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迷反伪 / 揭秘热词真相

我们为何相信谣言:超自然体验背后的心理学
来源:新浪科技   日期:2015-08-06
打印
        我们为何会盲目地相信一些谣言,为何会相信迷信?超自然体验背后的本质是什么?
这一现象引起了心理学家们的高度关注,他们想弄清楚,为何我们中的一些人会相信一些迷信或民间流传的说法。他们的研究结果或许将揭示一些隐藏在此背后的价值。  这一现象引起了心理学家们的高度关注,他们想弄清楚,为何我们中的一些人会相信一些迷信或民间流传的说法。他们的研究结果或许将揭示一些隐藏在此背后的价值。
研究宗教的心理学家长期以来都认为,人们相信超自然现象的本质是寻求某种自我保护,让自己不用去面对更加残酷的现实世界。这个理论的基本观点是——当生活中发生某些重大的变故——死亡,自然灾害,或是失业,此时你的大脑会不断希望寻求一个答案,想要在一片混乱中寻找其中的意义。  研究宗教的心理学家长期以来都认为,人们相信超自然现象的本质是寻求某种自我保护,让自己不用去面对更加残酷的现实世界。这个理论的基本观点是——当生活中发生某些重大的变故——死亡,自然灾害,或是失业,此时你的大脑会不断希望寻求一个答案,想要在一片混乱中寻找其中的意义。
坚信自己是理性的人很容易,但应该时刻记得,我们每一个人,当我们感到对自己的生活开始丧失控制的时候都会容易犯下这样的错误。就如丘吉尔,柯南道尔以及图灵已经向我们所展示的,即便最敏锐的大脑,有时候也会沉迷于幻境。  坚信自己是理性的人很容易,但应该时刻记得,我们每一个人,当我们感到对自己的生活开始丧失控制的时候都会容易犯下这样的错误。就如丘吉尔,柯南·道尔以及图灵已经向我们所展示的,即便最敏锐的大脑,有时候也会沉迷于幻境。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5日消息,据英国广播公司(BBC)网站报道,在已经21世纪的今天,为何仍然还有很多人会相信超自然现象?近期,一位名叫戴维·罗伯森(David Robson)的研究人员对此给出了一些答案,他发现我们或许有很好的理由保有某些迷信观念——甚至这样做还会带来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好处。

 

  真实世界中的幻觉

 

  在二战之后不久,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正在访问白宫,据说他在这里经历了一次超灵异的体验。在抽完长长一支雪茄烟之后,他慢慢踱步回到一墙之隔的卧室。据说在那里他看到了亚布拉罕·林肯的灵魂。即便此时的丘吉尔几乎浑身赤裸,但他仍然保持了镇定,说道:“晚上好总统先生,你见我的时间似乎不太方便。”林肯的灵魂脸上露出微笑,然后消失了。

 

  这样的超自然体验还并不仅仅局限在丘吉尔一人的身上。柯南·道尔据称曾经跟灵魂对话,而阿兰·图灵则相信读心术。这三位伟人都以敏锐的思想著称于世,但这仍然不能阻止他们相信一些超自然的现象。或许你便是他们中的一员。根据一项最新调研,有高达3/4的美国人都或多或少的相信超自然现象,其中甚至有高达1/5的人声称自己见到过魂魄。

 

  这一现象引起了心理学家们的高度关注,他们想弄清楚,为何我们中的一些人会相信一些迷信或民间流传的说法。他们的研究结果或许将揭示一些隐藏在此背后的价值。

 

  基于大脑活动的特点,有些超自然体验很容易解释。有些人报告称他们看到物体自己发生移动,这可能与他们大脑右半部负责视觉处理的区域发生损伤有关,而与此同时,癫痫患者有时会感到附近有人在跟踪自己,常常是某种看不到面目的“影子人”的形式出现,他们就潜伏在周围的环境里。

 

  另外还有灵魂出窍的感觉,现在这种现象已经被认定是一种神经系统导致的现象,某些视幻觉可能会扰乱健康的大脑功能,使患者看到一些不存在的幻象。比如,一名年轻的意大利心理学家有一天清晨起来照镜子,突然发现自己的背后站着一个头发灰白的老人盯着自己。他后来开展的实验证实,当你在半昏暗的环境下照镜子的时候非常容易发生这种现象,这可能是你的大脑正在努力分辨你脸部的轮廓,于是它开始自动尝试添加一些缺失的信息,即便这样做会让当事人看到不真实的面目,老巫婆或是虚幻的动物形象。

 

  因此,任何因素:疲倦,药物,酒精或是光影因素,都会帮助构建这种虚幻的视觉,就像温斯顿·丘吉尔所经历的那样。但如何解释柯南·道尔的情况呢,他似乎每天都能看到超自然的现象。

 

  保护机制

 

  研究宗教的心理学家长期以来都认为,人们相信超自然现象的本质是寻求某种自我保护,让自己不用去面对更加残酷的现实世界。这个理论的基本观点是——当生活中发生某些重大的变故——死亡,自然灾害,或是失业,此时你的大脑会不断希望寻求一个答案,想要在一片混乱中寻找其中的意义。美国德克萨斯大学的詹妮弗·魏特森(Jennifer Whitson)表示:“这是一种极其令人不安的状态,当我们感到自己对生活失去控制,我们便会转而想象在我们的周围存在着更深刻的结构,即便这些东西其实并不存在。”詹妮弗的专业是研究大脑模式识别,判断以及决策机制。即便是简单的要求一名感觉失去对自己生活控制的人去记住时间,这样一个简单的要求都会造成他们感受到虚幻的力量。比如他们可能会开始在随机的股票市场中看到某种模式浮现,也有可能他们会开始将生活中两件不同的事情联系在一起,比如他们会相信祈祷好运会增加自己找工作面试成功的机会。

 

  美国伊利诺伊州西北大学的亚当·韦兹(Adam Waytz)表示,将事物拟人化也是我们在试图理解一些事件的时候常用的方法。于是我们会想象一场风暴的背后隐藏着精灵,或者魔鬼让我们生病——而不是承认我们自己没有能力去控制事物的发生和发展——当树枝拍打你的窗户,你可能会想这是否是鬼魂在向你传递某种信息。韦兹表示:“是我们自己创造了鬼魂,因为我们拒绝相信宇宙是随机的。”同样的,这种现象在我们感到无助,对自己的生活失去控制时会更多的出现。

 

  那么,考虑到所有这些大脑思维的特点,是否有些人天生更容易看到隐藏的模式或动机,这又是否可以解释为何这些人相比其他人更加容易迷信?这是芬兰赫尔辛基大学的塔帕尼·拉基(Tapani Riekki)教授在过去的几年里一直试图去解答的问题。他说那些相信迷信的人都很欢迎他的研究工作,因为他们无法理解为何其他人不能分享他们所相信的东西。他说:“这些人表示他们无法理解为何其他人没有跟他们相同的感受,或者相信他们相信的东西。”

 

  隐藏的脸

 

  拉基近期开展了一项研究,让那些相信超自然现象的人士(即:相信者)和不相信迷信的人士(即:怀疑者)观察一些简单图形构成的动画,并在此期间接受大脑扫描。他发现那些信者更倾向于看到在运动事物背后的某种目的性——比如他们意识到这些形状之间似乎在进行某种“拔河”游戏,这在他们的大脑监测中同样有所体现——在他们大脑中负责理解他人动机以及构建理论的区域出现了更多的活动。拉基教授同样也发现那些相信超自然现象的人更容易在普通的照片中看到隐藏的面部形象——这一结果得到了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另一个研究小组的确认。后者在研究工作中发现那些相信超自然现象的人更倾向于去想象他们在随机的光线环境下看到了一个正在行走的人的形象。

 

  不止如此,拉基教授同时还发现,相比怀疑者,相信者们似乎在认知“抑制”方面表现的更弱。这一机制的主要功能是帮助你摒除那些不需要的想法,因此或许我们每个人都曾经遭遇到一些奇怪的巧合,或者在生活中看到一些模式浮现出来,但怀疑者能更好地将它们搁置一边。拉基教授对此给出了一些案例,有一个人正好脑海里想到了他的母亲,而他母亲在两分钟后就打电话过来了。于是他会想:“那些怀疑论者是不是会笑话我,认为这只不过是一个巧合?”还有另外一篇研究论文中报告称,那些相信超自然现象的人士同样更倾向于在做出某些决策时显得更有自信,即便他们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基于一些模糊不清的信息。因此,一旦当他们坚信某一想法,你可能就很难改变他们的观点。

 

  即便如此,大部分研究人员都同意人们不应该对那些持有迷信或相信超自然现象的人士过于苛责。毕竟,有研究显示,相信某些迷信可能会提升个人在某些技能方面的表现。在一项实验中,参试者们带着他们最喜欢的幸运符时,他们的表现水平的确出现了提升,这可能是他们对自己能力的自信心提升了。而在另外一项高尔夫球实验中,参试者们被告知,他们使用的是一颗“幸运球”,结果发现真的出现了成绩的提高。即便一些最简单的,比如“祝你好运”,或“我会为你祈祷”这样简单的话语都的的确确的提升了参试者的运动水平以及解开字谜的成绩。

 

  甚至即便你认为自己是坚定的怀疑论者,但你也不应低估心理暗示的影响。美国宾夕法尼亚州拉法耶特学院的麦克·尼斯(Michael Nees)近期开展了一项实验,让他们聆听一段有关寻找鬼魂的行动录音。并在此过程中逐渐向他们告知现在正在进行的是有关超自然现象研究的实验,这样的结果是他们报告听到不明声音的次数增加了——即便他们此前都是怀疑者。似乎即便是对自己似乎听到什么奇异声响的最轻微怀疑都会让你的大脑陷入混乱。

 

  与此同时,魏特森的研究显示当我们感到不安定时是多么容易让自己去幻想一些奇异的场景。她的最新研究发现即便是那些对未来充满希望的人——这样的人往往怀有正面情绪状态——即便处在这种状态下的人们也非常容易倾向于去相信一些超自然现象或是阴谋论。至于其中的原因,魏特森认为可能是因为希望本身也仍然代表着一种不确定性,它让你质疑自己的未来,这不同于生气或愤怒的情绪,后者反而会让你坚信自己是正确的。

 

  而如果你告诉自己,你已经摆脱了那些对超自然现象或是鬼魂的想法,你实际上仍然可能怀有一些同样虚幻的想法。这或许是关于政府的,完全道听途说的阴谋论,或仅仅根据只言片语便怀疑你的同事都在与你做对。

 

  要说最新的案例,从西非出现的埃博拉病毒疫情中我们便可以看到这样的现象——各种民间说法开始流行开来,比如有人说喝盐水可以治愈埃博拉病,还有西方社会中流传的,认为埃博拉病毒会通过空气传播开来,以及认为这种病毒是由西方工业化国家的实验室制造出来的等等,不一而足。

 

  魏特森表示:“坚信自己是理性的人很容易,但应该时刻记得,我们每一个人,当我们感到对自己的生活开始丧失控制的时候都会容易犯下这样的错误。”她说:“我们都必须对自己抱有的一些观念进行仔细审视。”就如丘吉尔,柯南·道尔以及图灵已经向我们所展示的,即便最敏锐的大脑,有时候也会沉迷于幻境。

 

分享到: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征稿要求
  • 中国反邪教协会主办 ©2016.
  • 技术支持:北京市科协信息中心  网站投稿邮箱:cnfanxiejiao@163.com
  • 京ICP备0801016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3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