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

关于邪教与宗教本质区别探析
作者:冯勇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15-07-21
打印

  邪教与宗教对世界、现实社会有不同的认识态度,是本质不同的两个概念。邪教为了达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往往采取以宗教的面目出现,迷惑善良的人们。只有把宗教和邪教分辨清楚,才能揭露和认识邪教的丑恶面目,唤醒人们远离邪教,提防以“宗教”形式出现的各种邪教的危害。

一、 宗教是人类历史上一种普通的社会和文化现象

  宗教有着悠久的历史。在原始社会时期,宇宙的如何形成,生命的怎样起源等等,就象谜一样存在。那时候人们把人的灵魂看作是不死的,人死后将会到另一个世界生活,进而以山河星宿、风雷雨电等自然现象和人类祖先为崇拜对象,随着阶级社会的产生和发展,陆续出现了尊贵对象不同,信仰内容不同,表现形式不同的宗教门派。依据流传范围的不同,可分为种族宗教和世界宗教。沿袭历史传承下来的不同的经典和偶像,宗教形成了集宗教信仰、宗教组织、宗教设施和教义、教规、宗教仪式、宗教场所、专门的神职人员于一体的现代宗教,并形成了严密的思想和哲学体系,发展衍变出信徒遍布世界各地,信众规模庞大的几大世界宗教。

  宗教作为人类社会意识形态,无论它有多少派别,其实质都是相同的。它们都认为创造和主宰世界万物的是那些“无所不为、无处不在”的神灵,信仰因果轮回,把希望寄托于所谓的天国或来世。宗教虽然宣扬超自然的神秘力量,但一般都没有反社会的宣传,更不参加反社会活动。对于个人的不幸和社会的不公,多是教化信徒以容忍的心态处世。

  作为一种社会存在,宗教具有长期性、群众性、民族性、国际性和复杂性。由于很多人信奉它,使得它发挥了多种形式的功能。多数时期,宗教能够与现行政权、社会相容,得到国家、政权的的认可。宗教自己也有较明确的认识,知道“不依国主,则法事难立。”因此能自觉地教化信徒同政权保持一致。由于政权和宗教的协调互补,形成了社会的长治久安的状态。一旦宗教和政权对立或发生冲突,社会就会出现动乱与不安。

  科学是理性的信仰,它认为人类对社会、对自然的认识有一个逐渐发展和变化的过程。宗教则是主张绝对的信仰。两种不同的信仰适应人们不同的需要而存在。由于科学的发展对社会的推动作用越来越大,宗教教会看到了这种现象的存在,对科学逐渐认同和接纳。

  正宗的宗教信仰在一定程度上尊重客观事实,尊重理性和科学,是社会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具有悠久的历史和广泛深远的影响。我国现存的五大宗教信仰(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基督教)都与社会相容,尊重理性和科学,引导信徒建设文明与进步的社会,它们不仅有千年以上的历史,多姿多彩的寺院建筑,人数众多的信教群众和教职人员,还以其博大精深的经典、教义组成完备的宗教信仰理论体系,形成以宗教意识形态为内容和导向的宗教文化体系,成为人类社会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得到作为文化载体的宗教信众的广泛认同与实践。这是宗教历经千万年沧桑绵延至今而不衰的重要原因之一。

二、 邪教是危害社会、危害人类的邪恶势力

  邪教,即邪恶的“说教”,是人类社会的毒瘤。它与宗教有着本质的不同,它利用宗教名义,打着宗教的旗号,窃取宗教的一些经典理论蒙骗、迷惑群众,散布歪理邪说毒化人们的思想。

  邪教根本没有宗教教义和宗教经典,也没有完备的信仰理论和体系。只是以一些支离破碎的迷信邪说愚弄世人。

  邪教不象宗教那样大讲对神的崇拜,而是鄙视常人,依佛贬佛,大搞对教主的崇拜。无论是历史上出现的“人民圣殿教”的琼斯,“大卫教”的考雷什,“太阳圣殿教”的儒雷,“奥姆真理教”的麻原彰晃,还是“法轮功”的李洪志,无

  [Page]一不是让信徒信奉他们是无所不能的“活神仙”,“法力无边的神”,把信徒变成绝对服从他们的奴隶。李洪志则是其中最厚颜无耻的一个。为了神化自己。先是修改出生年月,称自己是8岁得上乘大化,是释迩牟尼佛转世,功力达极高层次。但后来却声称释迩牟尼佛是最低层次的佛,而自己可达宇宙,是最高层次的佛,可谓欺世惑众。这些拙劣的手段本不高明,但对于我国一部分宗教知识缺乏的群众却具有很大的欺骗性。

  邪教低毁一切宗教和科学,极力强化人们的迷信意识,以神秘怪异的理论解释世界,腐蚀信众的心灵。如邪教“法轮功”,邪教主李洪志极力宣传“末世论”,说什么地球要爆炸,人类要毁灭,只有他能拯救人类,度人上天。显然,这种陷人于惶惶终日的“末日来临说”,是地地道道的迷信邪说。

  邪教的组织活动由于其反社会、反人类、反政府、反科学,与整个社会为敌的本质所在,必然是诡秘的,邪恶的,见不得阳光的。邪教主李洪志采取秘密结社的方式,与正常社会疏远,处处煽动闹事,与政府对着干,企图以教干政,以教代政,给社会带来的是破坏和灾祸,是恐惧和痛苦。

  邪教组织置人类的基本伦理道德准则于不顾,为满足那教头目的个人私欲,肆意摧残人性,甚至滥杀无辜,草营人命。据不完全统计,因修炼“法轮功”而采取“有病拒绝就医”、“服毒”、“跳楼”、“自焚”、“上吊”、“卧轨”、投水”、“剖腹”、“割脉”、‘触电”、“自残”、“绝食,’等致死的人数已达2000余人。

  邪教靠敲诈勒索聚敛钱财。邪教主李洪志就是用诈取来的“法轮功”练习者的血汗钱置别墅,买高级轿车,定居海外,出入色情场所,接受色情服务,进行赌博活动,收买境内外反华势力,进行反华活动。

  邪教是邪恶的说教,邪恶的势力,讲的是歪理邪说,搞的是歪门邪道。不管邪教如何装扮、伪装,邪教就是邪教,它终将露出丑恶的真面目。

三、 毁天是邪教的必然下场

  邪教以种种精神枷锁禁锢乃至暴力胁迫教徒,对社会、政权和人民生活造成巨大危害。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府都不会听任邪教组织危害人们的生命安全,破坏公共秩序和社会稳定。

  清除邪教是对人权的尊重和保护,也是对宗教的尊重和保护。正统宗教与邪教势不两立,是邪教的天敌。因为邪教假冒宗教,篡改正统宗教的教义,与宗教争夺信众,给宗教造成很坏的影响。只有铲除反人类、反人性的邪教,人民群众的基本人权才能得到更充分的保障,才能维护法律的尊严,保障人民的权益,促进国家的安宁。

  我国政府是对社会、对人民高度负责任的政府。坚持教育与惩罚相结合原则,团结、教育、挽救大多数被蒙骗的群众,依法严惩极少数犯罪分子这一举措,符合国家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是非常正确的,也决定了邪教必然毁灭的下场。

  正确对待和处理宗教问题,严厉打击邪教,是新世纪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个重要内容,也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的任务。我们应当继续保持党的宗教政策的连续性,加强与宗教界朋友的团结合作,依法治理邪教,严厉打击和铲除邪教,共同建设美好的国家。

  (作者单位:河北省劳教局)

 

分享到: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征稿要求
  • 中国反邪教协会主办 ©2016.
  • 技术支持:北京市科协信息中心  网站投稿邮箱:cnfanxiejiao@163.com
  • 京ICP备0801016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3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