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法轮功”必将成为中国历史上一个普通的邪教
作者:飞 翔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日期:2015-12-15
打印

  中国最早具有邪教性质的组织,当是东汉末年的太平道和五斗米道。太平道由河北巨鹿人张角创立。张角以黄天为至上神,说黄神开辟天地,创造人类。他又兼信奉黄帝,认为黄帝时代是太平世界。他要创立太平世界,故称太平道。张角自称大贤良师,手持传达黄神旨意的教杖——九节杖。他以画符诵咒,行医布道。人病了,劝人不要吃药,只要喝他画韵符水就行了,好了就说你是信道的结果,不好,死了,就说病人因为没有信道,或心不诚。有病不吃药;道创者为张角,李洪志不过是偷裘了张角的衣钵。张角派遣八名弟子深入各地传道。十余年间,张角“以善道教化”为标榜,使青、徐、幽、冀、荆、扬、兖、豫八州佰徒多至数十万人。最早标榜“善”的也是张角,李洪志标榜“善”,也只是一个偷袭者。初期,由于张角“以善道教化”,汉朝官吏没有禁阻太平道的活动。到中平元年(184年);张角分信徒为三十六方,大方万余人,小方六七千人,设将帅统帅各方,张角自称天公将军,其弟张宝称地公将军,张粱称人公将军,又收买一些宦官作内应,发出口号:“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要夺取政权,这才遭致统治者镇压。汉灵帝首先捕杀了张角的干将马元义,又杀了卫士及京城内外太平道信徒千余人,并命令冀州官吏逮捕张角。张角最终病死。他的画符诵咒只能骗人,却不能给他自己治病。李洪志号称“宇宙最大的佛”,阑尾也不能自治,疼痛难忍,又怕人笑话,只得偷偷入院割阑尾。

  在张角创太平道前四十多年,有个叫张陵的大地主,在蜀郡山中制造道书,创立五斗米道。他用法术给人治病驱鬼。“仅费三张纸,却照例要五斗米作报酬。”所以,叫五斗米道。开了邪教以敛财为目的先河。李洪志则假借“气功治病”,贩卖书籍、画像、音像制品、练功服、徽章等“法轮功”系列产品的非法出版、生产和销售,暴敛了巨额财富,完全符合邪教的非法敛财的本性。张陵神化自己,自称天帅,人称天师张道陵,故又称天师道。张陵的信徒,有祭酒、鬼吏等名称,五斗米道最初主要是骗取钱财,统治者没有去理采它。张天师的法术并没有使他自己避免同常人一样的死亡。张陵死后,五斗米道由其儿子张衡继承,张衡死后,又由其子张鲁继承,张鲁自称“师君”,带徒攻取汉中,建立天师政权。这才为统治者所不容。张鲁被曹操率军打败,“师君”成了俘虏,接受了招安。

  东晋元兴元年(402年),高僧慧远在庐山东林寺,与十八个和尚秘密结白莲社。他们倡导“弥陀净土法门”。他们教人只要专门念阿弥陀佛这一简单佛号,即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李洪志教其信徒只要反复念他的经文就可以升天成神,是邪教的一贯的精神控制手段。

  梁武帝大通元年(527年),佛教徒傅翕背离佛教,利用佛教的“弥勒下生说”(即释迦牟尼佛涅磐后,世界陷入苦境,一切罪恶,次第显现,至弥勒佛自兜率宫降世,在龙华树继佛位后,世界将变天堂,广博严净,丰乐安稳,只有享乐,没有痛苦),宣称他就是从兜率宫来的弥勒佛,自号“当来解脱善慧大士”,到世界上来挽劫救难,济渡众生,创弥勒教。教徒一律身着白衣。隋炀帝大业六年(610年)元旦,弥勒教教徒企图入宫夺取政权。有数十人自称弥勒佛,身着白衣,焚香持花,冲入建国门,夺守门卫士的武器,举行暴乱。被齐王悉数捕杀,隋朝统治者对都城进行了大搜索,“与相连坐千余家”。

  大业九年(613年),又有唐县人宋子贤自称弥勒佛出世,用“幻术”惑众,说他能变作佛形,每夜能见他发佛况。被他迷惑者,日数百千人。于是,他秘密结党,成立无遮会,准备举兵袭击皇帝的乘舆。事泄,被捕杀,并连坐其党徒千余家。

  唐代,弥勒佛教仍盛行,危及唐朝统治。唐玄宗开元三年(715年),曾下令严禁弥勒佛教。《禁断妖诈等教》上说:“比有白衣长发,假托弥勒下生,因为妖讹,广集徒侣,释解禅观,妄说灾祥。或别作小径,诈云佛说。或辄蓄弟子,号为和尚。多不婚娶,眩惑闾墙。触类实繁,蠹政为甚”。经此禁断,弥勒佛教,不再公开传教。

  到北宋时,弥勒佛教又公开活动。宋仁宗七年,有贝州宣毅军小校王则假弥勒出世,杀官据城,号东平郡王,以张峦为宰相,卜吉为枢密使,建国曰安阳。遭宋仁宗派兵捕杀。

  南宋开始,白莲教兴起。有个叫茅子元的和尚创立白莲阡堂。茅子元自称白莲导师,谨诫杀生,严避荤酒,茹素念佛,男女一起集会。由于他谨诫杀生,“故近于为善。愚民无知,皆乐趋之,故其党不劝而自盛。但正统的佛教视白莲忏堂为异端,咒骂茅子元及其信徒是“愚夫愚妇”、“猥亵不良”。南宋朝廷对任何宗教异端和结社都是严厉查禁的。茅子元被判妖妄惑众之罪,流放江州(九江),白莲忏堂被取缔。

  元朝初年,由于白莲教信徒中的有力人物的贿通,白莲教一度得到朝廷承认和护持。公开传教,建寺庙。“栋宇宏丽,像设严整,乃至与梵宫道殿相匹敌。”但不久,因白莲教私藏兵器,预谋造反,顿时“妖言”、“妖僧”、“妖术”四起,元英宗才下令“禁白莲佛事”。白莲教潜入地下活动。

  元顺帝至元四年,六月,江西袁州(宜春),南方白莲教道领彭莹玉的徒弟周子旺,举兵造反,自称周王。从者五千人,每人背心皆写一个佛字,曰佛事可以使刀枪不入,不久被元朝政府捕杀。

  明代,朱元璋也禁杀白莲教。朱元璋早在进攻张士诚时,就在发布的讨张檄文里公开骂白莲教徒是“误中妖术,不解偈言之妄诞,酷信弥勒之真有,聚为烧香之党。根据汝颖,蔓延河洛,妖言既行,凶谋遂逞,焚荡城郭,杀戮良民,所在生灵,茶毒万状。”朱元璋做皇帝后,立即颁布取缔白莲教的禁令:“凡妄称弥勒教、白莲社、明尊教、白云崇等会,一应左道乱子之术,煽惑人民,为首者绞,为从者各杖一百,流三千里。”

  明初,由于朱元璋对白莲教的严禁态度,各地白莲教只得改头换面,又拣取昔日弥勒佛降生的邪说惑众作乱。洪武六年(1373年),湖北王玉二聚众烧香造反、罗田王佛源自称弥勒佛降生作乱,予以响应。洪武二十年,江西宜春等地均有人称弥勒佛下凡而反。永乐四年。蕲州广济县“妖僧守座聚男女,立白莲社,毁形断指,假神惑众”,遭官捕,诛之。永乐七年,王金刚自称弥勒佛,在沔县起兵作乱。此外,广西、浙江、河北、山东,都发生过自称弥勒佛而起兵作乱事件。永乐十八年,山东蒲台唐赛儿用剪纸为人马的幻术,诱惑群众,“自号佛母”,举旗造反,也被捕杀。

  在明代中叶的白莲教活动中,白莲教世家李福达占有重要地位。他倡言“弥勒佛空降,当主世界”。虽屡遭逮捕,出狱即反。他还携带重金来到北京,买通关节,不仅使自己得到太原卫指挥使的重要职位,而且为三个儿子谋得了京师匠籍的身份。尤其是通过贿赂和呈献黄白术(炼金术)取得了武候郭勋的信任当他在家乡被人告发再次亡命北京时,郭勋竞遣书山西按察使马禄,为之说情祈免。因而引起了嘉靖初年朝廷的党争——“李福达案”,结果群臣败诉,李福达官复原职。李福达谋取明朝地方高级职位,直接影响朝政。李福达的子孙及徒众继续传灯,在明代后期不断起事作乱。

  从明代中叶开始,白莲教已被官府作为一切邪教的代称,严厉查处。因此,为了避免官府的追查,白莲教徒一般不再用“白莲”的称谓,改头换面,另立支派,另起名称。因此,白莲支派迭出。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礼部清查禁的邪教名目,有“涅磐教、红封教、老子教、罗祖教、南天教、净空教、悟明教、大成教、无为教”等。明代后期,白莲教起事不下数十起。

  清代也不乏邪教组织,清初吏部给事中林起龙于顺治三年上书《请速禁止异端讹言疏》说:“近日风俗大坏,异端蜂起,有白莲、大成、混元、无为等教,种种名色。以烧香礼忏,煽惑人心,因而或起逆谋有之,或从盗贼有之。”他建议“速敕都察院、王城御史、巡抚衙门及在外抚按等官,如遇各色教门,即行严捕,处以重罪,以杜渐防微之计。”清廷立即采纳,并在其后修定的《大清律》中明文规定:“凡师巫假降邪神,书符咒水,扶鸾祷圣,自号‘端立’、‘太保’、‘师婆’,及妄称弥勒佛、白莲社、明尊教、白云宗等会,一应左道异端之术,或隐藏图像,烧香集众,夜聚晓散,佯修善事,煽惑人民,为首者绞,为从者各杖一百,流三千里”。雍正年间,有云南大理人张保太传习大乘教,自称四十九代收园祖师,妄言“弥勒佛当世管天下”,拥立李开花为皇帝。

  纵观中国历史上的反邪教斗争。邪教确实堪称是社会的毒瘤和人类的瘟疫,李洪志的“法轮功”邪教可以说是集中国历史上一切邪教之大成,是各种邪教的邪性的大拼盘。

  历史上,邪教头目把自己神化,搞教主崇拜,假托弥勒佛降世,自称“弥勒佛”,自号“佛母”,自称“天师”、“师君”。李洪志自称自己“与佛祖同日诞生”,吹嘘自己是“佛祖转世”。

  历史上,邪教头目制造妖言惑众,说世界“劫运将至”,“弥勒佛当世管天下”。李洪志就编造出“地球末日论”、“地球爆炸论”,人都要死去,只有练“法轮功”者将进入天国。

  历史上,邪教头目用妖术惑众,用画符诵咒给人治病,用法术给人治病驱鬼,李洪志则吹嘘自己“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功能,说只要练他的“法轮功”就可以治病,不用吃药。滑稽的是,他自己患了病却上医院,做手术(李洪志曾因患阑尾炎接受手术治疗,)

  历史上,邪教头目都政治野心勃勃,图谋夺取政权,自做“师君”、“郡王”、“皇帝”对信徒进行严厉的专制统治,有的利用信徒威胁政府,谋取个人的一官半职。李洪志自称“大师”、“师父”,大言不惭地说:“多少人我都能管,全人类我都能管”。他能“掌管整个宇宙”。他通过“总站”、“分站”从组织上把信徒们控制得牢牢的,又通过所谓无所不在的“法身”把信徒们的精神控制得死死的。不断地教唆“法轮功”信徒聚众闹事。提高他在政治斗争中的影响和地位。

  历史上,邪教既有夺权的政治目的,也有骗钱敛财的目的。如五斗米道“仅费三张纸,却照例要五斗米作报酬。”李洪志利用大量组织书籍、画像、音像制品、练功服、徽章等“法轮功”系列产品的非法出版、生产和销售,暴敛了巨额财富。

  对中国历史反邪教斗争的回顾,“法轮功”与历史上邪教的邪恶性质的对比,使这位历史教师不像以前那样高昂地为“法轮功”辩护了,他低头沉默了。

  “法轮功”将会像历史上出现的其他邪教一样,它的前途只有灭亡。

 

分享到: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征稿要求
  • 中国反邪教协会主办 ©2016.
  • 技术支持:北京市科协信息中心  网站投稿邮箱:cnfanxiejiao@163.com
  • 京ICP备0801016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3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