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疏导

用“系统脱敏法”解除邪教成员的恐惧心理
作者:王瑞敏   来源:凯风网   日期:2015-07-23
打印

  邪教教主为了对信徒加以精神控制,首先神化自己,吹嘘本人是无所不能的神、佛,有巨大的神通功能,可以使练习者得到常人得不到的好处。当练功者信其谎言投靠门下,教主又担心谎言被揭穿信徒弃他而去,又加以危言耸听的手段用“神通”、“功能”监视练习者的一念一行一举一动,使练功者“上船容易下船难”。法轮功李洪志对信徒施与控制的手段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从而使习练者不敢对“大法”有任何怀疑对“师父”有丝毫不敬。

  当你由一个旁观者被法轮功的祛病健身、做好人、修炼等招牌诱惑,逐步接受了“修心论”、“消业论”、“唯一正法论”等邪说后也就扒上了李洪志赐予的“上天之梯”,随之练习者的命运也就落在了“李大师”股掌控制之中:

  “法轮”控制。“我们这套功法是在小腹部位修炼一个法轮,在学习班上我亲自给学员下上。我在讲法轮大法的时候,我们要陆陆续续给大家下法轮的。”

  “气机”控制。“当然还不只是法轮,我们要给你身体下上许许多多的机能、机制,都连带着法轮是自动运转、自动演化的。”

  “法身”控制。“每个学员身后都有四、五个法身跟着……”

  李洪志不仅在所谓的天书《转法轮》中给练习者种下无形“神的符咒”,还在各地讲法中对追随者进行全方位的严格约束加以恐吓:

  言语控制。李洪志在《转法轮》卷二中《人类的堕落与觉者的出现》讲:“人叫他(佛)的名字都是骂他,就象大便里发出的声音叫你的名字一样。”他又在《2003年元宵节讲法》中再次强调“如果你们要是对师父不尊敬的话,按照宇宙的理讲那是错的,那么旧势力就会因此而钻空子毁掉你们”,“你对我好与坏,我根本就不会在意,可是呢,旧势力它们会在这一难中毁掉你们哪”。

  思维控制。“现在在正法中,一切生命都在按着其生命对正法的态度决定着生命的留下与清除”,如果“那个生命的头脑中要是装了对大法不好的思想”,那么“法正人间一开始时就要被淘汰”。李洪志在《北美巡回讲法》中威胁学员的讲话。

  观念控制。李洪志明白要想让练习者言听计从,还必须扭转他们的观念。“人的任何观念都是障碍”,“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警言》)他并在《严肃的教诲》中再次指出“他们对大法的一念,就决定了他们的存与灭。”

  俗话说“三尺头上有神灵”,可是李洪志那“无处不在的法身”和练习者可没有三尺的距离,简直就是阴魂不散的时刻缠绕在习练者身上、细胞里,既然接受了法轮功,追随者就没有一分一秒不在“李大师”的掌控中:“你子时没炼功,功炼你了;你辰时没炼功,功也在炼你;你睡觉了,功也在炼你;你走路,功也在炼你;你上班,功还在炼你。”这“神功”不管你想要还是不想要,反正时时刻刻的伴随你。练习者不要说话语中不能对“大法”有所怀疑,就是思想中闪过不好的一念都要遭到生与死的惩罚。有哪个练功者敢把自己的生命当儿戏呢?法轮功追随者在反复的看录像、读书、听录音的学法过程中李洪志的魔咒像紧箍咒一样被牢牢根植在头脑,靠练功者个人的力量几乎无法摆脱邪教控制。要想使法轮功痴迷者恢复正常思维、恢复正常判断是非的头脑与观念,首先要去除他们对李洪志的恐惧心理。

  法轮功练习者李某,女,42岁,教师,北京师范大学毕业,她因为从小体弱多病,喜欢看宗教故事,又有迷信鬼神思想,在1997年3月练上法轮功。练功后感觉“抱轮”时有“法轮旋转”,坚信李洪志是“下来度人的”。法轮功被取缔后,她爱人和其所在学校负责人成立帮教小组,利用亲情感化、和风细雨的方式断断续续对她进行六年的说教,不但没有效果倒使她觉得过了一关又一关,反而更坚定李洪志的“法身”在随时护佑她。

  当我见到她时,她不允许别人提法轮功三个字,不允许叫李洪志的名字,张嘴闭嘴“我师父”。别人如果偶尔不按照她所说的去做,她的脸色骤变,吓得铁青并愤怒制止:“你们不要这样,会遭报的”。仿佛破了戒马上会“形神俱灭”。[Page]

  “系统脱敏法”是由交互抑制发展起来的一种心理治疗法。当患者面前出现焦虑和恐惧刺激的同时,施加与焦虑和恐惧相对立的刺激,从而使患者逐渐消除焦虑与恐惧,不再对有害的刺激发生敏感而产生病理性反应。说到实质上,“系统脱敏法”就是通过一系列步骤,按照刺激强度由弱到强,由小到大逐渐训练心理的承受力、忍耐力,增强适应力,从而达到最后对真实体验不产生“过敏”反应,保持身心的正常或接近正常状态。

  情绪消退法。适应需要一定的过程,为了使李某能够适应听到李洪志的名字,在谈话的过程中我有意无意的提到李洪志的名字,李某开始反应激烈,纠正我、告诫我:“我‘师父’是宇宙主佛,你叫他名字就是在骂他,会遭报的。”我反问她:“他是你‘师父’又不是我‘师父’,你说我该怎么称呼他?”“那你就说你‘师父’。”她回答。“好,你‘师父’。”我礼貌的答应她但说话间还是不小心一样叫出李洪志的名字,时间长说多了她也慢慢适应了不再纠正。

  直观脱敏法。让李某看一些揭发法轮功李洪志的文章,李某把脸扭一边不看,颤抖的声音中带着乞求:“你们不要这样,对大家都不好。”当别人念完文章也没有什么异样时,告诉她:“李洪志就是个人,人就有做错事的时候,他谁也惩罚不了。”接着给她看李洪志的早期弟子揭露他内幕的录像,她把头转向一边用手堵住耳朵,不看不听,其他人还是边看边议论,放松她的紧张情绪,并给予她适当关心,使她感觉到团体的温暖。

  接触脱敏法。继续戳破李洪志:“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的谎言。我找来一张李洪志的照片,指点着照片告诉李某:“李洪志就是个普通人,他根本没有任何神通,他如果真有法身早该把你从学习班救出去了。”李某抢过照片,眼含热泪虔诚地看着照片,乞求着什么。

  快速脱敏法。为了进一步消除李某的恐惧心理,我先在一张纸上写出李洪志的名字,让她效仿她不敢,一次次以去卫生间为借口逃避。为了给她勇气我握着她的手在照片上写出李洪志的名字,告诉她:“这不是你自愿的,有报应我替你承担。写出来没事证明李洪志没什么可怕的。”几次下来,李某哆嗦的手渐渐不发颤了,焦虑恐惧的情绪也趋于平静,在循序渐进的脱敏过程中解除了对李洪志的惧怕,紧张的面色放松下来,写出与法轮功李洪志的决裂书。

  当李某的精神彻底从邪教的桎梏中摆脱出来后,在她的心得中写道:“我一次又一次发着‘正念’,求‘师父’把我从心理矫正班加持出去,让志愿者闭住她被魔利用的嘴,叫写字的笔不出水赶紧坏掉……可是我的愿望一次次落空,别人还是想干什么干什么,在一次次失败中我才开始敢怀疑李洪志到底有没有‘法身’,他所说的功能、神通到底有没有……可悲呀,李洪志的画皮一经剥下,恐怖的面孔令人恶心。”

  类似系统脱敏法的心理治疗方法在中国古代的就有运用。据《儒门事亲》记载:卫德新的妻子旅途中,在旅舍的楼上住宿,夜逢盗贼烧房子,因受惊而堕下床来。自此以后,每听到声响,便会受惊昏倒不省人事。家人也只得蹑足而行,不敢贸然弄出声响,逾年不愈。医师张从正(号戴人)诊断后既让二侍女执其两手,按于高椅之上,在面前放一张小桌几。张从正说:“娘子,请看这木头!”便猛击桌,其妇大惊。张从正说:“我用木头击桌,有何可惊呢?”妇人吓后稍显安定,张从正又击桌,惊已显然减缓。又过一会儿,连击三五次,又用木杖击门,又暗中令人击背后的窗子。妇人慢慢从惊恐中平定下来。晚上又叫击其卧房的门窗,接连数日,从天黑直到天亮,一、二月后,虽听雷鸣也不惊恐了。

分享到: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征稿要求
  • 中国反邪教协会主办 ©2016.
  • 技术支持:北京市科协信息中心  网站投稿邮箱:cnfanxiejiao@163.com
  • 京ICP备0801016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3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