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疏导

浅析法轮功习练者的自我效能膨胀心理
作者:谢 腾 黄炜炜    来源:凯风网    日期:2015-07-23
打印

  自我效能感(self·efficacy)是美国心理学家班杜拉(A·BaJldura.1977)提出的概念,指一个人对自己在某一活动领域中的操作能力的主观判断或评价。自我效能感影响或决定人们对行为的选择,以及对该行为的坚持性和努力程度;影响人们的思维模式和情感反应模式,进而影响新行为的习得和习得行为的表现。

  我们都知道,大多数法轮功习练者之所以热衷于练功习法活动,甚至视之为人生的神圣使命,是因为他们期待通过长时期的坚持,能够达到“飞升圆满”的结局。那么又是什么因素导致他们在这条连“师父”都谓之“艰难险阻”的路上不退反进,“勇往直前”呢?其中重要的一点便是自我效能膨胀。这种感觉的始作俑者李洪志,正是摸清了习练者们的心思,精心设计了一环又一环的骗局,逐步“提高”习练者们的自我效能感,诱导习练者们对练功效果充满信心,对练功结局产生期待,进而一日不间断地持续练功习法行为,直至穷途仍执迷不悟。

一、 法轮功习练者自我效能膨胀的原因

  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对自己感觉良好,同样的,法轮功习练者之所以愿意并坚持练功,在练功中能获得成就感体验,其中必定有某些原因在左右他们的选择。

  (1)习练者自身的成败经验。成绩经验尤其是明显的成功或者失败,是最强大的自我效能感信息来源。成功经验可以提高个体自我效能感,失败经验会降低个体自我效能感,但是一旦强大的自我效能感形成,失败就不可能有更大的影响。例如,试图一整天不吸烟而失败的人们很可能怀疑自己未来一整天不吸烟的能力,而能够一整天不吸烟的人可能对另一天不吸烟有强烈的自我效能感。

  同样的道理,法轮功习练者的沉迷过程也体现出不断被所谓的“练功效果”激励、“勇于再创新高”的特点。试想,如果这一过程困难重重、千辛万苦,又得不偿失的话,还有多少人能够坚持下去呢?所以,为了让“大法弟子”们能够心无旁骛、一心一意地投入到练功习法当中,李洪志更是不遗余力地大力鼓吹“法轮大法”的神奇效果,如练功不仅能祛病健身,还能教人“做好人”、“上层次”,得“圆满”等。对此,许多习练者信以为真,把正常的身体恢复现象也认定为自己刻苦练功的绝妙效果,从此志得意满,自我效能感大大提升。于是,尝到了甜头的他们对李洪志加倍信任,也更加无怨无悔地投身到如火朝天的练功热潮中。

  (2)其他习练者的替代性经验。人们通过观察他人的行为而获得的间接经验会对自我效能感产生重要影响。当人们观察他人的行为时,替代经验(观察学习、示范、模仿)影响自我效能感。当看见一个与自己类似的人在一项任务上成功或失败,自我效能感也能够随之提高或降低。观察到那些与自己的能力相似的人的成功操作能够提高观察者的自我效能感;而看到与自己能力相似的示范者的失败会降低观察者的自我效能感。

  我们发现,每个习练者的练功过程中,或多或少都会遇到几个“贵人”的指点,他们或许是法轮功组织中的头目,或许是练功点的辅导员,或许是身边同样练功的,但“层次”较高的人。这些“贵人”拥有同一个特点:对法轮功的效果深信不疑,并且感同身受,积极以自身或者他人“惊为天人”的练功成果感染周遭的练功者。“贵人”们的传奇经历使习练者们大开眼界,他们眼前立马出现了一条由“法轮大法”铺设的通往完美世界的康庄大道。于是,在他们看来,法轮功成了能解救世人脱离水深火热的“神法”,练法轮功的人最终都成了超脱于世、睥睨天下的“神人”。这些“活生生”的例子成了其他法轮功习练者积极练功的动力,在“既然他们能做到,那我肯定也能”想法的作用下,他们对于达成“强身健体”、“飞升圆满”等目标的自我效能感得到了大幅的提升,并因此而深深坠入“法轮”深渊,无法自拔。

  (3)同修们的言语劝说。言语劝说的价值取决于它是否切合实际。在直接经验或替代性经验基础上进行劝说的效果会更好。口头说服作为自我效能感的一个来源,它的力量受一些因素的影响,如说服者的技能、可信度和吸引力。学生常常从教师和父母那里接受言语劝说,如“你能做”,从而获得积极的反馈,并提高自我效能感。[Page]

  从以往的案例来看,不少法轮功习练者对法轮功的主张、李洪志的言论是深信不疑的。究其原因,一方面,李洪志精心经营教主形象,宣称自己有异能,说话做事俨然一副救世主的派头。他通过宣扬“末世论”等异端学说,凸显自身及法轮大法的重要性,并在多次“讲话”中表达对教徒们的“殷切期望”,极力劝说教徒们练功习法。另一方面,李洪志培植了一批为其所用的“喉舌”——功法辅导员,在练功过程中给予其他习练者“提供帮助”,对一些练功过程中出现各种困惑与不解的习练者进行“正确的引导”,从而牢牢控制了习练者们的思维。

  (4)法轮功组织的情境条件。不同的环境提供给人们的信息是大不一样的。某些情境比其他情境更易于适应和控制。当一个人进入熟悉而又充满鼓动性的情境中时,其自我效能感水平与强度就会大幅升高。

  法轮功组织中存在许多练功的小团体,在这些团体中,习练者们不仅可以彼此之间交流练功习法的心得,而且还互相竞争,形成赶超比拼的习练氛围。在这种刻意营造的氛围中,大多数习练者都体会到了一种练功的迫切感与成就感,有的习练者甚至觉得只有在团体中自己才是有价值的,既然同修能做到,我也一样能做到,从而信心大增,埋头苦练,不顾一切。正如一位法轮功练习者在转化后反思说:“看到组里的老弟子对法轮功虔诚的心态,我总觉得自愧不如,所以心中有疑问时就认为是自己心不够诚,心性不够高,没有‘悟’到一定层次所致,是思想‘业力’在作怪,对‘师父’讲的话不再有半点怀疑。”

二、 自我效能感膨胀的后果

  自我效能感影响人们的努力程度、坚持性、归因方式等,从而影响任务的完成。举个例子,与怀疑自己学习能力的学生相比,对完成一项任务有高自我效能感的那些学生更愿意参与学习,更努力,遇到困难时坚持更久。那么,法轮功群体是否也有同样的表现呢?让我们一起来看一个案例:

  家住在北京德胜地区裕中西里小区的一名原法轮功习练者徐丽珍,虽因不幸得了出血性心脑血管疾病,但在全家人的支持和帮助下病情得到较好的控制。后来从一位朋友的口中听说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熬不过内心的好奇心,同时也想着病情能够早日痊愈,参与了法轮功的修炼。刚开始时徐丽珍也不是那么“努力”,但随着一位练功点的“同修”的经常上门“交流切磋”,不断灌输法轮功的理论,逐渐开始“用心”了。每天花费大量的时间在练功“学法”上,对家庭的事情变得不管不问,甚至连吃饭时间都只是随便吃几口,就迫不及待的回到自己屋里看书练功去了。久而久之,在周围功友的“劝说”下,徐丽珍连控制病情的药物也不再服用了,因为自己是“修炼人”,怎么还能像常人一样去吃药看病呢?由于拒医拒药,再加上长时间无规律的练功,徐丽珍的身体状况急剧恶化,经常出现腰疼、颈肩酸痛,浑身无力、脱发、短时间站立或行走则体力透支、腿脚疼痛,胸闷、失眠多梦等症状,女儿苦口婆心地劝说,但徐丽珍却咬着牙说这是“师父”对她的考验,是因为自己练功、“学法”还不够努力的缘故,继续咬牙坚持着,终因病发变成了植物人,留下了无尽的痛苦和悔恨。

  从以上的案例中,我们可以发现自我效能感膨胀在众多习练者身上的典型表现:

  (1)坚持习练,孜孜不倦

  自我效能感强的个体,会在任务完成中更加投入,花费更多的时间,付出更大的努力,而且面对挑战与挫折,具有坚强的意志力,坚持不懈。从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出,在那位经常上门切磋的“贵人”的“指点”下,徐丽珍由开始时的“不那么努力”转变为“勤学苦练”,愿意花费大把的时间在练功“学法”上,为此对家庭的事情变得不管不问,甚至连自己的吃饭都是敷衍了事。这种变化让人咂舌,也让人难以置信。

  (2)迎难而上,充满激情

  自我效能感强的人,在任务完成中,精力充沛、思维活跃,面对困难往往激流勇进,很少受紧张、焦虑等消极情绪的困扰。面对身体出现各种疼痛,徐丽珍不仅没有感到失望与沮丧,反而加倍努力地将时间和精力投注在练功上,认为这是“师父”对她的考验,只要熬过去了,就可以“圆满”了。这种想法在常人看来简直荒谬至极,但这却是众多习练者脑海中唯一的信念。[Page]

  (3)自我归因,关注成功

  自我效能感也影响人们的归因方式。自我效能感强的个体,倾向于将行为的失败归因于努力不够。将失败归因于个人努力的程度会使人们在以后加倍地付出,期待更好的结果。徐丽珍显然听信的“师父”李洪志的谎言,以为练功没效果是自己不够刻苦的原因,不然为什么那么多人都成功了,自己却失败了呢?所以,为了像其他人那样功到病除,自己只有花费更大的气力练功,才能达到目的。但显然这种不科学的做法最终没能让她顺利痊愈,却使其落得个植物人的下场。

三、 小结

  总之,自我效能感会以不同的方式影响个体的动机与行为,支配个体对行为的控制与调节。在日常生活中,强的自我效能感有助于帮助人们提高行为任务的完成与工作质量。但是,必须警惕的是,这种效果也容易被一些诸如李洪志之流利用,成为他们控制、教唆其信徒从事违法行为的工具。面对这些打着“真善忍”旗号的伪教主、真小人,我们务必提高思想警觉,在客观、全面认识自我的基础上,自觉摒除邪教的蛊惑,防止受骗。

 

分享到: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征稿要求
  • 中国反邪教协会主办 ©2016.
  • 技术支持:北京市科协信息中心  网站投稿邮箱:cnfanxiejiao@163.com
  • 京ICP备0801016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3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