹草动,摇摆不定,特别受李洪志“新经文”的影响,以及未转化功友的拉拢策反。面对一些实际问题时产生对转化的怀疑。尤其是他们的身体和心理需求得到不满足时,只能回到法轮功世界去寻找他们虚幻的安全感、自尊感、归属感、价值感、优越感,弥补人心深处的缺憾与创伤。

  (二)违背人的思想工作的科学规律,偏面追求高转化率的政绩考核体系,各级下转化目标任务,造成“三高现象”即“高转化率、高反复率、高不放心率”。

  (三)对初步转化人员,一转了事,放任自流,没有做跟踪帮教,有些基层在跟踪监管,但人手不足,经费有限,被动受制,效果不佳。

  (四)“法轮功”初步转人员打破原有的各种平衡关系,心理紊乱,无幸福感

  比如在身体方面,有的人转化后一段时间内,原有的平衡被打破,新的平衡还没有建立起来,反映在身体上出现不适,情绪出现波动,导致健康状况下降,恶化或旧病复发,又无法找到健康不佳的根源,对健康状况的担忧与恐惧,怕业力回身,使得他们又到法轮功中去寻求所谓的“消业”、“保平安”,这种情况占80%。

  由于“法轮功”人员普通都是情商低,无法处理好各种杂交的社会关系,灵性关系和自我关系,常常心神不宁,心理不安,没有树立正确的意识与人生信仰,精神家园迷失,灵魂无所皈依,灵性关系受挫,没有明白人生的意义,把人生的意义扭曲为“返本归真”回到“另外空间”,享受“大自在”。他们转化后与家人、同事关系出现矛盾时,觉得活着没有意思,一心想出家做和尚,当尼姑。例如:欧XX就几次想辞职出家当和尚。

  还有一些初步转化人员在生活中遇到挫折,或天灾人祸受到重大打击,情绪陷入低谷,有些人还有幻视、幻觉、幻听,做恶梦。过去的那些未转化的“功友”纷纷指责他们,说是因为转化后骂“师父”骂“大法”所受到的报应,又劝他们回到法轮功中做好“三件事”将功折罪(如邝XX出了车祸,范XX摔了一跤骨折),这种情况占20%。

      三、 针对上述邪教反复人员的特点及反复的原因开展巩固帮教的对策

  (一)建立健全回归社会的支持系统。这个系统是一个庞大的社会系统工程。包括家庭亲情、社会关心、经济帮助、劳动技能的传授。“法轮功”转化人员重归社会的压力是很大的,他们需要家庭的温暖,直接的经济上的救济和援助,他们当中的部分人丧失了生活来源,醒悟之后,犹如大病初愈,生活、精神、情感等都较脆弱,县、乡政府要统一协调,民政、工会、居委会及相关部门单位及时跟进,在生活给予关怀,特别对身体有病,年老体弱的邪教痴迷人员尽量在医保、社保、低保等方面给予关心照顾。由于痴迷“法轮功”人员长期未过正常人的生活,其劳动认识能力低,新技能学习落后,很难在正常社会中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这种打击是毁灭性的。因此,我们对“法轮功”痴迷人员的教转工作并不是仅仅完成其思想转变,后续的巩固更为重要。(1)对转化后的“法轮功”人员要进行言论“脱敏”,加强对社会舆论的认识,不要因为一句话,一个话题受不了这种压力而出现反复。(2)让“法轮功”转化人员找准自己的社会定位,实现自我价值,满足其自尊的需要。(3)正确引导社会舆论的价值导向,以缓解转化后“法轮功”习练者的社会心理压力,巩固教育转化成果。

  (二)消除歧视,真诚疏导。我们用“四多”工作法,即“多接触,多关心,多尊重,多信任”对“法轮功”人员,落实人文关怀举措,用人性的温暖来弱化他们的心理排斥力,村(社区)经常组织工作对象参加文体、公益活动,扩大他们的交际范围,打破他们的封闭的内心世界,培养有益的兴趣爱好。基层党员干部以警示教育活动室为阵地,通过交朋友,拉家常,走访恳谈形式,及时沟通思想,解决他们认识问题,帮助他们培养自强自立精神,针对心理困惑,用教育疏导,心理矫治。有宗教信仰需求的,引导信仰合法宗教。有健身需要,倡导广场舞等健身活动。家庭不和的主动介入,化解危机。政治上沟通,生活上关心,感情上融时,精神上慰籍,建立回归社会工作平台。

  (三)用活政策,真心关爱。我们坚持生活脱困和精神脱贫结合,做好教育巩固工作。按照“属地管理,分级负责”和“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将党员领导干部作为第一责任人,与工作对象结成包干对子。相关部门密切协作,积极构筑多主参与的帮扶平台,引导和激励企事业单位聘用“法轮功”已转化人员,工商、税务提供减免税费的优惠,积极为“法轮功”人员创业搭台,自己创业。各乡镇各部门解放思想,为“法轮功”转化人员回归社会创造良好政策环境,在入党、提级、出入境、调动、退休、评职称等方面用活政策。

  (四)着眼长远,健全机制。着眼长远,为教转人员回归社会抓好长效机制建设,各乡镇、村(社区)成立工作领导小组,明确办事机构和联络员,搭建好平台、落实好责任、规范好流程,形成层层有人抓,事事有人管的格局。建立联席会议机制,定期规范,情况通报,联合调研、工作商洽、意见范实、督查督办,加强工作互动,增强工作合力。

  总之教育巩固工作,领导重视最关键,长效机制不能少,部门协作须紧密,基层工作是重点。

编辑:Jackingsou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