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

邪教冒用宗教带来的社会危害
作者:吴诚真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15-07-21
打印

  宗教作为一种特殊的社会意识形态和文化现象,深深植根于广大民众之中,历史上曾对社会的文化、文明和社会进步做出过重大贡献;它是世界文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随着宗教文化的传播和弘扬,邪教依附于宗教呼之而出,在社会上引起反响,它们窃取正统宗教的某些成分,利用与宗教教理教义上的相似之处,迷惑欺骗了广大群众,使之在思想上,行为上形成反正统宗教,反社会倾向的一种极端主义异端教派。给人类,给社会造成极大的危害。现就邪教冒用宗教社会的危害谈谈几点认识。

一、 邪教冒用宗教“伪道德”的社会危害

  从宗教的社会文化功能看,道德的真伪便是辨别宗教真伪的一个思辨的概念体系,还在于它是一种辨别宗教真伪的另一个重大问题。因为宗教的本质特征并不在于它是否为一个思辨的概念体系,而在于它是一种生存方式或生存活动。正因为如此,世界上各种正信宗教普遍提倡“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黄金律,并常常把救赎论归结为道德论。比如:印度教的《摩诃婆罗多,阿努夏耶篇》中直接把“达摩”界定为“一个决不可对人做自己有害于己的事”。犹太教的《塔本德》则把《托拉》的全部精髓归结为“你自己所恨的东西不要施与你的同胞”。基督教不仅在《路加福音》中有耶稣的教导:“你要别人怎样对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对待他们”,而且在《马太福音》中更是明确地把“爱人如已”同“爱主”并列为基督宗教的两条“最大的诫命”,并宣布它们为“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在伊斯兰教的圣训中穆罕默德的教导:“没有人是真信徒,除非他对兄弟的要求是对自己的要求”。不仅如此它在强调“广行仁义,普及博爱”时,还特别提出了“勿受酬,勿望收,勿希赞美”的道德要求。

  同样。道教也十分珍惜生命,并把道德伦理人性,生命问题放到非常突出的地位。道教对人生观的态度更是积极的,对生命的重视在《西升经》中主张“我命在我不在天地”的观点。道教认为“仙道贵生、常欲乐生”。所谓仙道贵生,就是要重生、乐生。追求的是“千岁厌死、去而上仙”。认为无生命即无大道,因为生命是道的体现。道教历代祖师在对生命炼养方法的观点上,十分重视性与命的双修,把人与天地统一起来,认为人是小宇宙,人通过科学的养生,即“炼精化气、练气化神、练神还虚、虚无合道”,有机的把精气神练成一块,达到形神俱妙,与道合真,长生久视,得道成仙。要求人们必须珍惜好自已和他人的生命,善待生命,保养好生命,以美满人生。道教要求修练人,首先要在思想上爱国家,爱民族,爱朋友,孝父母,和兄弟,不但是对人的仁爱,讲道德,而且对天地万物,动物,植物,昆虫草木加以爱护。认为修练人得道成仙,必须立功累德,救世济人,从基础上一步一步做起,当立三千功德,八百果满,立一千二百善,才达到功德圆满。

  邪教组织利用人们盲目从善、妄求永生的心理。打着宗教的旗号,行违背人类社会公认的伦理道德之事,使用欺骗恐怖的手段,对教徒的精神生活和世俗生活进行全面控制,对他们合法权利进行强力剥夺,对他们的身心进行摧残。最引人注目的美国“大卫教”,“人民圣殿教”,端士,加拿大,法国等国的“太阳圣殿教”,日本的“奥姆真理教”,中国的“法轮功”等等,他们披着宗教的外衣,泯灭人性,践踏人的生命,造成严重的社会危害。

  “法轮功”就是典型的例证,它打着“真、善、忍”的旗号,却处处与宗教背道而驰。他们不仅对“法轮功”练习者进行种种极其严格的精神控制,而且还歪曲利用佛教的“业报说”,使许多患病的“法轮功”练习者不打针不吃药,致使他们中不少人死于非命。更有甚者,他们为了达到其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还[Page]编造了“放下生死,走向圆满”的谎言,致使许多“法轮功”练习者走向自杀的道路。据有关部门统计,“法轮功”练习者自杀死亡和因抗拒医药治疗死亡的已经达到1600人之多。这充分暴露了其反对人类,残害生命的邪教本质。“法轮功,,“真、善、忍”的实质正是“真、残、忍”。

二、 邪教冒用宗教偏毁科学文化

  宗教在其漫长发展过程中,同科学(自然科学)的产生和发展始终保持着某些内在的联系。在我国《周易》中,早就把“天文”同“人文”区别开来的做法。《周易,贵卦》讲:刚柔交错、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这就把旨在知晓四季转变规律的“天文”同旨在推行教化昌明天下的“人文”鲜明地区别开来了。

  然而,邪教组织“法轮功”以宗教为幌子,为了蛊惑人心,迎合一部分人对传统文化,传统宗教反省与回归心态大肆生吞活剥地盗用各种宗教经典的种种“术语”,特别是佛教、道教“术语”,并随意加以歪曲篡改,以“自圆”其说。比如说“法轮”,它代表佛教的特征,已经被全世界所公认,具有崇高、神圣的权威性,不容侵犯和盗用。“法轮功”剽窃盗用佛教法轮一词,并任意进行歪曲,说是可以在人体的某一部分装上“法轮”,修练达到一定程度,“法轮”就会转动。由于这种邪说的误导,以至发生有人剖腹取“法轮”的悲剧。再比如道教的“性命双修’,“玄关一窍”,“元神”、“周天”等等。为了歪曲道教术语,李洪志之流信口开河,胡说一通。如他说“法轮功”是真正的属于性命双修的功法,却无具体的性命功修练之法。而道教讲性命双修是以性谓心性品德,以命谓形身生命。修性练命并重,并是清静身贯穿始终的系统的养生修练学说。又如道教讲元神是指人之先天之神,我之本来真性。而“法转功”却把元神分成主元神,副元神宣传自己,抬高自己。

  李洪志副窃佛教、道教术语,其目的非常明白,就是要利用合法宗教之名,行其非法那教之实。裹读、歪曲佛道教千百年来的文化传承,使其鱼目混珠,以达到他神化自己,网罗信众,使一些人上当受骗的目的。

  邪教除了剿窃,盗用宗教词汇,术语外,还大谈什么人体科学。他把我们的身体看作是由他所谓的“白色物质”和“黑色物质”组合而成的。而且按照他的观点,‘德”是一种“白色物质”而“恶业”则是一种“黑色物质”。这样,如果我们“积了德”,我们就会获得“白色物质”,如果我们“做了业”,我们就会获得“黑色物质”的过程。一旦我们的身体全部变成了白色物质,我们也就可以说是修练圆满了。不难看出,此谬论是典型的“庸俗唯物论”,是无稽之谈,其用意就是混淆视听,麻痹人民。是对科学的蓄意歪曲,是一种彻头彻尾的“伪科学”。

三、 邪教胃用宗教攻击宗教收致钱财

  邪教总是利用宗教的崇高声誉发展自己的组织和信徒。但邪教是可以识别的,它打着宗教旗号的同时,总是在攻击宗教,贬低宗教。例如美国“人民圣殿教”的教主琼斯打着基督教的旗子,总是贬低上帝。他在讲演中说上帝能给我们什么东西呢?什么也不能给,而我琼斯可以给你们;并且暗示自己就是上帝,是真正的救世主,是信徒的“父”、“主”。‘粒杰尼希静修会”的教主拉杰尼希认为自己能够与耶稣,穆罕默德,佛陀自在相处,而他的宗教是唯一真理,唯一智慧,唯一正道。李洪志吹嘘自己比释迩牟尼,老子还要高超;说他的法高于佛教多少倍,有多少法身,多少人都能管,让所有的人都听他的。邪教如此攻击宗教,贬低宗教,无非就是标榜自己一一“教主”绝对至上。当他的各种欲望极度膨胀后,他就带领组织走向罪恶的深渊。

  诈骗钱财是邪教教主们的一个重要[Page].目的,几乎所有的邪教组织都要求成员捐献财产给组织,加入组织后无偿工作,乌干达邪教“恢复上帝十戒”6名头目在害死千人后携带巨额财产外逃。日本的“奥姆真理教”从创立到取缔的6年间,资产扩大了250倍,共聚敛财资约11.5亿美元,日本的“法之华”牙卜教组织共骗取治疗者钱财高达54亿日元,“法轮功”从几百万练习者身上非法获得超过亿元的暴利,仅武汉琢探集团公司非法出版“法轮功”书籍和音像资料就获得9000余万元,除支付李洪志稿费,校对费外,还要将定价的8/100交给他个人。而李洪志将这些聚敛的钱财供自己挥霍。

  从邪教这些特征来看,牙卜教冒用宗教的一些相似之处,对千百年来宗教道德文化的裹读,歪曲以致利用的危害性是相当大的。它不仅直接或间接地对社会生活产生了危害,而且对宗教自身的发展也构成了威胁。因此,我们只有认清邪教的本质,才能更好地引导宗教向人类社会文明迈步。

  (作者单位:湖北省道教协会)

分享到: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征稿要求
  • 中国反邪教协会主办 ©2016.
  • 技术支持:北京市科协信息中心  网站投稿邮箱:cnfanxiejiao@163.com
  • 京ICP备0801016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3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