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

保护宗教信仰自由必须清除邪教
作者:纯一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15-07-21
打印

  我国是一个有宗教信仰自由的国家,《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然而,我国政府做出取缔“法轮功”的决定后,西方反华势力却指责我国政府是侵犯了宗教信仰自由,这完全是违背客观事实的。“法轮功”根本就不是什么宗教,而是打着宗教旗号从事着犯罪活动的邪教。宗教与邪教是势不两立的,打击“法轮功”不仅不会侵犯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相反,只有打击“法轮功”等邪教,才能更好地保护宗教信仰自由。

  首先,“法轮功”不仅不能像宗教那样带给人精神的安慰、生活的信心、社会的稳定,相反,它通过实施对人的精神控制,使不少人精神崩溃,最终走向自杀或他杀,造成无数家庭悲剧的重演,甚至聚众闹事,引起社会动乱。“法轮功”侵犯了人的生存权、生命权和宗教信仰自由权。1999年12月23日,黑龙江省森林工业总局营林处干部、39岁的“法轮功”练习者邹刚持刀将处长吕庆生砍死,将处里的周亚洁等3名同事砍成重伤.据邹刚交待,他自1995年8月开始练习“法轮功”,随后,经常产生幻觉,经常听到李洪志对他说“你们单位的吕庆生和周亚洁是你的克星,只有杀死他们,你才能解脱。”结果酿成了买刀杀人的惨案。1999年6月5日下午,吉林省临江市女中学生徐某某在练习“法轮功”后对班里同学说:“人类就要毁灭,地球也要爆炸”,“去感觉感觉世界末日”,然后买了一瓶安眠药,每人2至3片,发给10余名同学和她自己,其中一名女同学感到好奇,向她要了25片一次服下。上课时,教师发现了问题,经及时报告,学校采取了紧急措施,才未产生严重后果。从上述案例可以看出,这些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在受到李洪志“法轮功”心理暗示和控制下,心理失衡甚至是精神失常后,干出的行凶杀人、害人害己的事情。他们由一个好端端的正常人,变成走火入魔的“疯子”,便是李洪志的“法轮功”对修炼者进行精神控制的最终恶果。这种精神控制,本身就是侵犯人权、践踏自由。李洪志像许多现代邪教组织的教主那样,编造出一个世界将要毁灭的“末世论”,使人产生恐惧和求助心理,继而把自己说成是“救世主”,使人们对他产生强烈的依附感。如果想要躲过劫难,就要听命于他,就要把今世生活、财富乃至生命都毫无保留地交给他来支配。许多原“法轮功”练习者都说过,一旦接受了“法轮功”的说教,就无时无刻不感到一种巨大的精神控制,行动犹豫,言语混乱,没有自由意志,一切都像处在李洪志的监视之中。我国《宪法》规定的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是指公民有信仰宗教自由,也有不信仰宗教自由;有信仰这种宗教的自由,也有信仰那种宗教的自由;有现在信仰宗教将来不信仰宗教的自由,也有现在不信仰宗教将来信仰宗教自由。种种血的事实表明,人们只要信仰了“法轮功”,那他的精神立刻就会被“法轮功”所控制,不仅没有了选择信仰的权利,甚至连正常思考的权利也被剥夺了。难道我们不能说,“法轮功”的存在,是对人们的宗教信仰自由的一种极端践踏和损害吗?

  其次,“法轮功”侵犯了宗教(特别是佛教)的名誉,不打击取缔“法轮功”,宗教的合法权益就得不到有效的保护。“法轮功”出笼之时,既打“气功”牌,又打“佛法”牌。那么,其所谓的‘佛法”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我们从李洪志的一些“经文”中可以看到,通篇都低毁正教及其教主,说些某某不行、层次不够,本师释迩牟尼佛的法在末法度不了人,他本人则“首次给人类留下了一部上天的梯子”等等之类的空话,而除了这类狂妄的言词以及各种基本宗教常识的低级错误外,再也见不到任何真理思辩的光辉。他的所谓‘佛法”是建立在辱骂佛[Page]教佛法的基础上的,通过骂宗教来替自己扬名,抬高自我。李洪志诽谤佛教、佛法的目的还在于要给自己的“佛法”贴上“真、善、忍”的标签,使其看上去颇像真正的佛法,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名之日“法轮大法”。其实佛法不同于世间善法,在劝导世人行善的基础上还要求得无上的解脱道空性智慧。佛法对于正见与邪见的区分是建立在缘起中道之般若智慧的基础上,而非以一时的善行来衡量。李洪志等人惯用手法是挂羊头卖狗肉,他们长期以来肆意歪曲佛法,攻击正信佛教。这就好比制造贩卖假货的骗子,一直在宣扬其假货的同时贬低真货,而有一天遭到正牌产品的生产者与其他正义群众的指责,却反过来倒打一耙,说别人干扰了他正常的生产销售。因此,为了维护佛教的名誉权、知识产权与合法权益,我们必须清除邪教的流毒。

  第三,国家保护宗教信仰自由,但也要求宗教必须在党和国家的宗教政策、法律、法规允许的范围内进行活动。而“法轮功”等邪教既没有合法的组织,也没有合法的活动场所,他们完全靠地下网络进行兜售,有组织有预谋地从事各种残害人身心的活动,甚至于成为境外反华势力的工具。

  综上所述,只有打击清理邪教”才能保障公民过正常的宗教生活,才能使得我国的宗教信仰自由不受到邪教的干扰和侵害,我国的五大宗教才能在多元中并存,保持其自由的信仰天空,维系各自的独立价值体系供不同根基的人们去自由选择。我们只有坚决打击取缔各种邪教,才能切实保障宗教的合法权益,促进宗教的健康发展。

  (作者为中国反邪教协会会员)

 

分享到: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征稿要求
  • 中国反邪教协会主办 ©2016.
  • 技术支持:北京市科协信息中心  网站投稿邮箱:cnfanxiejiao@163.com
  • 京ICP备0801016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3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