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

从思想源头看邪教与宗教的区别
作者:赵成文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15-07-21
打印

  邪教与宗教的区别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划清宗教与邪教的原则界限,对于我们正确认识传统宗教,发挥传统宗教在特定历史条件下的积极作用、揭露邪教的本质、反对邪教具有重要意义。但是,邪教与宗教的区别又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它涉及到经济的、文化的、政治的、法律的以及心理的和思想的等各种因素。本文就两者在思想和道德方面的区别作初步探讨。

一、 人类把握有由的四种方式与邪教

  自由与必然的关系是人类面对着的永恒课题之一,只有智慧生物才能给自己提出这样的课题。如果宇宙中还存在除人类以外的其它的智慧生物,它也会提出这样的问题。

  自由从字面上看,就是自己决定自己,自己是自身的原因。当人的主观目的无约束地得到实现时,他就是自由的。但是,“无约束”是不可能的,所以绝对的自由只是一种理想。必然性就是公种约束性。人类实现自己的主观目的和意志需要借助外部客观世界的事物、力量和关系,这些外在于主观性的东西就是一种约束,一种客观必然性。人类作为智慧生物不能没有自己的主观性,不能没有自己的主观目的、意志和愿望,这是一方面;但另一方面,它的主观性的形成和实现又不能不受客观条件的制约。所以人类永远处在两难之中,时刻面对着自由与必然的永恒课题。

  把握自由,处理自由和必然的关系有四种合理方式,它们是科学的、艺术的、宗教的和哲学的。科学的方式是深入到客观事物之中,通过观察、实验、猜测、试错等方法来认识客观必然性,并利用客观必然性来改变客观世界,使外在于人的客观关系和客观事物符合人的需要,从而使人类获相对自由。艺术的方式是通过人的想象力和知解力与客观事物的显现形式相契合,使物我进入一种和谐的、自由游戏情境,这种物我两忘的情境使人产生审美的愉快感,从而获得短暂的精神自由。宗教方式是通过信仰、崇拜神灵,把追求自由的能力和行为寄托给神灵,把自由的实现安排在来世,现世的人只保留对自由的企望,从而在精神和心灵上获得关于自由的慰藉和牵挂。这种方式不求现实矛盾的解决,只追求精神上的解脱。传统宗教常常成为社会的非主流群众和生活中碰到挫折的人们的精神家园和避难所,对缓解社会的矛盾和冲突有一定的作用。

  邪教是借宗教之名而行巫术和迷信之实的神秘思潮和社团组织。它通过精神控制和对人身自由的限制使信徒进入迷狂和极度恐惧状态。它漠视甚至根本取消传统宗教对精神自由和精神解脱的论证和说理。它把传统宗教对现实的消极态度推向极端,用自杀、他杀、淫乱等反人类的行为对抗现实。所以,邪教是用极端的有害的方式破坏人类对自由的把握,用粗俗的、贪婪的对来世或天国的物质追求取代了传统宗教的对自由和必然关系的冷静思考。

  哲学通过建立范式和理论体系方式系统揭示必然和自由的实质,批判考察必然和自由产生的根源和条件,讨论自由和必然关系问题解决的途径、方式和合理性,树立自由与必然和谐统一的理想。

  科学、艺术、宗教、哲学在社会发展中各有其作用和局限性,独立地、片面地夸大其中某种方式的作用都会对社会发展产生不良影响,从而成为邪教产生的温床。

二、 对待“终极关怀”的不同方式

  宗教产生的深刻的精神根源之一是人的理性对绝对的、无条件的统一本体的追求。理性的功能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理性不满足经验知识的零碎性、分散性、有限性而追求把无限的有限知识统一为整体。理性的这一功能可以从归纳推理得到说明。第二,理性具有无休止溯本求源的倾向。它要设想若干具有无限性的、绝对的统一本体以作为相关领域的本原。康德认为这样的本体有三个

  [Page]:关于主观心理现象统一体的“心灵”、关于自然现象或物理现象统一体的世界以及作为以上两者统一的“上帝”。康德认为理性所设想的三个本体仅仅是理性的概念,或仅仅是一种理想。不同的哲学有不同的本体概念或哲学理想,这些哲学理想就是哲学的“终极关怀”。

  追求形而上本体的倾向是理性的本性,这种本性可以导致哲学,也可以导致神学和宗教思想。可见,宗教的产生除了其社会原因、认识论原因和阶级根源外,还有其人类学方面的原因。

  当代的吝种邪教,就其主张的内容和主要观点看,并末超出人类早期迷信思想和巫术的水平。邪教没有系统的神学理论,只是抄袭传统宗教的相关理论并加以歪曲利用,拼凑起低俗、粗糙的精神快餐。它们不了解人的理性的本性和特点,不懂得上帝、自由、灵魂这些理论的形而上学性质,而把它们经验化。邪教夸张和放大理性容易产生先验幻相弱点,把传统宗教的终极本体一神、上帝这种理想低俗化为经验的、现实的教主,引导邪教信徒培植奴仆意识和盲从意识;把传统宗教的精神解脱这种理性性,低俗化为即刻经验解脱的现实性,引导信徒企盼在现实界出现更多的奇迹。邪教的上述作法在现实中产生灾难性的后果,它导致信徒极端蔑视现实生活和轻视生命,经常出现自杀和他杀的现象,且手段极其残忍。邪教的主张和作法是完全违背人的理性本性的,与哲学和传统宗教对待终极关怀的方式是格格不入的。

三、 性质迥异的道德观

  传统宗教在创立之初都面临着一个共同的问题:如何解决人类面临的各种苦难?这些苦难包括贫困问题,社会压迫和不平等问题,自然灾害问题,生老病死问题以及各种精神上的烦恼。

  传统宗教的先圣们虽然认识到了上述问题,但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却拿不出实质性的经验的解决办法。首先,当时的自然科学和工程技术不发达,人类对自然和自然灾害的认识还很肤浅,生产力不发达,没有足够的物质力量战胜各种自然灾害。其次,当时的社会科学不发达,对社会发展规律缺乏认识,找不准社会不平等和社会压迫产生的根源,更找不到社会解放和人类解放的途径。再次,哲学、人文学和精神科学不发达,找不到合适的办法对思想烦恼进行梳理,分不清哪些属于心理疾患、心理障碍,哪些属于对形而上学问题的思考,哪些属于对经验问题的思考。所以,解决的办法只能是退回精神内部,求得精神上的解脱。精神解脱的重要方面是建立一套宗教道德体系。宗教道德体系对应上述经验问题有三个主要方面:第一,崇拜万能的神灵以同自然力相抗衡;第二,提倡仁爱、行善以消除社会不平等和社会压迫;第三,进行忏悔,内省以消除精神烦恼。宗教道德对丰富特定社会的精神文明内容还是有一定的积极作用的。尽管有些宗教也有不光彩的历史,譬如发动宗教战争、争夺市俗权力、建立宗教裁判所迫害进步人士、阻碍科学发展等等,但是宗教道德中的积极因素尚能在曲折的历史发展中得以继承和保留。

  而当代的邪教大都没有系统的道德理论,更缺乏引导信众慈爱行善的思想。邪教的教主本人大都是社会正常规范的违规者,道德品质低下。邪教教主立教的宗旨多是为满足个人的私欲。因此,邪教不会把建立系统的道德理论放在重要地位。从当代的邪教的教主和信徒的实际行为来看,也多与正常社会的法律、道德、纪律格格不入.教主利用信徒的盲目崇拜,趁机敛财聚物,大捞一把,荒淫乱伦丧失节制;教主利用精神和人身控制,限制信徒自由;鼓吹世界末日论或其它恐惧理论震慑信徒.在邪教中,正常的社会道德也失去了规范作用。特别是象法轮功这样的邪教,引导信徒杀害阻止他们练功的亲友,为了自己得道圆满残杀父母和兄弟姐妹,这在传统宗教中是绝对不允许的。[Page]

  总之,宗教的产生从思想源头看有其必然性;从其主张的道德伦理思想看有其合理性。特别是传统宗教能够通过宗教改革来不同程度地靠近或跟上时代的步伐,有其同时代相容的一面,它对不同时代的政治、经济、文化都有不同程度的正面作用。而邪教产生于理性的幻想,从思想源头上看没有必然性;其教主和信众的言行与正常社会的道德规范相违背,丝毫没有合理性。特别是邪教的自杀、他杀行为,更是反社会、反人性的。

  (作者单位:山东省青岛建工学院)

分享到: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征稿要求
  • 中国反邪教协会主办 ©2016.
  • 技术支持:北京市科协信息中心  网站投稿邮箱:cnfanxiejiao@163.com
  • 京ICP备0801016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3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