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

浅析互联网条件下邪教网络宣传趋势及应对之策
作者:孙涛   来源:中国反邪教通讯   日期:2017-06-08
打印

  从意识形态领域看,西方敌对势力把意识形态渗透的重点转向互联网,互联网已经成为舆论斗争的主战场,直接关系我国意识形态安全和政权安全。从当前互联网条件下的反邪教斗争形势看,一方面,党和政府紧紧把握信息时代的特征,通过各种信息渠道,揭露邪教的本质,人民群众对邪教的危害有了越来越清楚的认识;但另一方面,邪教也在利用现代信息渠道,垂死挣扎,混淆视听,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打击邪教的难度。

      一、 思想重视,认清网络应用发展为反邪教宣传工作带来的挑战

  随着网络技术发展和应用的普及,网络对社会各个层面的影响越来越深远。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第3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中国网民规模达7.31亿,相当于欧洲人口总量,互联网普及率达到53.2%。我国手机网民规模达6.95亿,占上网人群的比例达到95.1%,我国已经从“互联网时代”迈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

  应当看到,信息时代网络谣言的传播手段更隐蔽,覆盖面更广泛,传播速度更迅速,途径更加多样。正如乌克兰教育科学院研究员列希斯卡娅所言:“在宣传策略上,法轮功惯用抹黑、炒作等手法,将臆想的事情通过各种媒体相互传播,从不同角度相互引用和论证,形成一个信息链,使受众认为他反复看到的信息就是事实。这是一种信息战,也是信息侵略。”以法轮功为首的邪教组织利用网站、微信、微博、电子邮件、手机短信等平台的高效率和巨大影响力,在技术上不断升级“自由门,无界”等翻墙软件,突破网络封堵。“法轮功”教主李洪志为了疯狂地从事邪教犯罪活动,在世界有关国家和地区建立了100多个专业性网站、300多个地方性境像的全球网络体系;“全能神”教首赵维山逃到国外后,利用互联网继续操纵境内外信徒疯狂进行犯罪活动;“华藏宗门”教主吴泽衡利用网络,广招门徒,疯狂非法敛财;“心灵法门”头目卢军宏完全是利用现代网络平台传播其歪理邪说,通过网络销售其亲自印制的“小房子”等物品疯狂敛财……。

  习近平同志强调,宣传思想阵地,我们不去占领,人家就会去占领。网络的发展深刻改变着舆论格局、拓宽了宣传思想阵地。不牢牢占领网络这一阵地,就无法牢牢掌握网上舆论工作的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就可能犯无可挽回的历史性错误。同时也要清晰地看到,现实存在的各类邪教组织都在利用互联网传播邪教教义、指挥邪教的违法活动,违法犯罪蔓延速度之快、涉及范围之广、社会危害之大,令人触目惊心。网络空间不是“法外之地”,邪教组织利用网络鼓吹推翻国家政权,宣扬民族分裂思想,教唆暴力恐怖活动等,给反邪教工作带来了更大的难度。

      二、 加强研究,摸清邪教组织网络宣传的手段和发展趋势

  (一)宣传手段的高科技化,对传统的制止谣言信息传播带来了挑战。在邪教利用网络进行宣传的初期,利用中止域名解析、关键字过滤等简单技术手段,就能有效地阻断境外邪教组织利用网络向境内传送信息。而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他们使用网络动态连接躲避了传统的网络屏蔽,如使用文件多次压缩技术,使关键字无法被扫描过滤。逍遥游、自由门等翻墙软件通过即时通讯工具和电子邮件传入境内,彻底屏蔽邪教通过网络向境内宣传已经变得很难实现。又如“全能神”教主赵维山为发展和控制国内的信众,在美国通过互联网以电子邮件形式向国内发送指令,这些电子邮件,一般由专业技术人员加密二十多层,接收者通过自己的密码才能破译出来。为此,全能神的各级组织中,还专门设立了电脑组这一职位。(1)

  (二)社交平台的多样化,对做好新形势下反邪教舆论工作带来了新挑战。在我国,上网浏览网络新闻的用户是一个庞大的群体,另一个庞大的网络用户群是网上阅读群体。一方面,微博、微信等社交工具与资讯客户端的协同,极大提升了新闻传播的范围和速度;另一方面,基于社交自媒体应用在用户规模方面的优势,拓展了新闻素材来源。针对这一特点,邪教积极搭建网络平台,宣传内容也发生了变化。以法轮功为例,1996年法轮功把《转法轮》上网并用互联网这种传播手段进行所谓的“弘法”。1999年7月,法轮功在国内被查禁,国内的法轮功网站逐渐销声匿迹,境外却有了大幅度的增长。设有法轮功网站的国家和地区从1999年7月以前的15个增加到2001年8月的25个,增加的幅度达60%,涉及10余个国家,使用语言达到13个语种。法轮功在美国纽约57街的总部,还在纽约和美东地区设置了面向全球的《法轮大法网》、《明慧网》、《正见网》、《正悟网》、《新生网》、《科学网》和《见证网》,在欧洲地区设置了《圆明网》等网站。《明慧网》是以传播“法轮功在中国及世界各地的讯息”为主的,它设有“时事参考”、“实修见证”、“四海同心”、“法会掠影”、“大家谈”、“温故知新”、“热点专题”等栏目。各网站之间互相链接,有的还和境外的一些反华反共的新闻网站相链接。国内的法轮功习练人员主要从《明慧网》下载信息和文章,印成单页投放。和网站相互配合,法轮功在美国的总部还创办了“放光明电视制作中心”、“世界法轮大法电台之声”和“宇宙出版社”,通过制作电视片、广播新闻、出版书刊,为法轮功作宣传。这就使得邪教网络宣传披上了一层文化的外衣,宣传的受众范围也得到了扩展,在网络这个盛行多元化价值观的虚拟社会中,其宣传效果不容小视。

  (三)运行管理的一体化,对有效统筹战略全局、共筑网络反邪教带来了新挑战。邪教网络宣传在运行管理上的一体化趋势也非常明显。这表现在两个层面上,一个层面是邪教网站在技术支持、网络推介、宣传内容等方面的一体化;另一个层面是各种政治势力的整合上表现为一体化的趋势。技术上,不断开发各种破禁软件,应用动态连接技术,并利用各种即时通讯,将宣传内容和破禁软件发送到境内。宣传内容上,组织各方面力量,使其内容更具有欺骗性和吸引力。法轮功又与“台独”、“藏独”、新疆民族分裂分子、达赖集团沆瀣一气,在中国内地、香港、澳门、台湾乃至其他国家,相互勾结、彼此呼应,扰乱公共秩序、破坏社会政治稳定。邪教网站与境外的各种政治势力网站互挂链接,增加访问量,增强影响力。

      三、 积极参与“互联网+”行动计划,延伸反邪教工作手臂

  习近平指出:“我们一定要认识到,古往今来,很多技术都是‘双刃剑’,一方面可以造福社会、造福人民,另一方面也可以被一些人用来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和民众利益。”这就要求,主动转变思维方式,提升工作技巧,用互联网思维积极提升工作质量。

  一是用好“互联网+科普”,进一步提升全民科学素质

  “科技创新、科学普及是实现创新发展的两翼,要把科学普及放在与科技创新同等重要的位置。没有全民科学素质普遍提高,就难以建立起宏大的高素质创新大军,难以实现科技成果快速转化。”邪教的本质是反科学的,它企图控制人们的精神,扰乱人们的思想,瓦解人们的斗志,用迷信愚昧来指导人们的日常行为。

  根据中国科协发布的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2015年我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达到了6.20%,比2010年的3.27%提高了近90%。上海、北京和天津的公民科学素质水平位居全国前三位。但这仍与西方主要创新型国家公民具备科学素养比例在10%以上的水平有差距。2008年,美国公民具备科学素质的比例就已经达到28%,2005年瑞典公民中这一比例已达到35%。据南方某省开展的基督教异端和邪教调研显示,在当年新受洗的信徒中,小学以及小学以下文化水平的占47.73%,中学文化的占44.06%,大专大学的占6.94%,大学以上的占1.27%,(2)可以看出科学素质的差异。为此,要找准科普对象。“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提出,以青少年、农民、城镇劳动者、领导干部和公务员等作为提升全民科学素质整体水平的重点人群。要坚持内容为王。互联网也好,数字化也好,本质是一种技术或形式,再好的形式没有好的内容是没用的。比如朋友圈的“伪科学”屡见不鲜,迫切需要通过“互联网+”,广泛开展心理、宗教、科技、法律、健康等各类科普益民活动,积极推送权威科普知识。要着力打造精品。充分利用网络读者利用零碎时间、随时随地了解和阅读、信息容量大、更新速度快的特点。通过心理、宗教的科普“大V”、反邪教专家的精品解读,把宣传内容加入网络科普大超市,搭建网络反邪教互动空间,拓宽群众获得解决问题的渠道。

      二是用好“互联网+个性化”,有针对性地宣传教育工作

  从公布的资料来看,用户对本地化、个性化、智能化搜索的需求日益旺盛,至2016年12月,我国搜索引擎用户规模达5.66亿,使用率为82.3%,手机搜索用户数达4.78亿,使用率为77.1%。我国网站总数为482万个,“.CN”下网站数为259万个。海量数据的背景下,人们对所需的知识越来越个性化。

  从国内看,通过对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的检索,自1994年到2015年公开发表的,篇名含“邪教”一词的文章有1408篇,篇名含“邪教组织”一词的文章有546篇,篇名含“邪教活动”一词的文章有416篇,篇名含“邪教治理”一词的文章有141篇,篇名含“邪教对策”一词的文章有43篇。同时,通过用Google Scholar 搜索关键词为“邪教治理 对策”发现,这方面的论文共有440篇,但是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收录在内的只有29篇。从国际看,其更常见的作法是将“破坏性膜拜团体”纳入Alternative Religion(非正统宗教)的范畴之中进行考察。通过检索发现,篇名含有“Cult”(膜拜团体)一词的文章超过190万篇;篇名含有“destructive cult”(邪教,或破坏性膜拜团体)一词的文章超过16万篇;篇名含有“Anti-Cult”(反邪教)的期刊论文2230篇。(3)

  “数据背后是网络,网络背后是人,研究网络数据实际上是研究人组成的社会网络”。要充分发挥反邪教协会的专家优势,加强对反邪教的前瞻性、战略性研究,加强对网站访问情况的数据整理,加强反邪教网站、数库据共建共享,为网民提供个性化服务。一方面可以提高宣传教育的针对性,另一方面可以利用数据技术分析出当前的群体需求的特征、趋势,满足群众需求和期待,做出客观的数据分析,实现从有限个案向“用数据说话”转变的全新决策。

      三是用好“互联网+法律”,加大对依法治理邪教的宣传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强调要“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动发展”,法治理念和法治思维不会自发产生,必须有宣传灌输,要加大反邪教宣传教育力度。2017年1月25日公布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将互联网信息时代背景下的高科技手段犯罪纳入其中,同时对各种类的反宣品涉案数量进行三个等级的划分,分别对应了不同的量刑标准,在量刑标准的细化和填补法律空白方面都有了很大的改进,《新司法解释》的精确性和可操作性,为我们与邪教犯罪的斗争提供了有力法律武器。要从三个方面入手:一是法治宣传渠道多元化。根据文字数码化、书籍图像化、阅读网络化等方面的发展,将传统法制宣讲节目借助互联网与微博、微信、网站等媒体平台相结合,定期推送反邪教相关的法律资讯。二是宣传形式多样化。在结合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础上,要理直气壮唱响网上主旋律,不断丰富教育的形式载体,选择人们喜闻乐见的小品、话剧、情景剧等形式,充分发挥文化艺术在宣传教育中的积极作用。三是宣传内容通俗化。加强依法治理反邪教相关图书文献、数据库等基础设施和信息化建设,构建权威、方便快捷、资源共享的反邪教信息化平台。针对不同行业、不同年龄、不同文化层次设计不同的多元主题,重点讲清违反法律的标准明细与邪教的危害、本质、表现形式、识别方法结合起来,切实将法治宣传渗透到人们日常生活的各个部分,真正实现法治思维的培养和养成。

  “明者因时而变,知者随事而制。” 《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党的群团工作的意见》指出,打造网上网下相互促进、有机融合的群团工作新格局。为此,反邪教协会要以互联网为载体,不断创新联系服务群众的方式方法,建设网上阵地,主动发声、及时发声,以更敏锐的政治眼光、更强烈的忧患意识,把工作基点放在应对突发情况、驾驭复杂局面上,努力提高全社会识邪防邪拒邪能力,为十九大的胜利召开营造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

  【参考文献】

      1、 摘自凯风网《邪教组织传播歪理邪说的途径和控制措施》

      2、 摘自中国反邪教网《基督教异端邪教的现实危害、滋生原因及对策》

      3、 摘自中国反邪教网《学术界关于邪教治理对策的文献研究分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