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德沃尔金:哪里有钱,哪里就有邪教(图)
作者:斯坦尼斯拉夫·沙霍夫 苏翔(编译)   来源:凯风网   日期:2013-08-05
打印

  核心提示:亚历山大·德沃尔金,俄罗斯著名反邪教专家、历史学家和神学家,俄罗斯宗教与教派研究中心联合会总裁,兼任东正教圣吉洪诺夫人文大学教派系教授、“邪教研究中心欧洲联合会”经理委员会(FECRIS)委员等职。2013年4月,德沃尔金教授接受了《共青团真理报》网页版副主编斯坦尼斯拉夫·沙霍夫的访谈,重点就巴什基里亚共和国(俄罗斯联邦主体之一,属伏尔加联邦管区)邪教活动的现状和危害、邪教伪装手段、招募信徒手法等话题进行了交流,并在涉及东方邪教的话题中谈到了法轮功。德沃尔金教授明确指出,“法轮功是伪佛教,其活动很活跃”。该访谈于4月26日被《共青团真理报》网登载,于4月28日被俄罗斯知名反邪教网站“伊里涅义宗教研究中心”转载。

  亚历山大·德沃尔金教授

  话题之一:对巴什基里亚邪教活动现状的评估。

  ——请您对我们共和国的宗教极端主义现状作个评估,好吗?

  德沃尔金:巴什基里亚是个财政独立的富裕地区,哪里有钱,哪里就有邪教。邪教对富裕地区感兴趣,因为在那里他们有敛取钱财的可能。因此,从邪教活动的角度来看,你们这里的情况并不乐观。

  ——那么,危害性较大的教派有哪些?

  德沃尔金:可以说,把你亲近的人拉进去的教派,都是危险教派。比方说,有位妇人来跟我诉说,她儿子陷入了某个教派,而我只是轻描淡写地回答说,这只是一个很小的教派,也许还有其他人加入,没什么危险——你会认为这样的安慰很反常,对吧?如果要说传播规模最大的危险教派,主要是“新五旬节”教派的各个分支,如“生命之约”、“活着的信仰”、“方舟教会”、“新一代”等。他们都在巴什基里亚有活动,而且还在农村地区活动。另一个可与“新五旬节”相提并论教派是“耶和华见证人”,该教派也在城市和农村广泛传播。此外,在巴什基里亚还存在着各种“科学教派”机构,令人堪忧。

  ——也就是说,所有的非传统的基督教、伊斯兰教或佛教,都可能带来危害,对吧?

  德沃尔金:评判教派的危害性不是按其门派类别,而是根据其所作所为、危害他人情况、其成员和章程对待家庭、个人、社会、国家的态度。必须搞清楚教派的性质,是传统教派还是极权教派。传统教派没有社会危害,如浸信会。浸信会信徒都是具有社会责任感的人,我们与他们存在着激烈的神学争论,但我并不认为,国家执法机构应干预浸信会,因为这是我们和浸信会信徒之间的内部事情。  

  话题之二:邪教如何伪装?

  ——“科学教派”往往伪装成各种各样的组织,如,“蒲公英爱好者协会”,实则是个邪教组织,对吗?

  德沃尔金:“科学教派”有一系列组织,而且每个组织都是独立注册的,如,“科学教会”、“戴尼提中心”、“实用哲学中心”、“公民人权委员会”、 “戒毒中心”、 “创作技巧中心”、“实用教育”等。但是,所有科学教派的宣传材料(包括传单)的下方都有极小的拉丁文标记“L. Ron Hubbard Library”,意为“罗纳·哈伯德图书”,这就是识别“科学教派”的标记。所有这些机构表面看来都是独立的,实则是由洛杉矶中心统一管理的分支机构。

  ——邪教是可以禁止的,为什么还存在至今?

  德沃尔金:因为立法中没有“邪教”这个法律术语,且尚未颁布禁止所有邪教的法令,所以未能禁止邪教。必须对每个个案进行具体分析,并证明,某宗教组织不符合其章程,其活动具有危害性。至于说“耶和华见证人”,我认为该教派具有政治愿望。司法经验表明,该邪教可以取缔。莫斯科、罗斯托夫州以及阿尔泰共和国均通过司法程序禁止了“耶和华见证人”教派的活动,并判定“耶和华见证人”的70多种宣传品为极端主义宣传品,这些信息被公布在司法部网站上。

  须强调的一点是,应有受害者作证。检察院应当依据受害者的指控才能向法院起诉。[Page]

  ——是啊,往往找不到受害者……关于传统教派我们已谈了很多,接下来谈谈当今风靡的东方宗教吧。东方宗教中也不乏邪教吧?

  德沃尔金:是的,有很多,而且在巴什基里亚也都有。如,伪印度教“克里希那认知协会”、“冥想静修中心”,伪佛教“噶玛噶举”、法轮功等,这些邪教不仅存在,而且很活跃。

  ——如何把他们与“正确的”传统佛教和传统印度教区分出来?

  德沃尔金:我们国家传统印度教的信徒只是外来的印度人,在我国不具代表性,我国不存在、也不可能存在传统印度教机构。信仰印度教只能是天生的,而不是后天形成的,因此,那些改信印度教的,都是伪印度教信徒。

  至于说佛教信徒,我国有传统的“俄罗斯僧伽”,他们对“噶玛噶举”以及其他伪佛教均持谨慎态度。  

  话题之三:极权教派过时了吗?其招募信徒的手法有哪些?

  ——有一次,您的同事罗曼·西兰捷耶夫接受我的采访时说,“那些强迫人们过户房产的极权教派已过时了,人们变得聪明多了,不过,极权教派仍然可以控制人们”,您同意这种说法吗?

  德沃尔金:假如极权教派真过时的话,我打心眼里高兴,但是,极权教派仍然多得很。而且,人们捐给极权教派的不只是房产或其他财产,而是自己的一生,这个更为可怕。与上世纪90年代相比,在大街上招募信徒的情形明显减少了,因此,很多人认为,极权教派基本没有了,其实他们依然存在,只是大部分都通过互联网和社会网络在从事邪教活动。

  ——邪教招募信徒的手法有哪些?了解这些利于人们防范抵御邪教。

  德沃尔金:人们进入邪教的先决条件有二。其一,邪教蛊惑符合本人兴趣。没有人会说“嗨,来加入我们的邪教吧”。邪教徒会邀请人们免费参加英语培训班、青年联欢会、看医生调理身体、《圣经》和《古兰经》研修班、学习瑜伽或烹饪、个人成长培训、感兴趣的或高薪酬工作,能想到的招术多得很。而所有这些都可以作为邪教的伪装掩护。请记住,免费的奶酪只有在老鼠夹里才有!其二,符合人的需求。当人感到紧张,极易受蛊惑,其保护机制就会失灵,对其施加影响就会容易得多。

  原文网址:http://www.kp.ru/daily/26069/2976365/ 

分享到: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征稿要求
  • 中国反邪教协会主办 ©2016.
  • 技术支持:北京市科协信息中心  网站投稿邮箱:cnfanxiejiao@163.com
  • 京ICP备0801016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354号