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

从系统角度看回归社会工程
作者:系统管理员   日期:2013-11-20
打印
从1999年国家取缔“法轮功”到现在已经十年。十年间,根据“教育挽救绝大多数”的工作要求,新疆各地把反邪教工作提 到与反对“三股势力”(恐怖势力、分裂势力和极端宗教势力)同等重要的高度去认识、去把握,加大工作力度,创新工作方式,成功转化了一大批“法轮功”等邪 教习练者,为新疆社会稳定发展大局和和谐新疆、平安新疆的建设作出了贡献。认真总结十年教育转化工作,探讨教育转化、回归社会工作的特点、重点和一般规 律,对于进一步做好教育转化、维护社会稳定工作有重要意义。 
     从系统的角度去考察新疆十年的教育转化、回归社会工作,可以得出“一项工程、两个阶段、四个重点环节、六个系统着力点”的结论。
   “一项工程”,就是指“法轮功”等邪教习练者回到社会、完全融入社会的过程。既然是一项工程,就要求我们从系统、整体的角度去把握这项工作,认真分析这项 工作中各个“子系统”对整体所起的作用,进而合理安排各个“子系统”的力量、处理好各个“子系统”之间、“子系统”与“总系统”的关系,最大限度地发挥 “子系统”的作用。
   “两个阶段”,是指“法轮功”等邪教习练者回到社会融入社会的阶段,也可以叫“在医院治病”和“回家调养”阶段。这两个阶段前后紧密相联,前一阶段是后一 阶段的必然要求,后一阶段是前一阶段目的。在整个系统中,“在医院治病”显然是关键的环节,主要的工作部分。后一阶段工作是前一段工作的延伸和补充。缺一 不可。
   “四个重点环节”,是指“法轮功”等邪教习练者重新确立人生观的环节、学习并掌握相关劳动技能的环节、回归社会初入社会的环节和克服重大挫折困难立足社会 的环节。第一个环节是关键。“法轮功”等邪教习练者通过系统学习、劳动改造,认清“法轮功”等邪教本质及其危害,认识提高,写下悔过书等“四书”,飞进而 重新确定科学的人生观。第二环节是重点。“法轮功”等邪教习练者在完成思想改造后,就要为回到社会做准备。尽管党和政府为“法轮功”等邪教习练者回归社会 制定了相关的政策,但个人拥有一技之长和掌握几门劳动生产技能对其回归社会显然是十分重要的。这几年,新疆反邪教协会联合有关部门先后举办“法轮功”人员 全员培训和“资格证书”培训,受到广泛欢迎,对他们日后回归社会发挥积极作用打下了良好的基础。第三个环节实际上是克服心理障碍的环节。“法轮功”等邪教 习练者回到社会后,往往要面对陌生、歧视甚至不信任等问题。如果真正改造好了,有了正确的认识,就会客观看待这些现象,努力调整自己。第四个环节是克服困 难、战胜挫折的环节。“法轮功”等邪教习练者回到社会后,要面对很多困难或挫折,特别是失业、离婚等重大困难人。战胜了这些困难,才能称之为真正回归了社 会。在第三、第四个环节中,党和政府努力营造和谐的环境,帮助“法轮功”等邪教习练者解决困难,但关键还是要靠自己。在这方面有很多成功的例子。
   “六个系统着力点”,就是在回归转化系统工程中重点把握的六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必须进一步认清形势,提高认识。随着形势的发展和新疆维护稳定工作力度的不断加大,各地对反邪教斗争和“法轮功”等邪教习练者回归社会工程的重要 性、复杂性、长期性的认识普遍有了提高,但仍有部分地区特别是少数领导对“法轮功”等邪教的认识、对“法轮功”等邪教习练者“回归社会工程”的认识还仅仅 停留在斗争初期,认为这都是一阵子的事情,对“法轮功”邪教性质的演变不以为然,对“法轮功”邪教实施的和平演变战略麻木不仁,甚至还有人认为反邪教、实 施“回归社会工程”是小题大做。反映到具体工作上,则是责任意识弱化,思想松懈麻痹,侥幸心理严重,工作措施不落实。因此,必须进一步提高认识,牢固树立 “三股势力”是影响新疆稳定的重要因素、“法轮功”等邪教也是影响新疆稳定的重要因素的观念,常备不懈,认真做好反对邪教和邪教习练者回归社会工作。
    第二,必须整合力量,建立统一的领导机构和工作机制。“法轮功”等邪教习练者回归社会既然是一项系统工程,是一系统,就应有统一的领导机构来组织领导。但 因为各种原因,我区部分地州和大部分县(市)既无常设机构也无专职人员,即使建立了相应领导机构的地方,只是明确了机构运转的一般性问题,而机构的性质、 职能权限等核心问题并未明确,这严重影响了工作的开展。
    在工作机制方面,上级关于防范处理邪教工作的方针、政策的文件,综合部门则很少体现,而下级一般都是按综合部门的文件安排工作,上级关于防范处理邪教工作 的方针、政策、工作部署要靠下级相关部门去协调,这样,上级精神的贯彻就会打折扣。在“法轮功”等邪教习练者回归社会工作中,也常常出现“铁路警察,各管 一段”的局面,影响了回归社会工作的实效。因此,必须建立科学的工作机制。根据目前的工作模式,应建立“党委(一定职能部门)领导协调,政府(部门单位) 组织落实,社会(协会和社会人员)参与,促进回归和谐”的工作机制。
    第三,必须认真做好重点环节的各项工作。重点环节之所以为重点环节,是指在整个各级系统中起重要作用的系统。本文上面提出的四个重点环节就是做好“法轮 功”等邪教习练者被释放解教后回归社会工程的关键系统。做好了重点环节的工作就能达到“纲举目张”的效果。事实上,这些重点环节也是回归社会工程各项工作 是否落实的标准。过去,部分同志一直认为,只要他们写了悔过书、决裂书等等,就认为他们已经改造好了,可是这部分人一回到社会就反复。这一方面说明,一个 人科学人生观的确立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另一方面也说明我们在这一阶段的工作没有完全落实。本文上面所指出的“第三个环节克服心理障碍的环节”。“第四环 节是克服困难、战胜挫折的环节”工作也是如此。这几年,新疆各级高度重视“法轮功”等邪教习练者回到社会后续工作。一是从自治区到地(州)、县(市)制定 了“法轮功”等邪教习练者回到社会后应享有的各项待遇的规定;二是将这项工作纳入当地“党建责任制”、“精神文明创建”、“平安创建”、“和谐社区”、 “和谐单位”、“和谐村队”等工作中;三是建立相关的回访、家访办法等,保证了工作的落实,也有效减少了“法轮功”等邪教习练者回到社会后的反复。
    第四,必须有针对性地进行回归社会的适应性训练。近几年,通过对“法轮功”等邪教习练者被释放解教回到社会后的状况调查分析,发现部分“法轮功”等邪教习 练者出现反复的原因主要有:认识原因、环境原因、教育原因、家庭原因、心理原因,等等。这启示我们,做好“回归社会工程”,除了一般的共同的工作以外,更 多的甚至说更重要的是“一人一案”,有针对性进行适应性训练。这几年,新疆有关部门在这方面进行了大量探索,取得显著效果。
    第五,必须与时俱进,不断创新工作方式。近年来,“法轮功”捣乱破坏活动不仅在传统领域花样翻新,而且大量使用高技术手段。我们尽快适应这种新变化,创新 工作方式,掌握斗争的主动权。就“法轮功”等邪教习练者的教育转化过程而言,比较多采用的方法是集中办班、劳教所或者监狱改造等等。实践证明这些方法是有 效的,但也有明显的弊端。弊端之一就是,在集中办班、劳教所等“无菌”环境中教育转化的人员,到社会这个“多菌”的环境中,仍然要重新教育,重新转化,这 既增加了教育转化的成本,又耽搁了教育转化的时机和时间。因此,如何更多的在社会这“多菌”的环境中直接转化“法轮功”等邪教习练者,是我们今后要认真思 考的问题。
    第六,必须将“回归社会工程”这个系统科学地融入“无邪教创建”、“平安建设”、“和谐社会”建设等更大的系统中。“法轮功”等邪教习练者回归社会是一项 工程,是一个系统,但相对于“无邪教创建”、“平安建设”和“和谐社会”建设来说,“回归社会工程”只是一个分系统、子系统。我们强调子系统重要,但它并 不能代替总系统。因此,我们要从总系统出发或者总体出发,科学把各个系统在总系统中的作用,科学地投入人力物力财力,使各个子系统发挥应有作用。从 2006年开始,新疆开展“无邪教创建”活动,之后,开展了“平安城镇”、“平安农村”和“和谐单位”、“和谐社会”等创建活动,并将这些活动与已开展了 多年的精神文明创建活动和综合治理活动接轨,取得了较好的效果。今后,我们将以“回归社会工程”为抓手,深入开展“无邪教创建”活动,进而推进平安新疆、 和谐新疆建设。
分享到: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征稿要求
  • 中国反邪教协会主办 ©2016.
  • 技术支持:北京市科协信息中心  网站投稿邮箱:cnfanxiejiao@163.com
  • 京ICP备0801016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3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