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消失的行当:杆秤
日期:2015-07-22
打印

  千百年来,手杆秤也可算作华夏“国粹”。它制作轻巧、经典,使用也极为便利,作为商品流通的主要度量工具,活跃在大江南北,代代相传。天地间有杆秤,人们不断赋予秤的文化内涵,公平公正的象征,天地良心的标尺,一桩桩交易就在秤砣与秤盘的此起彼伏间完成。  

 

a

 

千百年来,一桩桩交易就在秤砣与秤盘的此起彼伏间完成

  随着时代发展,一些事物也将退出我们的日常生活,而电子秤的普及,则预示着杆秤将退出历史的舞台,成为民族的符号。

 

  杆秤匠制作杆秤技术是口口相传流传下来的。做秤是一门精细的手艺,从选材,刨圆,到用碱水浸泡,打磨,钉秤花等多道程序,道道容不得半点马虎,稍有不慎,秤就会有偏差。杆秤匠对职业极为神圣虔诚,从不因操作失误而让秤短斤少两。 

  做秤选用的木杆较为挑剔,需要纹路细腻且木质坚硬,柞栎木、红木等都是上等的材料。为了保证木杆不开裂,选后的材料要放在干燥处堆放两个伏天后才能使用。木材经凿、刨的处理后,变成了笔直的又长又细的椭圆柱体,再用细砂布沾水,打磨得又光又滑,也有的用蓼珠子来回擦拭。从这一点看,秤匠绝对也可称得上是一位极好的木匠。木杆两端套上金属皮后,杆秤便出现其雏形。  

 

b

 

秤砣不分离

  接下来的,便是精细的活计,制定重量刻度。秤匠也需懂得物理、数学,否则定刻度时颇费力。打磨好的秤杆挂上秤盘后定支点,用砝码校验,这是一个极为细致的过程。杆秤匠左手食指不停地轻轻拨动秤砣,当木杆处于平衡时,他用双脚规在木杆背面划一道印记,这道记就叫定盘星,其余便按此推断重量。 

 

  杆秤上密密麻麻地出现了各种记号,旁人是看不懂的。杆秤匠声用一把极为精致的戳子对着记号打眼,一杆秤上有多少星,便需多少眼。一枝承受15公斤的秤要钻近300个眼,这道程序很需耐心,稍不注意就会戳穿木杆而报废。杆秤匠大多都双眼凹陷,多半是钻孔时用眼过度引起的。 

  将一段段的细铝丝插入眼中,折断,锉平,便留下了一个个星点。星点的排列结构也成了各秤匠之间辨认自己产品的标识。几百个眼,当然要几百次穿插、折断、锉平。也有些秤匠为了省时,把水银抹入眼中,便成了星点。  

 

c

 

  新秤鲜有问津者

  杆秤的最后一道程序是上色,需要青黑色秤杆的,用五倍子、青矾捏碎沾水后涂抹;喜欢红褐色的,用泡过的红茶渣、石灰搓揉抛光……秤的颜色完全凭客户的喜好来决定。

  如今,懂这行与做这行的人越来越少,这都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打磨杆秤,岁月也在打磨中逝去,手艺也在打磨中消失。

 

d

 

做秤的每一道工序都需要十二分的专注

 

e

 

杆秤在市场上已逐渐隐退,但这项老手艺还没有丢

 

  杆秤详细制作工艺过程

 

f

 

选材,并刨成所需的大小和长度,用磨刀石将木杆磨至光滑

 

g

 

l

 

l用油亮的墨斗在木杆上打出直线,为标明刻度做好基准。

 

h

 

 

i

 

在木杆的两端削出一圈浅浅的槽,并将槽磨光,这是装铁皮的基础。

 

j

 

k

 

 量好铁皮的尺寸,裹到木杆上后用绳子绑紧,不停用铁锤敲打,直到铁皮完全贴附在木杆上,再用很小的钉子将铁皮固定。

 

a

 

b

 

装上支撑用的小梢钉。

 

c

 

用标准的计量工具给称杆的刻度定基点。

 

d

 

定好基点后把刻度的位置定好。

 

f

 

根据定好的刻度位置打小孔,然后在小孔内填入铝。(如果是用于卖肉之类要沾油的称,就不能用铝,因为油渗入小孔之后会把铝芯泡得浮起来,沾油的称的刻度要用水银和铅混合的金属)

 

g

 

用磨刀石再次将秤杆磨光,再将秤杆埋入石灰粉中,去掉秤杆表面材质里所包含的油份,用水洗净石灰,将秤杆在清盐水(皂矾水)中过一过,为上色打底

 

h

 

将一种叫做“五杯枳”(音)的植物的种子放入水中用小火慢慢熬,熬出黑紫色的汁液,将这种汁液涂在秤杆上。待汁液干透后上腊。腊是白腊,产于白腊树,有一种虫子钻入白腊树的树干后冒出的液体才能成为白腊。

 

i

 

杆秤匠把在河岸采摘的某种植物的果实掏空,串成珠串,专门用来给已经上色并打好腊的秤杆进行抛光,即不会把颜色刮掉,又能把腊的质感完全强调出来

 

j

 

k

 

装上称盘和提环,一把纯手工的杆秤就完成了。

 

l

 

 

 

 

 

 

 

 

 

 

 

 

 

 

 

分享到: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征稿要求
  • 中国反邪教协会主办 ©2016.
  • 技术支持:北京市科协信息中心  网站投稿邮箱:cnfanxiejiao@163.com
  • 京ICP备0801016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3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