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迷反伪 / 破除迷信

当今隐蔽反科学潮流——科学迷信
作者:郑军    来源:中国科学探索中心   日期:2017-06-21
打印

  大约二十年前,手机开始进入千家万户,很快,一种现代迷信伴随着它传播开来,那就是将手机号划分为吉利和不吉利的,让消费者高价选择吉利号码。现在,这种迷信已经发展到很精致的程度,人们把手机号分成几段,前三位代表什么运势,接下来三位代表什么运势。如果你最近比较倒霉,他们会建议你更换什么样的手机号。

1

  这种将符号与个人命运挂勾的作法,是非常古老的迷信。生辰八字,人名,地名,企业名称等等,都是直接将符号与命运挂勾。手机虽然是典型的新科技产品,也没逃脱千年迷信的手掌。类似的还有汽车号牌等等。如果身份证可以自行选号的话,相信这股迷信也会延伸到那里。

  本篇所说的科学迷信,就是这种把科学技术与传统迷信捆绑的行为。象吉利号码这样直接赋予新科技以迷信意义,算是这类现象的典型代表。

  科学本身体用兼备,它不仅是知识和技术,还是信仰、价值观和生活方式。科学的精神和它的物质外壳不可分离。虽然早年有不少科学家是虔诚的基督教,但随着时代发展,比例越来越少。前苏联开启了无神论科学家的先河,并取得了重大成绩。如今,中国科技人占全球同行总数的四分之一,他们几乎都是无神论者。在宗教国家里,无神论科学家的比例也在逐年上升。

  与科技人内部这个潮流相反,社会各界更多地将科学成果与迷信捆绑在一起,表现为以下多种形式。

  一 、直接将传统迷信引入科技运用当中。

2

  影视剧是伴随现代影像技术开始的新艺术,现在不少剧组在开机前都要求神拜佛请关公。可笑的是,谁都不把电影技术发明人卢米埃尔放到供桌上。

  随着建筑技术的发展,中国有越来越多运用高科技的新建筑。它们使用坚固、耐火、保温的墙体材料,大量运动计算机辅助设计,在施工时使用高压泵车。中国在这个领域已经处于世界最前列,很多新建筑技术离开实验室,第一站便出现在中国。然而,其中很多建筑设计时要考虑风水,奠基或者封顶时要搞祭祀。开发商认为,神佛比起高标号水泥更能给建筑提供安全。

  前苏联是无神论科学家的摇篮,现在东正教神职人员的影响力已经进入了科技界。比如,他们会给新下线的米格战机主持宗教仪式,或者在汇率下跌时给服务器洒圣水。

  二、 高科技企业直接引入现代迷信

3

  南方某航空公司主管不仅自己拜“高僧”为师,还让手下高管拜其为师,在内部形成以“种福田”为核心的企业文化。然而,航空业却完全是现代科技的结晶。IT业出来的某首富更是拜具有邪教倾向的民间巫术为师,不少类似的高科技企业都被他们的老板搞得乌烟瘴气。

  三、 运用科技扩散封建迷信

  最近几十年,以高科技手段修建的宗教形象和宗教建筑在世界上大兴其道,很多建筑的体量都是本国前几名,内部使用着声、光、电等科技成果来制造宗教气氛。香港天坛大佛就由航天科技公司设计,使用了当时宝贵的电脑计算资源来确定它的抗风能力。佛像由其下属的机器厂承建,使用了高强度的合金钢。

  这样的高科技宗教新建筑,是体现了信仰,还是用科学的力量亵渎了信仰?如果全信徒们一砖一瓦用手工建造,信仰是不是更虔诚?

  四、 制造“宗教科学”

4

  科学只有一个,那些挂着“基督教科学”“佛教科学”“量子佛学”名号的体系,都是将科学与宗教硬性捆绑的现代迷信。我曾经听过一些宗教讲座,主讲人总是说,这个道理有科学家的某某实验为证。且不说这些实验均系杜撰,即使是真的,既然论点都以科学知识作论据,为什么不干脆接受科学本身?

  科学迷信是科学时代的新产物,表面上尊重科学,实际上是以将科学置于工具地位的方法来贬低科学精神。

编辑:暄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