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

关于邪教欺骗性与治理对策的再认识
作者:周忠祥   来源:凯风网   日期:2015-11-30
打印

10月30日,邪教组织“华藏宗门”头目吴泽衡因构成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并构成强奸罪,诈骗罪,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被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715万元。

 

  据了解,教主吴泽衡原是一个“五毒俱全”的人物,此人既有玩弄女性、耍流氓的案底,又有诈骗犯罪、流氓犯罪、经济犯罪的前科。2010年,吴泽衡服刑11年出狱后,自称“佛祖转世”,“皇帝转生”,创立“华藏宗门”。他吹嘘说,7岁承高僧大和尚接引,11岁随师入山修行,18岁师从少林寺高僧,成为少林寺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监坛。在他欺骗招徕的数千海内外弟子中,有企业家、一级演员,也有医学博士,其中有人变卖了家产来追随他,有人抛家弃子来追随他,更有众多女弟子与其“男女双修”,多人为其堕胎或产下子女,被他称为“皇帝的后宫”。吴泽衡的自我吹嘘听来多么耳熟,与李洪志的“八岁时修炼圆满”、“十二岁时道家师父八极真人照到我传授道家功夫”信口雌黄的表述何其相似。在全国持续揭露批判法轮功17年后的今天,在经济、科技、教育、文化相对发达的东部地区,竟然还有这么多人轻易上当受骗,这不能不引起我们对邪教欺骗性与治理对策的再思考、再认识。

 

  十几年来的反邪教斗争实践证明,一些人之所以陷入邪教泥潭而不能自拔,不仅与自身素质、家庭、社会环境有关,而且与邪教组织的传播手段、思想控制策略紧密相连。这其中,至关重要的是邪教的欺骗性。恶意的欺骗,是邪教的本质特征,也是邪教屡试不爽的看家本领和招募成员、实施精神控制的根本手段。无论哪种邪教,都势必带有持久的欺骗性。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解释对“邪教组织”的界定,第一句便是“冒用宗教、气功或其他名义建立”。所谓“冒用”,“冒”就是假冒别人的名义“用”就是用假的充当真的,说得就是邪教的欺骗性;这里的“冒用”,就是主观上不怀好意,就是恶意欺骗。邪教组织,就是邪教主精心炮制的莫大骗局和陷阱。

 

  邪教的说教,一般都有文本,他们甚至恬不知耻称为“经文”,其实都是邪教编造的充满谎言和迷信的邪说,其中既有修行、上层次、升天堂、成仙成神的温情脉脉、口是心非的劝诱,又有下地狱、世界末日、形神全灭等声色俱厉的恫吓。巧舌如簧的邪教正是靠这些歪理邪说(教义)来蛊惑、蒙骗他人,发展、控制成员。

 

  装神弄鬼、神化活人,是邪教欺世惑人的重要手段。美国邪教“人民圣殿教”的教主琼斯、“大卫教”的教主考雷什,日本邪教“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中国邪教“法轮功”教主李洪志、“门徒会”教主季三保等,都把自己吹成神或神的化身。不过总的来看,冒用基督教名义的邪教,教主大都把自己吹成“耶稣基督再次降临”。冒用基督教名义的邪教“门徒会”,教主季三保自称是“神所立的基督”,邪教“全能神”的教主则自称是再次道成肉身的“东方女基督”,如此等等。法轮功邪教虽然冒气功之名而立,但教主李洪志却把自己的生日改为与释迦牟尼一致,这就暗示他是“佛祖转世”。教主自我神化,冒充神明,信众唯教主是从,为教主而生而死,这就是邪教的内在逻辑。

 

  “洗脑”是邪教控制成员的惯用伎俩。美国心理学家和邪教研究专家玛格丽特?辛格将邪教用来获取人们顺从的那些极端方法归类于一种“思想改造”的过程。她认为,从本质上说,邪教的这种“思想改造”常常最具欺骗性。专家们认为,邪教“洗脑”与诸如教育、广告等其他说服方法相比,最显著的区别就在于惯常的欺骗性。这种欺骗性,“改变人而不让其知晓”。这就是邪教的邪恶之处。十几年来,我们大都见到过这样一些人,他们被邪教欺骗招募和“洗脑”后,不知不觉地会发生脱胎换骨般的改变:他们原来大都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可后来他们却如此执拗和不可理喻;他们原来大都不是无情无义的人,可他们后来竟把亲人视同路人甚至无情伤害;他们原来大都没有与政府对抗的情结,可他们后来已站在与政府对立的前列;他们原来大都不是没有思想的人,可他们后来已失去了对政治道德的反思能力,只剩下了对邪教的单纯服从;他们原来是坊间一些面熟耳熟的人,可后来让人觉得他们是如此的冷漠和陌生。他们被邪教洗了脑,骗走了灵魂。

 

  觊觎政权是中国邪教的一大特征。当代中国产生的邪教,一方面打着宗教、气功的旗帜,一方面又对世俗政权垂涎三尺。当代邪教的教主,虽然一般都是文盲、半文盲,个别的具有中等以上文化水平,但他们都有极大的政治野心,往往是羽翼未满便想君临天下。他们无不幻想在全社会乃至全世界建立神权加政权的统治。他们用威力邪说冒充神的旨意,把信众偏上自己的战车,使其在“神圣”的旗帜下与社会和政府对抗。

 

  邪教借以安身立命的物质基础“奉献经济”,说到底是一种诈骗经济。邪教对财富的骗取,与世俗社会的坑蒙拐骗在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只是社会上的坑蒙拐骗是对财富的直接骗取,而邪教之骗,则是先骗取人们的心灵,然后再以“奉献”(多奉献多得恩典)的形式攫取。

 

  有西谚说:“把自己的思想装进别人的脑袋,把别人的金钱装进自己的口袋,是人世间最难的两件事。”邪教通过“洗脑术”,把自己的思想装进了信众的脑袋;通过“奉献”,又把信众的金钱装进了自己的口袋,把这两件难事都做到了。其奥妙何在?欺骗,骗你没商量。信众,是邪教教主骗取的对象。从一定意义上说,邪教组织连盗贼团伙都不如,盗贼团伙的盗窃之手总是伸向外部,而邪教教主的两眼却死死地盯住追随者的钱包。盗亦有道,邪教无道。

 

  邪教都是靠欺骗起家的,法轮功便是一个欺骗起家的典型。李洪志从“不说大点没人相信”、篡改自己的生日傍依佛祖开始,一路走来,信口雌黄,谎话越说越大,什么“宇宙造人”、“地球爆炸”、“修炼圆满”、“白日飞升”,还有什么“狐黄白柳附体”、“大战蛇精”等等。不过总的看来,从法轮功产生到被政府取缔这段时间,法轮功的欺骗性主要表现在编造迷信邪说上;待到李洪志等几个头头逃到境外之后,这种欺骗性又集中表现在制造“受迫害”政治谣言上,这是法轮功与西方反华势力互相勾结的结果。一方面,境外法轮功打出“受迫害”的旗帜,是为了迎合西方反华势力的需要,换取政治上、经济上的支持;另一方面,西方反华势力要分化西化社会主义中国,需要法轮功“受迫害”的政治谣言来抹黑中国、妖魔化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向中国挥舞人权大棒。二者狼狈为奸,一拍即合。法轮功大量的政治谣言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出笼的。

 

  邪教欺骗的背后是极其险恶的,迈入邪教门槛一步便是万丈深渊。但是,面对诡计多端的邪教,没有一定的相关知识和识别能力,一般是难以抵御的。有研究认为,人心远比我们想象的要脆弱与易被说服和改造,尤其是当人们处于焦虑、抑郁以及遭受迫害苦难或处于人生转折点时,面对那些声言能为其解决问题,助其摆脱困境之类的许诺,常常是经不住诱惑的。邪教正是钻了这种人性弱点的空子。西班牙反邪教专家罗德里格斯说:“只要恰逢其时地予以规劝,实际上任何人都可能被某个教派俘虏。”美国反邪教专家罗斯在《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一书中说:“经验告诉我,不论其教育和社会背景如何,任何人都可能会被邪教团体招募。”这说明,我们揭露邪教欺骗性的社会警示教育,必须在全体社会公众中深入持续地展开,不能有任何一个社会阶层或缺。我们尤其应该高度警惕和防范邪教在高校和社会精英阶层的渗透。

 

  加强对公众的反邪教教育,深刻揭露邪教的欺骗性,是治理邪教的根本方法。美国反邪教专家罗斯说:“对公众进行关于邪教的教育是最好的预防措施”,“公众教育始终是应对邪教的关键手段。教育是有效干预邪教的基础,也是保障公众免受邪教伤害的根基。了解邪教以及他们如何工作的人们可以有所防备,避免邪教的计谋和被利用”。我完全赞成这个观点。从最根本的意义上说,邪教产生在社会,邪教的上当受骗者也是社会公众的一部分;社会公众提高了对邪教的认识和防范能力,邪教产生的几率将大大降低。也许公众教育不容易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但积以时日,成效自见。

 

分享到: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征稿要求
  • 中国反邪教协会主办 ©2016.
  • 技术支持:北京市科协信息中心  网站投稿邮箱:cnfanxiejiao@163.com
  • 京ICP备0801016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3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