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曝光

低调欺骗与高调蛊惑的变奏
作者:修成文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日期:2015-07-23
打印

  李洪志这位邪教主是靠发“经文”或者什么“讲法”不断编造新的歪理邪说来欺骗法轮功信徒,以满足信徒们异想天开的精神需求的。李洪志2013年的“讲法”和“经文”是最少的一年,只有两次“讲法”,分别是5月19日《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和10月19日《二零一三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2013年李洪志怎样利用这种手段来欺骗法轮功信徒的呢?我们不妨剖析一下两次“讲法”便知其真实面目。

一、 《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的动机何在

  李洪志2013年5月19日在美国纽约地区的“讲法”可谓洋洋万言,其内容无非是老调重弹,漏空百出,邪说新生,谎言难圆。其内容也只能是如下几点:

  一是运用旧势力掩盖不能让弟子“圆满”。

  众所周知,自2002年3月《北美巡回讲法》以来,李洪志这位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大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总会推出一个“旧势力”来掩饰自己的无神与无能。那么,李洪志所说的“旧势力”又是什么呢?关于这个问题李洪志从没有明确地说明白过,每次都是故弄玄虚地说得“旧势力”是比李洪志这位“大神”低的“神”,但“旧势力”却要远远高于世上各种“神”,这种“神”的能力只低于李洪志,所以每次“旧势力”出来捣乱就显得问题严重,李洪志对其也无可奈何。

  第一,李洪志将自己给弟子们带来的危害说成是“旧势力在高层控制干的”。他说:“大家知道,基督教虽然被迫害了三百年,佛教也遇到了五次劫难,当初释迦牟尼佛的时候和原始的婆罗门教也发生过冲突”,这些问题都是同你们今天受到的打击是一样的必经过程,这是旧势力在高层控制干的”。李洪志把自己蛊惑信徒违法乱纪,给社会造成危害,给家庭和个人带来痛苦与灾难,说成是“旧势力”干的,将罪责推给了“旧势力”,将灾难与痛苦推给了信徒。

  第二,将不能圆满说成是“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考验来进一步迷惑信徒。李洪志将自己不能让信徒们圆满说成是“这就促成了修炼人在修炼过程中能够完善自己,这就是世间给修炼者提供的一个重要的提高生命的环境与条件”。并且欺骗弟子们“这是当初开创人类社会的时候就定下来的,要修炼就必须这么做”。李洪志告诉弟子们:“旧势力利用世间的这种特点,把其绝对化了。”将自己不能改变“旧势力安排”的无能与无为,巧妙地转化成了弟子们对“旧势力”的怨恨,李洪志骗人的能力可见一斑。

  第三,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将“旧势力”当成了自己的同盟军。李洪志每次抛出“旧势力”时,都是让其充当捣乱破坏的角色,而唯本次“讲法”将“旧势力”当成自己的同盟军,以掩饰自己不仅无法让弟子圆满,而且他无法阻止“旧势力”的破坏。李洪志为了标榜自己的功能高深,他牛气冲天地说:“师父以前经常给你们讲,我说我不同意、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这套东西,我有我救度众生的方法,我也是带着我要做的东西来了,但是旧势力在背后搞了一套它的东西。”那么,李洪志所说的“旧势力在背后里”搞的一套什么东西呢?李洪志说:“旧势力就是利用了这一点搞出了这场所谓考验大法弟子的大迫害,用它们的话讲也是为了圆满能圆满的大法弟子。”这样一来,原来一直与李洪志及其弟子们搞捣乱破坏的“旧势力”一下子就成为了李洪志“圆满能圆满的大法弟子”的同盟军,将李洪志不能让弟子圆满的现实予以解脱。

  二是重提“业力说”让信徒们回到原始状态,以便实施新的欺骗。

  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是以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为前提起家的,无论怎样变化都不会改变其邪教特性。李洪志在本次“讲法”中仍是故伎重演。

  第一,李洪志以“业力说”说事,从反人类入手,欺骗信徒修炼。他说:“这个宇宙都不好了,众生都有了极大的业力。”先说人人都坏,再说为什么造成了“业力”。并且说:“人说不定哪一世当了兵,杀过人,或者当过屠夫,或者是生活中欺负过谁,或者是曾经做了很不好的事情。”这一反人类的邪术却为要去“业力”就得修炼法轮功埋下伏笔。他进一步说:“其实人人都已经变成那样了,业力满身,这个社会基本都是这样了。”人人都有业力怎么办,按李洪志的话说:“在漫长的岁月中,生命不符合标准了,败坏了,这一切都不行了。”“那想要就再造”。怎么“再造”,就只有修炼李洪志的法轮功了。

  第二,要解决修炼没有效果,见不到成效的问题,就得回到原始状态。李洪志心里很清楚,他本人自1992年开始传法以来,已多次许诺要信徒们圆满的问题,第一次说十年圆满,应是在2002年让弟子们圆满时白日飞升。当不能实现时,他于2002年3月来了个《北美巡回讲法》,说再来个十年。可是2013年又一个十年过去,他的弟子们不但没有一个圆满成神,而且不断因有病不吃药、不住院造成不计其数地死亡。李洪志为圆其谎就只能重提纯净或去怀疑的杂念,他强词夺理地说:“有人说我觉得自己很纯净,其实不是,带着很多杂念,带着很多后天养成的动西。”因为修炼者有杂念,不纯净,那只能按李洪志的引诱重修才能去杂念。所以,“修炼人在长期修炼中要想能够保持一直正念很强,保持当时得法如初的心境,初期时那个纯净的心态,那真的是了不起,那神看见都会说你了不起”。李洪志通过这一小小骗术,让其弟子不但不敢怀疑,而且很高兴地再受愚弄。

  第三,为进一步欺骗弟子,仍用圆满来诱惑。李洪志不仅说自己能让弟子们圆满,还以经常性地指导圆满让弟子感到能顺理成章。他说:“因为我早期传法的时候就知道你们修炼中会有人心干扰,不然我也不写那么多《精進要旨》中的文章,修炼中不断的在修正、督促大家,告诉大家在修炼中遇到的问题。”这说明李洪志一直在关注和指导弟子们圆满,只是你们做得不好而已,所以未能圆满。到底怎样才能圆满呢?李洪志的新骗术又来了,他又厚颜无耻地说道:“谁能修炼如初,那必圆满。”一个新邪说,让弟子们又进了他的圈套和陷阱。

  三是以修炼“不精進者”来圆“修炼”死人之谎。

  面对弟子们不但永无圆满之日,而且弟子们却死去很多。怎么办,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这对李洪志来说也是个时常闹心的事情,所以他只能挖空心思地想方设法再圆其谎。他先是将修炼者“有修的好的,有修炼的不好的,有的这样表现,有的那样表现”作为铺垫,接着说出死人的问题。他说:“大家知道,还有出现大法弟子去世啊。”大法弟子怎么会去世呢?按你李洪志的《转法轮》去修炼,不是能治百病,成佛成神么?为什么还要死呢?他说:“这么大的一个人群,几千万大法弟子,说都不死,都是精進中实修不怠的修炼者,那就是奇迹了,那已经破了迷了。”既然修炼不怠者不死,那面对其中死者就要找原因了,他只能编造:“正因为有不精進的,所以才会出问题。”并且还狡辩:“因为毕竟是修炼的人群,死亡率是相当低的。”李洪志因有不精進的才会出问题来圆修炼者不会死亡之谎,以修炼的人群死亡率相当低来粉饰太平,这确实是无奈之举。但是李洪志毕竟是撒谎骗人的高手,他把人骗死了还不善罢甘休,还要给你个死去之“光荣”的说法,那就是:“大法弟子嘛,去世那都是圆满,肯定的。”这就是李洪志对修炼死去者的最好答复——圆满,这也是修炼法轮功者的最后结果——死亡。可见,法轮功之毒猛于虎也!

二、 李洪志《二零一三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有何招数

  李洪志年5月19日的“讲法”主要是蒙骗弟子,没有产生什么大的影响。其弟子们已经没有原来的那份狂热。所以,时隔整整5个月之后,即2013年10月19日,又在洛杉矶搞了个什么《美西国际法会讲法》,变换方式让弟子去干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的卖国求荣的勾当。这次“讲法”又有什么招数呢?

  一是崇洋媚外,骂中国人排斥“讲真相”的弟子。

  法轮功邪教组织1999年4月25日在北京制造了围攻中南海事件以后,李洪志便蛰居美国,投靠西方反华势力,干着反党、反社会、反人民的罪恶勾当。以2004年12月18日《大纪元时报》全文发表《九评共产党》为标志,法轮功邪教彻底撕掉“不政治”的假面具,公开反党、反社会、反政府、反人民。这次“讲法”表现的更是淋漓尽致。

  第一,骂中国人只知道发家致富。李洪志说:“人活在世上,各种各样的执着使人的心安定不下来。”人们对生活的追求这本身就是常理,不信法轮功邪教就成了“各种各样的执着心”了,这是李洪志对人类生活的一种歪曲。对中国人的生活他更是嗤之以鼻,他说道:“大家看看现在全中国那的人,这么大的人群,几乎每个人的脑子里都想着发财,一夜致富。”难道中国人想发家致富奔小康不好么?全国人民共同致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强国之梦,不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业绩吗?李洪志却不那么认为,他却教育弟子们说:“邪党就叫人在这上用心。”李洪志不想让国家强盛、人民富裕,败家之心昭然若揭。他还骂:“中国人那沸腾的心连一时都不能安宁。”并且他忘记了自己是吃中国的粮食、喝中国水长大的中国人,他说:“全中国的人群都这样了,这正常么?”由此可见,李洪志不仅忘记了自己是哪个国家出生长大的,而且对中国和中国人民淡然藐视,忘记了“儿不嫌母丑,狗不避家贫”的古训。

  第二,崇洋媚外,奴颜婢膝。既然李洪志认为中国人发家致富奔小康不好,什么样的国家和生活方式才好呢?他说:“在西方社会,正常国家,人们有吃有喝,有一个正常的工作,这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是啊,你李洪志投靠西方反华势力,在美国过着安逸的生活,你是靠什么得来的呢?难道西方的面包和奶油是轻易给中国人吃的么?中国有中国的国情,中国人民有中国人民的志向,难道都像你那样去卖国求荣么?李洪志还一叶障目地说:“这就是生活的一部分,人们就在正常的生活,在享受着人生带来的生活本身,全世界都这种状态。”李洪志从来说谎话不脸红,若全世界都有能像你说的那样美好,则是世界人民之大幸也,其实还有很多很多的人处在战乱、灾荒、饥饿之中,需要他们的努力,也需要中国人的援助,你李洪志粉饰太平是无用的。

  第三,怨中国人对“讲真相”的大法弟子排斥。既然中国人不好,只知道发家致富奔小康,西方国家有吃有喝很美好,你李洪志还攻击中国人干什么呢?按李洪志的说法是事出有因的。什么原因呢?李洪志说:“人的穷富是前世造成的业果,没有的就是没有。”中国人没有就没有吧,你有什么办法么?按李洪志的说法就是有原因的。他说:“就这个安定不下来的心使人听不进真相。”李洪志骂中国人不安定,是不能安心听法轮功的“讲真相”,他还说:“他们不知道大法弟子在救他们。”并由此带来的严重后果是“神佛大怒的后果快到了”。由此可见,李洪志本次“讲法”的手段是多么的卑劣,不但骂中国人不听“讲真相”是人心不安定和应该贫穷,而且还恐吓中国人“神佛大怒”来惩罚,还揭示出主要原因是:“人对“讲真相”的大法弟子排斥。”李洪志骂人和恨中国人的嘴脸之邪恶若司马昭之心。

  二是重新抛出“王者、主者”蛊惑信徒跟着走。

  李洪志在本次“讲法”中先骂中国人是有原因的,那就是“对“讲真相”的大法弟子排斥”。其目的就是吹嘘和蒙骗练习法轮功的人。因此他重新抛出“王、主”之类诱人的东西。其实,李洪志在2002年3月《北美巡回讲法》中已提及“王、主”转世的问题,本次老调重弹只是给他的弟子再注强心剂,以便再让其跟着走,再进行精神控制。

  第一,中国是大法“洪传”之地,这里的得法者都是“王”。李洪志深知中国是封建社会最长的国家,人们的官本位传统烙印较深,所以对法轮功练习者影响较大。他说:“我在正法初期就讲,中国人都是不简单的。”并说:“其实是神安排的。”李洪志刚才还骂中国人,这一会就开始别有用心地赞美中国人了,并用神的安排来定位。其原因则是,“一来是要这么做,这是形势需要”。这种需要是什么?就是李洪志见大势已去,必然用更大的诱饵,更好听的谎言打动弟子们的心扉,让其重新死心塌地地跟着自己在邪路上走下去。这就是李洪志说的“形势需要”。他接着说:“二来各个国家的王都不在位了,不在原来的国家了。”这就给李洪志的弟子们一个成“主”成“王”的机会,弟子们能不高兴吗?李洪志确实是骗人有方,他还编造原因,说“过去王者去世了,转生回来他还是王,因为这个民族是他从天上带来的”。李洪志曾多次说过,练习法轮功就是能成“王”成“主”,并且这些“主”、“王”都是中国的。其实,李洪志很清楚,练法轮功者不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绝大多数都是中国人,外国人真练法轮功者寥寥无几。按李洪志的说法,中国人练法轮功有成“王”成“主”得天独厚的条件,所以容易上李洪志的贼船。

  第二,中国的法轮功弟子们能成“王”成“主”。李洪志在本次“讲法”中不但说弟子们能成“王”,而且能成为统治世界的“王”,以便更好地骗下去。他说:“他自己天国的众生先到中国结缘,坐一朝天下,然后都转生到世界各地成为一个民族。”这种诱惑就大了,练了法轮功不但能在中国当一朝天子,坐一朝天下,还要到世界上另一个国家统治另一个民族,真好!有没有这种基础和可能呢?李洪志说:“大法开传之前各个民族不同时期的王,很多,都转世到中国去了。”既然“王”都转生到中国来了,那么,作为中国的大法弟子就应该首当其冲地当“王”了,何乐而不为呢。所以,李洪志的弟子就应该跟着“师父”干到底了。李洪志骗人有术,高明之极令世人叹服!

  第三,大法弟子成“王”成“主”的机会就要到来。李洪志既然吹嘘了中国的法轮功弟子成“王”成“主”的基础和条件,让其弟子们兴奋不已,能不能有机会成“王”成“主”,李洪志只能继续骗下去。他说:“近代高层次上来得法的代表、天上更大的王,也转生到中国去了。”这无疑又让他的弟子们兴奋和狂热。更高、更多的“王”转生到中国了,练法轮功者就应是其中之一,他们能不兴奋吗?并且李洪志还告诉他们:“很多历史上的大德之士也都转生到中国去了。”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弟子们只能乐此不疲地为李洪志“洪法”“讲真相”了。李洪志这一邪教主,不断地用新邪说满足信徒们异想天开的精神需求的目的又达到了。

  三是欺骗信徒继续“讲真相”。

  李洪志在以“王”“主”为诱饵蒙骗他的弟子,让弟子们高兴并心甘情愿地受其精神控制之后,便开始给弟子们提要求、安排任务,以便为自己捞取更多的政治资本。

  第一,提要求,让弟子们继续“讲真相”。李洪志既然给了弟子们成“王”成“主”的机会,就必须让弟子们为得到好处而付出。他在本次“讲法”中说:“不管怎么样,大法洪传,现在我还在叫大家救度众生。”这救度众生就是李洪志讲的干好“讲真相”的相关事项,就是通过让弟子们去违法乱纪,给社会造成危害,为李洪志脸上贴金,这也是李洪志最关心的。所以,他说:“眼下大法弟子就是要去救人。”因而,“我一直在看各地讲真相情况”,各地“讲真相”的情况便是李洪志在西方主子那里邀功请赏的资本。

  第二,要弟子到一线去干。何谓“讲真相”的第一线呢?用李洪志的话说就是“讲真相的点”。这些“点”就是大陆来世界各地旅游的点。所以,李洪志说“现在大陆的旅游团越来越多”,就需要安排人为其“讲真相”。在旅游点设的“讲真相”的地方(即“点”),就是李洪志说的“讲真相的第一线”。并要求“各地区“讲真相”的旅游点还得做好”。由此可见,李洪志给弟子们能成“王”成“主”的承诺,就是想让弟子们在世界各地的旅游点上“讲真相”,就是让弟子们在世界各地旅游点上丢尽脸面,就是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看中国人的笑话,损国家的形象,这种善丢家丑的行径令世人所不齿,他却不为耻,反为荣。

  第三,恐吓国内去美国的法轮功人员。李洪志知道自己在美国的法轮功组织和人员中已没有多高的地位和控制力,所以对大陆到美国的法轮功人员要进行控制。他说:“我们最近一个时期呀,从大陆出来不少学员到国外来。”新来的学员有什么可以照顾的吗?他说:“不管怎么来的吧,有很多我都知道。”知道什么呢?他说:“有很多在国内做的很好;有很多我也知道,做的很差。”由此看来,李洪志对他认为做得好的并没有褒奖之意,对做的差的弟子却有憎恶之心,根本没有“师父”的宽容大度。他要求新来的弟子们不能“看环境松了,没有迫害了,想过悠闲的日子。”并恐吓他们:“不兑现誓言很危险哪!”这个“很危险哪”就将大陆的弟子们吓住,使其像驯服工具一样任李洪志摆布,老老实实地为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去卖命。

  第四,为不能让弟子“圆满”再编谎言。李洪志自知第二个十年圆满的承诺,又是镜中花、水中月,不可能成为现实。只骗弟子们跟自己走是不够的,还要让他们振奋起精神来。所以他又自吹自擂地说:“我说中共邪党能不能挺过十年……不让他挺过五年都行。”虽然讲的是狂话,但其反党的政治目的非常明确。为此,他还编造出不能结束的原因,他说:“有多少世人不能得救……有多少大法弟子不能走出来。”他只能说:“结束了有什么用?”并且恬不知耻地说:“就我一个人走了,创世有什么?”这一连串的问题,不仅掩盖了李洪志根本不能让弟子圆满升天的真相,而且还给自己披上了“舍己为人”的外衣。最后,他还为自己的无能和无力诡辩为“时间的延续是为了你们、为了众生”。真不知世界上还有羞耻二字,这样的教主才是真正的邪教主,而偏偏听信其谎言的弟子也是真正的邪教徒。

三、 2013年李洪志两次“讲法”的同与迥

  纵观2013年李洪志的两次《讲法》,既有很多老调重弹的重复内容,也有异想天开和信口开河的新谬,其内容与形式表现如下:

  一是两次“讲法”的相同处。

  第一,以卑劣的手段欺骗弟子,为自己的无神和无能开脱。

  ①将不能圆满说成是“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考验来进一步迷惑信徒。李洪志在2013年5月19日“讲法”中,将自己不能让信徒们圆满说成是“这就促成了修炼人在修炼过程中能够完善自己,这就是世间给修炼者提供的一个重要的提高生命的环境与条件。”并且欺骗弟子们“这是当初开创人类社会的时候就定下来的,要修炼就必须这么做”。将自己不能改变“旧势力安排”的无能与无为,巧妙地转化成了弟子们对“旧势力”的怨恨。

  ②李洪志以“业力说”说事,从反人类入手,欺骗信徒修炼。他说:“这个宇宙都不好了,众生都有了极大的业力。”并且说:“人说不定哪一世当了兵,杀过人,或者当过屠夫,或者是生活中欺负过谁,或者是曾经做了很不好的事情。”他进一步说:“其实人人都已经变成那样了,业力满身,这个社会基本都是这样了。”按李洪志的话说:“在漫长的岁月中,生命不符合标准了,败坏了,这一切都不行了。”要改变这一现状,就只有修炼法轮功。

  ③要解决修炼没有效果,见不到成效的问题,就得回到原始状态。李洪志为圆不能让弟子圆满之谎,他说:“有人说我觉得自己很纯净,其实不是,带着很多杂念,带着很多后天养成的东西。”因为修炼者有杂念,不纯净。所以,“修炼人在长期修炼中要想能够保持一直正念很强,保持当时得法如初的心境,初期时那个纯净的心态,那真的是了不起,那神看见都会说你了不起”。李洪志通过这一小小骗术,让其弟子不但不敢怀疑,而且很高兴地再受愚弄。

  ④为不能让弟子“圆满”再编谎言。李洪志在2013年10月19日的“讲法”中,自知第二个十年圆满的承诺,又是镜中花、水中月,不可能成为现实,只骗弟子们跟自己走是不够的,还要让他们振奋起精神来。所以他又自吹自擂地说:“我说中共邪党能不能挺过十年……不让他挺过五年都行。”虽然讲的是狂话,但其反党的政治目的非常明确。为此,他还编造出不能结束的原因,他说:“有多少世人不能得救……有多少大法弟子不能走出来。”因为有这些问题,他说:“结束了有什么用?”并且恬不知耻地说:“就我一个人走了,创世有什么?”这一连串的问题,不仅掩盖了李洪志根本不能让弟子圆满升天的真相,而且还给自己披上了“舍己为人”的外衣,进一步蛊惑弟子。

  第二,以“圆满”为诱饵让弟子们继续“讲真相”,从中捞取政治资本。

  ①为进一步欺骗弟子,仍用圆满来诱惑。李洪志在2013年5月19日的“讲法”中,不仅说自己能让弟子们圆满,还以经常性地指导圆满让弟子感到能顺理成章。他说,“因为我早期传法的时候就知道你们修炼中会有人心干扰,不然我也不写那么多《精進要旨》中的文章,修炼中不断的在修正、督促大家,告诉大家在修炼中遇到的问题。”说明自己一直在关注和指导弟子们圆满,只是你们做得不好而已,所以未能圆满。并告诫弟子们,要想圆满就要去重新做好“三件事”。

  ②以圆满为诱饵,欺骗信徒继续“讲真相”。李洪志在2013年10月19日的“讲法”中,以“王”“主”为诱饵蒙骗他的弟子,让弟子们高兴并心甘情愿地受其精神控制之后,便开始给弟子们提要求、安排任务,以便为自己捞取更多的政治资本。其一,提要求,让弟子们继续“讲真相”。他在本次“讲法”中说:“不管怎么样,大法洪传,现在我还在叫大家救度众生。”这救度众生就是李洪志讲的干好“讲真相”的相关事项,各地“讲真相”的情况便是李洪志在西方主子那里邀功请赏的资本。其二,要弟子到一线去干。因为李洪志给弟子们能成“王”成“主”的承诺,就是想让弟子们在世界各地的旅游点上“讲真相”,就是让弟子们在世界各地旅游点上丢尽脸面,就是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看中国人的笑话,损国家的形象。其三,恐吓国内去美国的法轮功人员。他说:“我们最近一个时期呀,从大陆出来不少学员到国外来”。他要求新来的弟子们不能“看环境松了,没有迫害了,想过悠闲的日子。”并恐吓他们:“不兑现誓言很危险哪!”这个“很危险哪”就将大陆的弟子们吓住,使其像驯服工具一样任李洪志摆布,以便更好地为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捞取政治资本。

  二是两次“讲法”的不同之处。

  第一,5月19日“讲法”以低调欺骗弟子。李洪志在2013年5月19日的“讲法”中,低调地将自己给弟子们带来的危害说成是“旧势力在高层控制干的。”他说,“大家知道,基督教虽然被迫害了三百年,佛教也遇到了五次劫难,当初释迦牟尼佛的时候和原始的婆罗门教也发生过冲突”,这些问题都是同你们今天受到的打击是一样的必经过程,“这是旧势力在高层控制干的”。李洪志把自己蛊惑信徒违法乱纪,给社会造成危害,给家庭和个人带来痛苦与灾难,说成是“旧势力”干的,将罪责推给了“旧势力”,将灾难与痛苦推给了信徒,这说明李洪志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只能低调地欺骗。

  第二,10月19日“讲法”以高调蛊惑弟子。以大法弟子成“王”成“主”的机会就要到来,高调蛊惑弟子。在2013年10月19日的“讲法”中吹嘘了中国的法轮功弟子成“王”成“主”的基础和条件,让其弟子们兴奋不已。他说:“近代高层次上来得法的代表、天上更大的王,也转生到中国去了。”这无疑又让他的弟子们兴奋和狂热。更高、更多的“王”转生到中国了,练法轮功者就应是其中之一,他们能不兴奋吗?并且李洪志还告诉他们:“很多历史上的大德之士也都转生到中国去了。”弟子们只能乐此不疲地为李洪志“洪法”“讲真相”了。这说明李洪志根据其政治的需要,又想出了蒙骗弟子的新谎言,因而高调地蛊惑弟子。

  三是两次“讲法”的新招数。

  第一,5月19日“讲法”将“旧势力”由敌对者变成了“同盟军”。李洪志在2013年5月19日的“讲法”中,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将“旧势力”当成自己的同盟军,以掩饰自己无法让弟子圆满。李洪志为了标榜自己的功能高深,他说:“师父以前经常给你们讲,我说我不同意、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这套东西,我有我救度众生的方法,我也是带着我要做的东西来了,但是旧势力在背后搞了一套它的东西。”并说:“旧势力就是利用了这一点搞出了这场所谓考验大法弟子的大迫害,用它们的话讲也是为了圆满能圆满的大法弟子。”这样以来,原来一直与李洪志及其弟子们搞捣乱破坏的“旧势力”一下子就成为了李洪志“圆满能圆满的大法弟子”的同盟军。这是李洪志在黔驴技穷的情况下想出的新招。

  第二,10月19日“讲法”以“时间的延续是为了你们、为了众生”再次为不能圆满诡辩。李洪志在2013年10月19日的“讲法”中,在高调自吹自擂蒙骗子弟的同时,在自己确实认为仍难圆其谎的情况下,便像《2002年北美巡回讲法》中最后提出“再来十年干不干”的骗术一样,在本次“讲法”的最后,为自己的无能和无力诡辩“时间的延续是为了你们、为了众生”。尽管这是李洪志蒙骗弟子的惯伎,但却成为蛊惑弟子去“洪法”、“讲真相”的强心剂,邪教之独异之处,教主骗人之高招概莫与此。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