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曝光

噩梦醒来——一位“全能神”骨干的心路历程
作者:老谈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日期:2017-03-03
打印

  我叫刘柱,湖南湘阴县人,1986年出生,现住长沙市望城区高塘岭街道西塘街社区。我2012年下半年加入“全能神”,多次参与传播发送传单、光碟等邪教活动,并多次到外地传教,曾一度成为当地的“全能神”骨干。2014年,在政府和亲人的帮助下,我彻底认清了“全能神”的邪教本质,回归正常生活,目前我安心在家做馄饨皮、饺子皮等食品加工。

  提起在加入“全能神”的这段经历,就像做了个恶梦一样。我原在望城高塘岭城北市场做衣服生意,后来又开货车搞运输。在我的爷爷刘尚林(刘尚林,83岁,原来也是信奉全能神的人员,现不再信奉)的拉拢之下,2012年下半年开始加入全能神组织,并到处传教。我的父母非常着急,多次报案,找相关部门要求帮助。在相关部门的帮助下,最终返回家。在家呆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心烦意乱,认为父母不理解我的“信仰”。于是在2013年下半年又再次外出传教,父母又报案。相关部门于2014年找到我,并给我详细介绍“全能神”的邪恶本质,最终我迷途知返,开始醒悟。

  在2012年的时候,我的不顺心的事情比较多,工作也不顺利,又生了病,父母也对我很不关心,我自己也存在着一种无所谓的态度。这时候,一个叫虢建国)的全能神到这里来讲道,还给了我一些零花钱,加之在爷爷的鼓动下,便加入了全能神。当时,我毕业不久,我爷爷拿出一些书来给我看,说比读大学的书还好些,在这种情况下,为了自己有个精神依托,便加入了全能神。刚入教那会,自己很投入,到了比较痴迷的程度,且得到了重视。现在想起来,刚开始的时候全能神重视我,完全是在利用我,因为我年纪轻,做事也勤快,替他们跑腿,做事也做得多,还奉献了一些钱。

  2012年我跑出去的时候,开始是流落在网吧,以打游戏混日子。刚加入全能神时,还靠教会的一些兄弟姊妹给点零花钱度日,加之自己年纪轻,帮教会撒传单,做事情,得到了组织的肯定,有时候跟着组织到其他地方去传道,参加过一些又哭又叫的活动。后来,教会里的人要奉献,因为没钱交奉献,所以慢慢地被他们看不起了,很多活动也不让他参加,甚至一些教里的书籍也没有给他看,有一种被冷落和边缘化的感觉。其实上面的人就是将我们这些人当棋子,当炮灰,只是为他们跑腿,得不到任何尊重。

  最开始时,教会里的人说,1999年世界末日来了,只有加入教会才能消灾免祸,说既可以躲避世界末日,又可以拯救他人;1999年没有来,又说是2000年;2000年没来,又说是2012年12月20日,说天会黑,地球会爆炸。我们都坐着等,但世界末日并没有来,这时又有人说推迟到了2014年,2014年也没有看到世界末日;一直就是这么推,我就开始不相信了。我们开始信教时,基督是男的,后来全能神将神改了,又变成了女的了,这时候,心里就开始怀疑,怎么这个基督时男时女呢。

  而且这些教徒口里讲爱心,其实根本没有爱心。我那时候病了,是肾结石,他们要我祷告,还说祷告死人都可以复活,其实祷告又不能治病,没办法,只好到医院去,他们没有一点爱心,也不给我一点爱心。有一个教会里的,他的老倌背了痧(中暑)了,像死了,老婆是搞全能神的,跑回来祷告了几个钟头,没有祷告过来,后来邻居强烈要求将病人送到医院,医院多方救治,但因为错过了抢救的最好的时机,还是没有抢救过来,如果不祷告,这个人还是可以救过来的。”谈起全能神的欺骗,刘柱介绍:“全能神将人骗进去之后,要我们发毒誓,故意自己诅咒自己,说如果脱离了组织的话,会遇车祸,不得好死等,有时候还会让人致残;工作也不准出去找,又没有钱,钱也不去赚,还要奉献。搞这些传教活动时,也都是鬼头鬼脑,到一个地方去要将你带来带去,绕来绕去,根本不信任任何人。我认为,信教信神应该是一件正当的事情,为什么要搞得偷偷摸摸?大组有10多人,小组只有5人一下,偷偷摸摸地信,其实是怕引起关注。上面的人还骗我们说,神是隐蔽作功,到后来政府取缔全能神,还说基督开始也被政府所不容,讲起来也好像还有点道理。

  我加入全能神有几个原因,一是我刚刚走入社会时性格比较倔强,和父母的关系没有处理好,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压力;二是我由于无所事事,没有钱花,全能神用一些小恩小惠拉拢了我;三是我爷爷当时也信这个全能神,而且还极力拉拢我,便加入了。现在看起来,全能神太假了,太骗人了,太没有爱心了,我当时真的是很糊涂,很愚昧,也让父母受了很多急。感谢政府和社区工作人员关心我,及时将我挽救过来。我从全能神组织里退出来了,感到很自由,很放松。现在购回了机械设备,做馄饨和饺子皮,生活也比较充实了。以后,赚点钱,成个家,把家庭搞好,过正常人的生活。

编辑:Jackingsou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