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疏导

法轮功人员修炼动机及心理成因分析
作者:陈彦燕    来源:凯风网    日期:2015-07-23
打印

  每一名习练者在投入法轮功的怀抱时,都有其不同的社会经历和个性特点,这些社会经历和性格特点是极其复杂多样的,在痴迷法轮功的过程中表现出了不同的心理及行为特征:如有愚昧迷信心理、仇恨社会心理,贪婪自私心理,逃避现实心理,“成佛成仙”心理,自以为是心理等等,不同的心理特征造成了不同的行为表现,如对抗报复行为、封闭隔离行为、自杀自残行为、绝情冷漠行为、固执己见行为等等。但是,在认真分析了法轮功邪教组织宣扬的一系列歪理邪说,以及拉人入教的卑劣手段后,就不难看出具有不同社会经历和个性特征的法轮功修炼者们,最终选择投入邪教怀抱的背后,具有深层次的共同动机和心理特征:

一、 群体归宿感是法轮功人员痴迷的起始动机,而从众心理则是法轮功群体的基础心理特征

  (一)特殊的社会历史背景。改革开放势必会引起思想意识形态领域的巨大动荡。顺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思想意识形态的进一步开放,面对复杂多变的社会局势,面对世界物质文明带来的意识形态的改变,人们没有充足的心理准备,精神世界经历了一次大“洗涤”,原来的信仰轰然倒塌,人们的思想变得迷茫、困惑,更多的是随大流。看形势,在80年代初风靡流行的气功热就充分说明这一问题。

  (二)从众心理本来就是人的社会属性之一,而法轮功组织满足了人们的这部分心理。人是社会群居动物,需要得到身边社会或团体的认同,也需要在一定的团体生活中体现出自身的价值感和存在感。法轮功人员之间由于没有现实的利益冲突,不同社会地位、不同职业、不同文化程度的人可以平等交流、相互关怀,大大的增强了练功者的群体归属感。

  (三)法轮功邪教组织的特殊转播方式。法轮功邪教组织利用人们对气功知识、宗教知识的缺乏,借用中国科学气功研究会这块金字招牌,在传播方式上动辄举行上千人的报告会、讲法会,并采取集体练功、集体“学法”、集体讨论的方式,经常组织修炼者会功、“护法”、切磋交流。这种虚张声势的群体氛围促使那些怀疑者、观望者改变态度,又强化了已学者的集体归属感、安全感。

二、 信仰缺失感是法轮功人员痴迷的重要动机,而愚迷心理则是法轮功群体的主要心理特征

  一是信仰的丧失。改革开放让中国社会的价值观念、生活方式、利益分配发生了剧烈的改变,经济的高速增长与精神文明发展的相对滞后,带来了大量新的社会矛盾。社会的剧烈变化都会使一部分人心理不平衡,产生强烈的失落感。转型时期,传统价值观的扬弃和更新,也会使人产生信仰危机。一部分人,尤其是社会中的弱势群体较难适应社会的变化,社会主流的信仰和追求,对他们来讲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而前苏联东欧共产主义国家解体的复杂国际局势,更使得一部分群众动摇了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信仰,对当代政府和执政党的信任。

  二是封建残余思想的渗透。我国曾是一个有上千年封建统治历史的国家,历史既留下了灿烂的文化,也留下了封建糟粕。自80年代开始,形形色色的巫术迷信活动和邪教活动就在我国沉渣泛起、发展迅速,其中既有国内的也有国外的。如:日本人五岛勉所著的《若查-丹玛斯大预言》一书在1993年到1998年发行了500多万册,在我国的广大范围也曾一度脱销。而国内的耳朵识字、隔空透视、心灵感应、思维传感、外气发功等所谓的特异功能现象也甚嚣尘上。于是,在科学知识和科学精神普及不力的情况下,伪科学登上了大雅之堂。它将自然科学现象与社会问题相联系,借助巫术、迷信、占卦等手段,倡导特异功能和超常心理体验,给科学披上了一层神秘的外衣。从而吸引了一部分对事物缺乏判断能力,并对所谓神秘现象好奇无知的人,特别在经历了神秘体验后一头扎进伪科学中而无法自拔。

三、 道德危机感是法轮功人员痴迷的综合动机,而感性心理则是法轮功群体的重要心理特征

  在改革开放的巨潮中难免会泛起沉渣浊浪,出现了新的社会问题:如腐败现象、贫富不均、犯罪问题、战争问题、道德水准下滑问题等,在一个时期内显得较为突出。而法轮功邪教组织大肆宣传末世论、人类道德下滑论,政府无用论等正好符合了一部分人对社会问题既痛恨又无能为力的苦涩心理,与此同时法轮功打着“真善忍,做好人”的旗号,让练功者轻易就找到了心理上的道德优势,自信心增强,他们不再相信和接受传统的思想政治教育,而选择躲在法轮功组织中“做好人”,在扭曲的道路上追寻“高尚的道德感”,甚至幼稚的认为法轮功可以解决所有的社会问题。从而陷入一种绝对的理想幻境中。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非理性的社会认知和心理特征正是法轮功群体重要的心理特征。[Page]

四、 死亡恐惧感是法轮功人员痴迷的终极动机,而功利心理则是法轮功群体的本质心理特征

  哲学家曾说过“世界上若没有死亡的存在,就不会有宗教。”我国作为一个无神论为主要指导思想的国家,对人的生、老、病、死做出了唯物主义观的解释,这个解释从某种程度上讲是残忍的。反而宗教对死亡的解释相对更容易使人接受。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地区,不同的种族,都通过让人信仰某个宗教来克服对死亡的恐惧和超越死亡的愿望。如在中国,一直就有人死后去阴间投胎转世的说法,意味着灵魂不灭,可以超越生死;基督教的信仰者认为死后存在一个脱胎灵魂的天堂;伊斯兰教也信奉有永恒的乐园可居住;在印度教有死亡使人脱去人间的俗衣,换上永生的华服。善良正直的人将获得永生的说法。

  在法轮功修炼群体中大部分都是老年人,他们每天比其他人更频繁的接触死亡。当一个人面对与自己共同生活的亲人、朋友离去的时候,他们无法理解人为什么会在突然之间肉体活动和思维活动同时停止,也意识到终有一天自己也同样面对死亡。因而产生了对死亡的恐惧和想超越死亡的心理。而法轮功邪教组织充分利用了这一心理,对修炼者进行了利诱、威逼、和恐吓。李洪志在“经文”中说“人,面临着形神全灭,彻底的形神全灭,非常可怕。”而同时它又说:“法轮功是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修成即是佛、道、神。”并引诱说:“常人社会追求的,我们修炼人不稀罕,但我们修炼人所得到的那是常人想要也要不了的。”在它描述的法轮世界中,房子是金的,树是金的,路也是金的,想什么来什么,要什么有什么,伸手即来等等。既然无法避免死亡的来临,那“形毁神在”就成了人们精神的唯一寄托,而今世所有的不幸、所得不到的都可以在来世中重新获得弥补的美丽谎言就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了。于是,在前有佛、道、神的利诱后有“形神全灭”的威逼下,法轮功修炼者最终成为了邪教的牺牲品。

分享到: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征稿要求
  • 中国反邪教协会主办 ©2016.
  • 技术支持:北京市科协信息中心  网站投稿邮箱:cnfanxiejiao@163.com
  • 京ICP备0801016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3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